战斗中的以色列空军A-4老鹰(2017修订版)

Israeli Air Force A-4 Ayit in Action (2017 revision)

2017版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搜集、整理、翻译。2011年,双垂尾骑士翻译了Shlomo Aloni编写,并由渔鹰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Combat Aircraft系列的第81本《Israeli A-4 Skyhawk Units in Comat》,以《以色列空军A-4עייט战史》的中文名字在本站首发。之后这些年,我们一直根据新的资料在持续更新。2014年,Isra Decal出版社出版了Ra’anan Weiss的作品《The Israeli AF in The Yom Kippur War Facts and Figures》,有了更多关于以色列A-4的信息。后来双垂尾骑士把两本书的相关内容做了翻译和整理,于是有了本文的2017版,并改名为《战斗中的以色列空军A-4老鹰》。

本文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经过双垂尾骑士同意在本站首发,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要求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时给您一个邮件通知,如果不提出通知要求我们不会骚扰您。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或者建议也可以发邮件提出。

目录

第一章 轻型攻击机

60年代初,以色列空军的主力机种是法制战机,例如,在1963年4月1日,以色列国防军空军(IDF/AF)拥有31架达索幻影III战斗机、22架SO.4050秃鹰II轰炸机、39架达索神秘4攻击机、26架达索MD.450暴风练习机,还有14架格罗斯特流星作为后备机。以色列空军所有的攻击机,除了秃鹰II以外全部都是作为战斗机兼职对地攻击的,它们在加装的新的设备后便可执行此类任务。所有的以色列攻击机,包括秃鹰II,在60年代中后期都需要寻找新的替代机种。

以色列空军参谋部第2分部----武器系统部的领导层立刻开始为以色列空军的轻型和重型攻击机寻找替代品。前者是要替换神秘IV和暴风,后者是要替换秃鹰II和超神秘B.2。

重型攻击机的替换要求是新机型,必须是双发,并且在挂载了3吨重的炸弹后可以从低空奔袭800千米以外的目标。对于轻型攻击的替代机同样也拿出了指标,单发,并在挂载了1吨重的炸弹后可以从低空攻击400千米以外的目标。

本书封绘:1970年5月12日,109中队的中队长及幻影III老鸟埃兹拉.杜坦驾驶着一架以色列的天鹰取得了一个独特的战果,在黎巴嫩南部的山区上空击落了2架叙利亚米格-17。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以色列空军战斗机飞行员,他从1958年就开始驾驶神秘4,5年后,他转入117中队驾驶幻影III天火,在1967年击落了2架米格-21和1架猎人(除一架米格-21外均在六日战争期间获得)。

与大批的战斗机飞行员一样,当A-4天鹰在1968年进入以色列空军服役时,杜坦选择去驾驶这种轻型攻击机。确实,他成为了109中队的中队长,并一直任职至1971年。

1970年5月12日早上,109中队的飞机升空执行任务,支援以军展开的大锅2行动,目的是帮助以军步兵和装甲部队铲除巴解组织在黎巴嫩东部及南部的据点。这样的行动立刻就触发了隔壁叙利亚的神经,他们的空军召起了大量的米格-17来攻击地面上的以军部队。

在黎巴嫩特有的山区地形上空飞行,杜坦和他的僚机吉奥拉.本.多夫与2架米格-17相遇。A-4飞行员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会忽视敌人的攻击机,继续执行他们自己的任务,以便避免在两种类似的战机之间引发空战。无论何时,都是由以色列空军的战斗机通常来负责拦截阿拉伯空军的战斗机。然而,已经在名下拥有3个战果,可其他驾驶过幻影III的飞行员一样迫切地希望成为王牌,杜坦当然不会是一般的轻型攻击机飞行员!他迅速地改变了航向,并击落了那些叙利亚米格-17,叙利亚飞行员确实选择避免与天鹰交战。杜坦首先用空对地火箭弹击落了第1架,然后又用30mm航炮击落了第2架,这使得杜坦成为了以色列空军唯一一名在驾驶A-4天鹰时获得空战战果的飞行员。

1981年5月16日,埃兹拉.杜坦在经历了短暂的病痛后突然去世,年仅44岁。

本书封绘

重型攻击机的候选机种是:麦道的F-4鬼怪II、布莱克本的掠夺者、达索的幻影IV和超级秃鹰项目。轻型攻击机的候选机种是:诺斯罗普的F-5自由战士、麦道的A-4天鹰和改进后的达索超神秘。参谋部的领导们深入研究了上述候选机种在以色列空军中对于其任务目标的适应能力,最后他们决定选择法制战机。

法国自50年代中起就开始向以色列销售战斗机,直至60年代末的武器禁运而结束。在此其间,西方力量非常乐意看见法国成为以色列的主要军火供应商。然而,只有这么一个军火供应商让以色列的领导层觉得有些担心,而且当时法国提供给以色列空军的装备和质量与同期的美制和苏制产品相比都处于下风。

自1955年起,苏联开始向以色列的阿拉伯邻居们提供武器,同时包括训练、教学和指导。在此之前很久,苏联的影响力就在阿拉伯世界中传播开,加强了这些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威胁。近10年后,美国政府意识到,为了避免在一旁观望而使得自己在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影响力被削弱,他们只能往中东出售高级的进攻型武器,与苏联在此区域不断增加的影响力相抗衡。美国的政策改变了冷战的发展方向,也为以色列打开了一扇“寻找机会的窗户”。

60年代初以色列空军主力战机,从左至右分别是格罗斯特“流星”、MD.450暴风、神秘IV、超神秘B.2、SO.4050秃鹰。流星作为预备役的应急攻击机一直服役到1964年,之后被富加CM.170教练机取代。暴风、神秘、超神秘和秃鹰是以色列空军下一代轻型/重型攻击机项目要替换的机体,最后就是采购更加先进的A-4天鹰和F-4鬼怪II。

60年代初以色列空军主力战机

美国决定向沙特和约旦提供武器后,这个政策便正式开始运作。约旦人很现实地准备订购苏联的米格-21,除非美国能为其提供一款性能相似的战斗机。美国人最后将F-104卖给了约旦皇家空军,并且要求以色列不准反对这笔交易。以色列只在要求美国提供一批相同的高级战机后才默许此次交易。

美国和以色列在1965年2月至3月达成共识,两国之间签署了一份含糊的军火贸易协议。作为这项共识的结果,以色列同意美国将F-104卖给约旦,然后立刻转向美国要求它实现为以色列空军提供武器的承诺。然而,林登.约翰逊总统的政府规定了,只在以色列不向欧洲订购同种类型和性能的战机时,美国才会向以色列出售。

在1965年初,又为此协议召开了一次会议,以色列人暂时地研究了一下当前的以色列空军作战需求,他们希望从美国订购一批(75架)作战飞机。作为回应,美国人将B-66毁灭者当作重型攻击机的候选机种,但是很快就同意了出售特别的硬件。美国代表团要求以色列准备一份武器申请表,然后提交给华盛顿。

在那时,以色列空军重型攻击机候选机种的要求已经降低到使用超级秃鹰或者幻影F.2,用美洲虎来作为轻型攻击机的候选机,同时还准备购买几架幻影IV侦察机。法国人强烈希望保持自己是以色列唯一军火供应商的地位,但缺点是和美国人能提供的飞机相比起来,在1970年前法国人都无法提供上述类型要求的机种。

1965年开罗阅兵式上携带AS-1巡航导弹的埃及空军图-16轰炸机和米格-21F-13战斗机。

埃及空军图-16轰炸机和米格-21F-13战斗机

在以色列空军提交给华盛顿的空军战机候选机种名单里,B-66被认为是不符合以色列空军的作战要求而被从名单中剔除,重型攻击机的候选机种变成了F-4鬼怪II、A-6入侵者和A-7海盗II。同时A-4天鹰、F-5自由战士和F-100超配刀成为了轻型攻击机的候选机种。结果,以色列空军在这份名为“施穆尔”订单项目中总共要求获得30架重型攻击机和120架轻型攻击机。订单中同样也建议选择现役机种中最便宜和最简单的飞机。便宜的价格可以使以色列空军购买一大堆,简单的操控和维护可以使得作战单位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由法制战机向美制战机的换装。

“施穆尔”计划的另一个指导方针就是飞机能够短距离起落,以色列空军夺取地区空中优势的关键就是通过系统的战术攻击敌人的空军基地。起先,以色列考虑到了敌人可能对以色列境内的空军基地发起反击,因此才要求具备短距离起降(STOL)的能力才是新一代候选机型的根本,这样的观点使得以色列空军将目光转向了美国海军的战机,他们认为海军飞机的短距离起降性能更加优异。

1965年10月,以色列空军司令埃泽尔.魏兹曼前往华盛顿递交“施穆尔”计划,他认为F-4是重型攻击机的首选,A-6是备选,A-4则是轻型攻击机的最终选择。美国人的回应就是“不”,因为他们觉得以色列要求的飞机数量实在太多了,同时美国人认为以色列在欧洲的订单还没有交付完毕。

六日战争前,约西.萨里格(左)和埃泽尔.魏兹曼(中)参观麦道工厂在加州帕姆戴尔的天鹰生产线。埃泽尔.魏兹曼在1958年至1966年间任以色列空军司令,1966年至1969年就职于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部。他被广泛地认为是以色列空军的“天鹰之父”,在1965年10月出席了于华盛顿召开的山缪计划会议。接下来,以色列政府要求他再度访问华盛顿,要求约翰逊政府重新启动六日战争后对以色列的武器禁运。魏兹曼的任务是成功的,因为禁令在1967年10月被取消了,他在1993年任以色列第七任总统并且在1998至2000年间第二次连任。。

埃泽尔.魏兹曼参观天鹰生产线

很快,以色列政府认为从美国订购飞机的希望破灭了。然而,在大门关上后,政策又回转到了起始点,1966年初,约翰逊政府觉得可以答应1965年的承诺,向以色列提供他们所需的飞机。1966年2月,美国政府官方公布了他们提供给以色列空军的最好选择----只出售给以色列48架最新型的飞机,以色列不想对这笔交易提出质疑,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来为他们的空军组建两支渴望已久的A-4天鹰中队。

1966年3月18日,在华盛顿起草了这份以色列空军购买A-4天鹰的合同,在交易细节方面,这份合同严格保密,行动代号“橄榄球”,只有少数的以色列和美国政府官员知道这份合同的细节。约翰逊政府在1966年4月宣布将军火出售给约旦(包括F-104)和沙特在以色列和美国内部都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抗议。有记录显示在1966年5月20日“一批数量有限的战术飞机”被运抵以色列。

之后的一些细节讨论很快给以色列的A-4配置下了最后的定义,美国人想为“橄榄球”计划中的飞机降低其攻击性,这样的想法以色列空军却不能接受。这其中包括了弹道轰炸计算机、AGM-45百舌鸟反辐射导弹和尾部的雷达全向告警器。卖给以色列的A-4还禁止挂载凝固汽油弹、Mk20石眼集束炸弹和AGM-12小斗犬空对地导弹。

以色列自己则放弃了将AIM-9响尾蛇作为天鹰自卫武器的选择,取而代之的是战术惯性导航系统和第二台无线电接收器。虽然作为海军飞机的天鹰本身就装有阻拦钩,但是以色列人还是要求为飞机加装减速伞舱。以色列人同样希望用30mm德发552航炮取代原先美国海军使用的20mm柯尔特Mk12航炮,而这项改造直到1969年才展开。

在将飞机改造并拆除了不被允许安装的设备后,新飞机的型号是A-4H,为了迎合美国人的口味,同时也应以色列要求而特别生产的经过降级的A-4。后者要求飞机一完成后就直接空运至中东,但是最后他们不得不接受改为船运。交付日期也由美国人说了算,其中规定自1967年9月至1968年4月间,每月向以色列交付一架,此后每月交付4架,当时总金额为7016万零742美元的合同于1966年6月2日在华盛顿签署。

1967年12月29日,A-4H 155244在以色列的海法卸船,这些机体以3至4架为一批,用船运输。运往拉马特.戴维基地的机体在海法卸下,而运往哈佐尔和特尔.诺夫的机体在阿什都德卸下。机身全部贴满白色的保护膜,以防止在离开美国后漫长的航运中被腐蚀。

A-4H 155244在以色列的海法卸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