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的鹰----F-15战记(美国&沙特篇 (2019修订版)

F-15C Eagle Units in Combat (2019 revision)

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转载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作者为史蒂夫.戴维斯(Steve Davies)。双垂尾骑士在2012年对本文做了修订,并添加了部分他收集到的图片。文中各种观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仅供参考。转载本文请征得原作者同意。

2019版前言

本站在2012年转载了双垂尾骑士根据Osprey出版社发售的Combat Aircraft系列第53本《F-15C Eagle Units in Combat》一书翻译而成的《呼啸的鹰----F-15战记(美国&沙特篇》,并在之后的几年里持续修订、更新相关内容。双垂尾骑士近期再次大规模修订了本文,本站也随之更新。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军事爱好者和模型爱好者考证参照。本文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本书封绘:沙漠风暴行动的第3天(1991年1月19日),见证了伊拉克天空上最紧张的空战之一。33TFW联队58TFS中队的塞萨尔.罗德里格斯上尉和他的僚机克莱格.昂德希尔上尉正在一群F-16和F/A-18的前方执行战斗扫荡任务,此时他们得到来自一名预警机管制员的命令,转向一个突然出现的威胁信号。没过几分钟,罗德里格斯被正在接近中的米格-29用雷达锁定了,迫使他调头脱离目标,目的是让他的敌人无法开火。昂德希尔通过发射一枚AIM-7麻雀中距弹来支援他的长机,这枚导弹平稳地向那架伊拉克战斗机飞去。

预警机管制员发现了第二个出现的威胁信号后,他们转向那架正在燃烧中的米格机,罗德里格斯前来对付这次任务里出现的第二个目标:

"我们从西面的预警机那里收到了另一个呼叫,这时我们正在朝北转向去查看目标。我往上望去,发现了一条烟迹----不是导弹的烟迹,而是发动机的烟迹----'Mole(昂德希尔)'和我几乎同时将其锁定。我们开始进行身份识别的流程,而目标的返回信号显示那是一架友军飞机。我转为目视识别,朝4英里开外望去,并发现了一个侧影,看起来像是一架F-15或者F/A-18,因此我没有声明那是敌机。距离2英里的时候我再次观察,但此时不再思考接敌前开火的事宜了。此外,我计划从它的左侧50英尺处转向它。正当我从它的主翼边掠过的之际,我可以看见那架飞机上棕/绿色的迷彩,证明那就是一架伊拉克的米格-29。"

在接下来的缠斗中,罗德里格斯成功地将自己置于那架"支点"的后方,追着它一路向地面的沙漠降下去,这时候米格机撞向了地面(做了一个破S机动没能拉起来),在几英里开外被摔得粉碎。

本书封绘

第一章 鹰的接手

F-15鹰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战斗机----105.5个战果和0战损,它所向无敌。但F-15不仅仅是60年美国代技术力量和先进的标志,而且是美国飞行员在越南上空拼死奋战的一块纪念碑,他们通常还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那些在越南上空参战的美军飞行员们被差劲的装备和严格交战规则所限制,他们的对手是苏制的米格-17和米格-21。也是他们为以后飞机的设计下了定义----高敏捷度、装有航炮、易于操作和保养。在地面管制拦截官的引导下(Ground Control Intercept,简称GCI),米格机的飞行员借助他们飞机的高速性能突袭美军的战斗轰炸机编队,使用他们的航炮和红外格斗弹大肆破坏。(参见《越战中的米格-17&19》和《越战中的米格-21》)

越南空军一架早期生产型的歼-5(米格-17“壁画A”),保留着原型机式的减速板,目前陈列在芽庄空军基地博物馆

米格-17

几十年前,美国的航空航天工业集团根据美国空军的意愿正在为替代脆弱的F-86而设计下一代战斗机,设计师们错误地估计了空战的基础,而且错误地总结出未来的空战和以前只有很少的相似处。那时绝大多数的美国空军飞行员都参加过朝鲜战争和二战,驾驶战斗机和德国、日本人作战。空中格斗的那些战术在他们的脑海里仍旧记忆犹新,也就是这些老手用他们娴熟的技巧驾驶F-86在朝鲜上空取得了10:1的空战战损比。

不同的是,1963年美国空军开始研究未来的战争局面----预知工程----假设战斗中要求飞机飞得又高又快,在远距离用飞机上的雷达制导导弹击落敌机。因此,机动性和近距离格斗武器在制造下一代战机的时候被无视了。像F-4和百系列的截击机的主翼设计使得它们适合高空高速飞行,但是它们全部都是机动性很差的飞机。

F-86缔造了第一位美国喷气机王牌,他就是詹姆斯.贾巴拉(James Jabara)上尉,他在战争结束时获得了15个战果----他不仅见证了一名飞行员的技术、以及二战的传统格斗能力,同样还展现了北美公司F-86佩刀的成功。

从50年代中起,这些飞机开始进入美国空军服役,美国空军减少了在空战机动训练上所花费的时间,而让飞行员去练习使用导弹,尽可能远地将敌机击落,飞机非常难以被卷入到“古老而又拉风的”空中格斗里。为了迫使这种理论被推广出去,美国空军和海军的F-4都取消了航炮,这个雪球越滚越大,也预兆了未来在越南上空的空战。

在视距外击落敌机的理论的背后是另一种声音,但事实是即便是今天的技术也不能保证百发百中。固体电子元件技术的发展使得像AIM-7麻雀导弹这样的武器可以在中距离(15-20英里)朝目标发起攻击,但这样的目标仅限于用来投放核弹的不具备机动能力的苏联轰炸机。对于具备机动能力的战斗机,这些导弹就如同废物,并且很快在1965年的越南空战中得到了验证。

F-4鬼怪II是一种无所不能的多用途战机,它的主要设计思维就是----高空高速飞行,拦截挂载核弹的苏联轰炸机。飞机上挂载有近距和中距空空导弹,但是一开始缺少用于近距离消灭敌人的航炮。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美国海军在1969年建立了战机武器学校(参见《美国海军鬼怪II米格杀手1965-1970》),也就是我们熟悉的TOPGUN。让他们最优秀的飞行员和雷达拦截官参与空中格斗机动训练。完成了这些训练课程后,他们将回到自己原来所属的中队里,向他们的中队成员传授他们所学到的知识。这种训练立刻就证明了它的价值,在1972年的后卫行动中,美国海军的飞行员们表现得比越战1965-1968年间滚雷行动的任何时候都好得多。美国空军也建立了类似的战机武器学校,机组成员们也是受益者,最后美军在越南的的空战战损比是2.5:1,1969年美国海军的是3:1,而到了1972年则变成了12:1。

飞机

也就是在这些艰苦学习的课程中孕育了F-15,这个进程始于空军对美制和苏制战机性能的具体研究,领头人是约翰.麦康奈尔(John McConnell)将军,结论指出苏联截击机的威胁要远大于苏联的轰炸机。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很快在1966年的国防预算中抽出1000万美元用来支持为美国研制一款终极战机,同时麦康奈尔开始研究下一代战机。

研制下一代战机将着重强调机动性,预计每架机体的价格在1百万至2百万美元之间,总计生产1000架左右。越南上空正在发生的一切不断地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麦康奈尔的团队最初强调的是飞机的空战能力,而更讨厌国会预算中同时兼顾空战和对地攻击性能的要求。这个研究项目被称作战机实验(Fighter Experimental)。

第一架 YF-15A 71-0280 在圣路易斯工厂下线。

YF-15A

一份申请要求在1965年12月8日被同时发给13家飞机制造公司,之后有8家公司做出了回应,同时要求给出4个月的时间来进行概念系统化研究(Concept Formulation Study),以便优化他们的设计。总共有不下500份设计方案被上交到了这几家公司,但是在1966年10月所有的设计方案都被退回,因为对地攻击能力将给飞机的空战能力带来负面的影响,在每份设计中都有一门航炮,这是基于在越南上空所学到的,但是那些设计的飞机重量太重了(6万磅),而且在外观上太接近几年前的TFX(Tactical Fighter Experimental)项目机体样本。

1967年7月,苏联展示了他们最新的截击机----米格-25“狐蝠”,这是一种高空高速截击机,它的目标是仍旧未成形的XB-70“女武神”轰炸机。在它打破了世界飞行高度速度和爬升的记录后给北约国家带来的震撼是相当大的。鉴于米格-25的存在所带来的打击,西方情报分析人士明显高估了米格-25的能力,然而也由此迫切地展开了FX项目。

苏联的Mig-25RB

第二份申请要求在1967年8月11日发给之前回复过的8家公司。也就是在这一步,所有的工作都交由约翰.伯伊德(John Boyd)少校,他在3年前第一次参与这个项目的整合。伯伊德是美国空军的一名试飞员,他创立了在当时具有争议的“能量机动”理论。很简单,“能量机动”理论让设计师修改空气动力学上的外观,并且根据高度和速度的范围勾画出能量状态、升力、阻力的变化。参照这些信息,这8家公司将估算出他们的作品在整个飞行包线内的性能变化。伯伊德“能量机动”理论的影响使得设计师们为他们的作品减轻了近4万磅的重量。

1968年11月,白宫总统换届的时候,空军和海军都在为推动他们自己独立的下一代战机的原型机而努力,但是海军退出了TFX项目,因为这些飞机不适合部署在航空母舰上,然后让格鲁门公司研制一种新战机,最后就是F-14雄猫。1968年美国空军列出了他们的“愿望表”,飞机要单座的,在机内满油的情况下能飞260英里,座舱视野要宽阔,两台发动机、防区外及潜在的近距离格斗能力。美国空军同时也希望飞机拥有良好的生存能力,并且能在之前要求的超视距空战中战胜任何敌机。

最后的合同指标在1969年6月30日被履行实施,这其中包括了在空战中近1:1的推重比,飞行疲劳时间间隔4000小时,单座座舱里拥有360°的视野以及4万磅的空重,1969年12月23日,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赢得了最后的合同,他们计划生产749架单座型和199架双座型机体----美国空军的新战机,它就是F-15鹰。

正在一架KC-135A的后下方进行空中加油,这架F-15A原型机涂有鲜亮的红色标记。在旧时代的飞行员中有一条谚语,如果一架战斗机看起来不错,那么它飞起来也不错,而F-15就是这样的一种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