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米格-17&19(2017修订)

Mig-17 & Mig-19 Units in Viet Nam War(2017 revision)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飞猪中队长校对。经过授权转载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Osprey出版社发行的Combat Aircraft 系列的第25本——《Mig-17 & Mig-19 Units in Viet Nam War》,作者为Istvan Toperczer(匈牙利)。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谢绝转载。

2017版修订说明

2012年PK站刊登《越南米格-17&19战史》后,我们一直在持续更新、更正文中的各种错误。2017版是根据Osprey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Aircraft Of The Aces系列第130本《MiG-17/19 Aces of The Vietnam War》的内容重新更正,并把中文名称修改为《越战中的米格-17&19》,希望各位读者继续支持我们。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第一章 引文

越南人民军空军最初在40年代成立时几乎是白手起家,他的成长都是依靠像苏联和中国这些共产主义国家的帮助。除了这些超级强国的援助以外,当1964年北越和美国的冲突趋于白热化时,越南人民军空军(VPAF,下文简称北越空军)仅有一个团的米格-17来“迎接”进入他们领空的美国空军和海军战机(优势的数量和技术)。但是战争结束时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北越空军毫无疑问地拥有了更加优秀的飞机。

可是美国人在整场冲突中占有数量优势,结果肯定是北越遭受了损失,美军的飞行员们总是在天上寻找米格机然后发起攻击,连续数年在天上大打出手,双方的战术都变更了好几次。一些战略起到了作用,其它的则没有。但是其中发生的最根本的变化就是对使用空中力量的原则,同样也起到了促进飞机设计、技术研发和生产的作用。

对于北越空军来说,这个旅程要从第一次螺旋桨飞机的飞行至第一次单机突破音障的飞行开始。然而在这期间,北越空军所学到的东西对于今天驾驶米格机的年轻飞行员仍旧相当重要。

本书封绘:1966年7月19日,355TFW联队354TFS中队12架迷彩涂装而且缺少弹药的F-105D雷公从永富县三岛(在太原西南方)上空飞过时被地面雷达发现。仅挂载了导弹,这些飞机向被穿过河内,朝内排机场飞去。已经用完了炸弹,这些飞机此时很明显是去执行猎杀米格机的任务。他们成功地挑衅让北越米格机进入战斗,因此在14:50,923团的阮边和武文曼驾驶着他们的米格-17从内排机场起飞,拦截正在接近中的美国空军战斗轰炸机。

这些共产主义飞行员迅速与4架F-105发生接触,而阮边开火了。然而,被他瞄准的美军飞行员成功地躲开了他的攻击,并转向绕到了米格机身后。尽管阮边消耗了大量炮弹,但是这架雷公却没有被命中一发。

在基地东边,武文曼(驾驶一架绿色迷彩的米格-17)绕到了阮边身后那架F-105的后方,并向其精确地打出了2排炮弹。这次攻击是致命的,这架雷公(F-105D 59-1755)在飞行员史蒂文.戴蒙德中尉跳伞前就坠毁了。剩下的美国空军飞行员继续与米格机展开格斗,但是他们在敏捷的北越战斗机面前没有留下任何真正的印象。这些F-105飞行员还与来自内排基地的猛烈的高射炮火相抗衡。

在戴蒙德坠机身亡2分钟后,第2架雷公被阮边击落,而第3架F-105据报告说被高射炮弹击中,并在宣光上空爆炸。美国空军只承认在这场空战中损失了2架F-105,第2架是被高射炮击落的,这2架米格-17后来都安全地降落在河内嘉林机场。

本书封绘

越南的伊卡洛斯

1945年8月,当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帝(Bao Dai)阮福晪作为越南民主主义共和国的顾问投票反对法国人的殖民统治时,他拥有两架轻型飞机。

他是越南阮氏王朝的最后一任皇帝,1929年至1945年间在位,当时他接受了胡志明的存在,然后流亡法国。1949年,他从流亡中回到香港,然后准备在法国和美国的支持下重新登基。然而阮福晪的这个新任务显然不是很成功,政权腐败,而且由于他在法国接受的教育,他的越南语一直很不流利。

70年代初,1名越南飞行员驾驶一架L-29在训练过程中坠机身亡,他当时正在进行单飞训练,飞机起落架出故障,但是由于飞行员惊慌失措导致飞机进入尾旋,坠毁在普里莫尔斯科—阿塔尔斯克的一处公寓外。

一架L-29在训练过程中坠机

除了这些失败以外,他开始接受法国人和美国人眼中的越南“民族主义”,他们强烈反对胡志明和他的越盟共产主义革命。阮福晪在王位上又呆了四年,然后被新当选的南越总统吴庭琰(Ngo Dinh Diem)赶走,1954年流亡法国,1997年7月在巴黎去世。

回到这个皇帝的私人飞机上来,他拥有一架英国德.哈维兰的虎蛾双翼双座教练机和一架法国莫拉诺.索尼埃上单翼活塞教练机。这两架飞机都为法国飞行员所有,1945年越南公投后他们逃走了,把这两架飞机扔在机库里。阮福晪喜欢运动和竞赛式的生活,因此也继承了他们。

在阮福晪将飞机提供给革命者那一年的年末,他建议他们把飞机从河内飞到顺化(Hue),政府正在寻求他的帮助,而且认为这些飞机能够起到培养年轻飞行员的作用。阮福晪同样也期望能够以个人的名义使用这些飞机,国防部委托军事训练部门的领导潘发(Phan Phac)来把这些飞机带回北边,他在参加革命之前同样也是一名法军老兵。

越南皇帝阮福晪的莫拉诺.索尼埃MS.343上单翼活塞教练机,上单翼被永久性地拆除,自1949年3月起在地面上开始为越南空军训练飞行员。

.索尼埃上单翼活塞教练机

飞机被拆下来后由火车运往河内,最后通过陆路被运到了山西(Son Tay)省(现在河西Ha Tay省)通天(Tung Thien)地区的一个机场。在那里,它们不会受到损损,接着开始清理由中国军队占领的嘉林(Gia Lam)、北麋(Bac Me)、吉碑(Cat Bi)这样的大型机场。这些中国军队是在二战结束时进入越南北方接受日本人缴械投降的。

1946年1月,虎蛾和莫拉诺.索尼埃单翼机抵达了东善机场,随行的还有一队地勤小组,由陈勇(Tran Dong)率领。但是它们遭遇到了一些问题,而且飞机仍旧是处在打包状态的。12月,当针对法国的公投演变成一场全民族的战争时,这两架小飞机也许会被派去前线。确实如此,这架莫拉诺.索尼埃单翼机被建议用来向南定(Nam Dinh)的法军投掷迫击炮弹,但是,这个建议被驳回,联合指挥部的将军接到革命领导者的命令把飞机送至越北(Viet Bac)基地。在经过了漫长的陆路和水路运输后,飞机被运抵至占和(Chiam Hoa),那里的一处玉米地被当做临时机场。

这些飞机被封存在箱子里,没有越南革命最高领导人胡志明的允许谁也不准开箱。在他的命令下,国防部于1949年3月成立了空军研究委员会,虎蛾和莫拉诺.索尼埃单翼机成为了飞行员的教练机。

1971年后,苏联给北越提供了一小批L-29,这些飞机被用在北越空军来训练他们自己的飞行员。

苏联给北越提供了一小批L-29

阮德越(Nguyen Duc Viet)就是参与成立这个委员会的军官之一,他曾经是法国外籍军团的一名德裔雇佣兵(他的母亲是德国人,父亲是越南人),在崇波(Trung Bo)战斗初期,他宣誓效忠投身革命。

1945年8月15日下午,阮德越准备虎蛾从锦江(Gam)河边的沙滩上平缓地起飞,机械师陈勇是他的后座。这架飞机飞过了3000英尺高,但是在下降过程中遭遇了机械故障,可是阮德越熟练的技巧挽救了他们的性命。

这架飞机报销了,但是无关紧要,但这是第一次由越南人驾驶一架涂有越南国籍标识的飞机自由地飞行在越南民主共和国上空。

北越全民战争的证据,儿童也在指挥和管制中心里工作,照片中的孩子们在一张玻璃地图上标注出美机和北越战机的位置。

孩子们在空军指挥部标出美机的行动路线

夜间战斗机

1963年9月,服役于皇家老挝空军的泰裔飞行员切尔特.塞玻利(Chert Saibory)参与了一场飞行表演,但是他脑子里想的和地面观看表演者心里期待的不一样,他叛逃了。他驾驶一架T-28教练机飞到了北越,并且向河内共产主义政府表示自己的忠心。

塞玻利一抵达北越后就被投入监狱,他的飞机被储存在了A-33飞机维修中心(北越主要的飞机保养基地)长达6个月。

1963年和1964年,美军的侦察机从早到晚都飞行在北越上空,投放传单并且派遣特种部队渗透。邓庭(Dang Dinh)中将也学到了美军的战术,并且计划发动反击,至少找到了这架T-28的特殊用途。

一旦机械师阮俊(Nguyen Tuan)和电子设备师阮博福(Nguyen Ba Phuc)照命令将飞机修好后,这架飞机将被赋予963的编号(63年9月,塞玻利叛逃的那天。)训练任务交给阮博福和黎进仏(Le Tien Phuoc)。同时IL-14客机的高级飞行员黄玉重(Hoang Nogc Trung)将驾驶这架飞机来执行任务。291防空团41雷达连将为飞机做引导。

在此期间塞玻利曾短暂出狱,他带着阮文博(Nguyen Van Ba)驾驶这架T-28,以便让他更加熟悉这架飞机,同样参与的还有黎仙仏和黄玉重。在几次飞行过后,一些发动机部件很明显地需要更换,而且轮胎也磨损了,这些使得接下来的飞行不再安全。对于这些越南飞行员来说,幸运的是防空部队在广平(Quang Binh)省击落了一架T-28,可用的部件都被拿到A-33飞机维修中心,在换上这些“新”部件后,963号T-28在1964年1月又重新飞了起来。

由于导航设备的落后,拦截美国入侵者的行动只在月夜展开。越南人试着去拦截,但是没有成功,有些时候甚至没有目标,或者飞行员跟丢了目标,就算盯上了也没有打中。

1964年2月16日,北越空军飞行员阮文博(Nguyen Van Ba)驾驶着这架编号963的前皇家老挝空军的T-28击落了一架南越空军的C-123,这也是北越空军的首例空战战果。

963号T-28

然而,运气在1964年2月15日晚上23:30转变了,雷达注意到一架美国飞机在乂安(Nghe An)省向公强(Con Cuong)县飞去,他们跟踪着飞机飞过仲山(Trong Son),然后沿着胡志明小道向北飞往会春(Hoi Xuan)。

2月16日01:07,963号机得到了起飞的命令,飞行员是阮文博,在飞行中,他借着月光在白云中发现了一个小黑点,把距离拉近到500米后他按下了两次炮钮,这架入侵的C-123运输机在越南-老挝边境坠毁。

在发现飞机残骸时只有一名机组成员还活着(南越空军的成员),这是北越空军的第一例空战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