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8
last update 2013-11-18

第二章 准备完毕

在东京湾(北部湾)事件发生的时候,沃特的F-8十字军战士对于南中国海来说已经不是稀客了。海军和陆战队航空兵自1961年起就开始在这一地带活动。当年3月,VMF-312和VMF-154中队的34架F8U-1E(1962年10月美国海空军统一飞机名称后被称之为F-8B)在老挝局势日趋紧张后被派驻到菲律宾,此外VMF-451中队在另一次前往南中国海执勤时派遣了8架十字军战士驻扎在汉考克号航母上。

海军的航母已经在越南附近的海面上游弋了3年多,各支舰载机联队的A-1天袭者飞行员已经接受过进入内陆的作战训练,必要的时候也进行几次实弹攻击。在南越,海军的飞行员也在指导南越空军的飞行员来学习驾驶这种威力强大的攻击机。

海军VAW-13中队的6架AD-5Q预警机(美国海空军统一飞机名称后被称之为EA-1F)被派去帮助美国空军攻击北越通向南越的补给线。

舰载十字军战士不在越南受训,但只有VCP-63中队的RF-8A和其后继VFP-63中队的RF-8A和RF-8G在这段时期参与了实战,具体详见Osprey出版社Combat Aircraft 12 RF-8 Crusader Units Over Cuba & Vietnam(此书已经翻译完成,本站稍后也会放出,敬请期待)。

1961年4架VF-33中队的F8U-1E飞翔在地中海上(photo via wikimedia.org)

F8U-1E

早期在南中国海执勤的F-8只执行昼间任务,这意味着只是去拦截其它敌机。飞机的外挂物也被所谓滑稽的减速板式安装的火箭弹挂点而受到限制。此外,任何十字军战士“小丑”认为搞乱了他们纯种金翅膀的想法就是在飞机上挂载铁炸弹。在座舱两侧挂载的响尾蛇就已经足够,但至少它们只是他空战任务的一部分。

F8U-2(F-8C)在1958年服役,由于垂尾处的不同,它立刻就可以与之前不同型号的F-8区分开来,这增加了其在高速情况下的稳定性----新型号也配备了一台动力更加强劲的发动机。C型严格的说仍然是一架昼间战斗机,并且使得早期挂载的2枚响尾蛇增加到4枚。F8U-2N(F-8D)起初是作为一款夜间战斗机而设计的,而且这两种型号都可以挂载4个LAU-33A/A阻尼空对地双联装火箭弹,F-8的4门20mm航炮在压制高射炮火和攻击补给火车时威力巨大。

D型改进了雷达和航电系统,同样动力也更加强劲----很多十字军战士飞行员认为这是F-8系列所有型号中速度最快的一种。通过着舰功率补偿器(Approach Power Compensator)飞行员们能够有限地提高对飞机的控制。

和许多服役的新机一样,在早期阶段F-8因为获得了“少尉杀手”的称号而声名狼藉,特别是在航母上着舰时,着舰功率补偿器给所有F-8飞行员都带来了帮助,尤其是那些新手,在严峻的航母着舰过程中,由于飞机147节的高着舰速度而使得飞机难以控制,而着舰功率补偿器可以使得飞行员们保持飞机的速度不变----着舰的关键因素----通过改变推力或者仰角来完成。

早期的D型也安装了被称之为诟病并且很少使用的机腹火箭发射巢。

正在发射LAU-33A/A阻尼火箭弹的VF-111中队的 F-8D 147056(NE452),这种口径127mm的火箭弹弹翼是可以收放的,由一台火箭发动机推进,工作时间大约为1.3秒。可使用的弹头种类很多,有破片弹、穿甲弹和烟雾弹,而且弹头最大重量可以达到45磅。

发射LAU-33A/A阻尼火箭弹的F-8D

原始型号F8U的最终发展型F8U-2NE(F-8E)在1961年6月服役,航电系统再次接受了改进,主要是使其具备了发射AGM-12小斗犬空对地导弹的能力,但F-8极少使用这种武器。E型加强的主翼使得翼下也增加了两个挂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F-8E是海军唯一能够挂载2000磅Mk84炸弹的飞机,尤其是陆战队航空兵在越战的前半段时间里将这种能力广泛使用。

到1964年中,海军和陆战队航空兵的中队都具备完整的作战能力,配备的武器也很好,其中几支中队已经驻扎在航母上或者是日本和菲律宾的基地里。飞机上出现的绝大多数问题也已经被解决,早期型号用来给飞行员第一年飞行训练使用的情况也消失了,取而代之型号的是将要被美国人用打最长的、而且几乎在各个方面、带来的挫伤最大、最终失败的一场战争。即便冲突的开始令人迷惑不解……

1964年,大西洋舰队的航空兵只有2支中队仍旧在使用F-8,这两支中队VF-13和VF-62通常被安排在同一支舰载机联队旗下。剩下所有之前装备F-8的中队此时都在接受麦道双发战斗机F-4鬼怪II的换装,或者干脆就解散了。VF-13和VF-62将把F-8使用到1969年,直到这两支中队解散。

一些二线中队在70年代初还在使用十字军战士的早期型号,同时海军和陆战队航空兵的预备役中队一直使用这些早期型号至60年代末,这些F-8不光彩的在机身后部写上了“NAVY/MARINES”----这两支本不是一路的军种在不同的周末轮换使用这些飞机。

VMF-451中队的F8U-2N

F8U-2N

两支预备队中队----米拉马(Mirama)海军航空站的VF-124中队和塞西尔菲尔德(Cecil Field)海军航空站的VF-174中队----继续训练新到来的飞行员和即将驾驶十字军战士登上航母的老鸟。然而VF-174中队在1966年接收了沃特的A-7A海盗II后改成了VA-174中队。VF-124“十字军战士大学”因此也成为了唯一的一支F-8换装训练中队,直到1970年开始成为格鲁曼F-14A的换装训练中队。后者要感谢F-8的成功和F-4的经验所带来的影响,然而,斗志高昂的F-8飞行员知道太平洋舰队航空兵米拉马海军航空站的9支十字军战士中队接下来都将要接受战火的考验。

越战升级后,只有两个级别的航母仍在同时使用F-8和RF-8,分别是4艘二战建造的埃塞克斯(Essex)级攻击航母汉考克号(CVA-19)、好人理查德(USS Bon Homme Richarld CVA-31)号、奥里斯卡尼(USS Oriskany CVA-34)号、提康德罗加(USS Ticonderoga CVA-14)号以及三艘中途岛级舰队航母中途岛(USS Midway CVA-41)号、富兰克林.罗斯福(USS Franklin D Roosevelt CVA-42)号、珊瑚海(USS Coral Sea CVA-43)号。后者在二战快要结束时才开工建造,先是被封存,然后继续复工,但没有一艘参加了1950至1953年间的朝鲜战争。和剩下的埃塞克斯级航母一起(战后被美国海军划归为27C级“平顶船”),这些航母在保留了原有的平直甲板以外还加装了供着舰用的斜角甲板。

南越上空在进行低空攻击的VF-111中队的 F-8D 147056(NE452),飞机的翼尖拉出了涡流。1965年,CVW-2联队开始在迪克西站热身,然后再跟随中途岛号驶向扬基站。

南越上空在进行低空攻击的VF-111中队的 F-8D

在十字军战士的30年舰上服役期间,海军飞行员最喜欢的F-8的三样就是飞机攻防兼备的设计、还有圆形的“东京湾游艇俱乐部”格言、以及一些后来的“我驾驶F-8在 27-Charlies(埃塞克斯级的斜角甲板)上活了下来”格言。第四个,罕见的F-8格言,通常对自己人的感叹“如果你离开的F-8,你就离开了战斗机。”,这是一名一只眼睛被突出撕裂的飞行员所说的。这通常在喝酒聊侃时才会谈起,并且引起了漫长却又令人确信的注意,让海军告别了他们最后一种单座战斗机。

大量的十字军战士吸引着年轻的飞行员来加入,然而一共有1300架F-8被生产出来----其中包括144架侦察机、42架F-8E(FN)法国海军型,还有一架双座的F8U-1T(TF-8A)----F-8丰富的早年服役历程,成为海军和陆战队航空兵飞行员最后一种单座、拥有4门航炮、可以作战的飞机,使得源源不断的飞行员在之后竞相来驾驶F-8,即便是这种飞机即将退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