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8
last update 2013-11-18

通常,一名副中队长必须要在职12至18个月才能升任中队长,这既是为了将来胜任“老大”所必须经历的,也是向未来的中队成员们展示他能力的一个机会。

驾驶F-8E是具有挑战性的,但是伴随着华盛顿优柔寡断令人沮丧的决定(做出这个决定的人就是后来的越战“恶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VF-51的部署成为了当时对每个人的实战测验,华盛顿将大量兵力囤积在东京湾,尤其是舰载机飞行员,他们拼命地想在任何时候去打击北越人。

萨拉托加号航母上,地勤们正在给一架VF-51中队的F-8挂载AIM-9B响尾蛇。

一支F-8编队从珊瑚海号航母上空飞过

吉姆.斯多克戴尔就不是一个坐着等待机会的人,当他和他的中队在1963年参与对地攻击任务的时候就开始寻找米格机了----当时看了完全是多余的。这个时候的北越空军装备还很落后,只有几架朝鲜战争时期的米格-15(译者注:其实北越空军的喷气战斗机此时还在中国境内)。获得和北越战机交火的机会也根本不存在,但是斯多克戴尔和他的队友们却急于参加战斗,他们知道将给予四面楚歌的地面部队以帮助。

“我看见了下面正在发生战斗,T-28和A-1攻击了地面的目标和部队。我对自己说‘如果明年夏天当上中队长前还有什么话要说,那就是一定要为自己的中队配备阻尼火箭弹。’”

在他实际的、以目标为导向的方式中,斯多克戴尔总是为自己中队的十字军战士寻找更好的武器,1963年7月,奥尼尔中校返回米拉马海军航空站后,他将威廉姆.摩尔(William Moore)任命为自己的作战指挥官,他之前在朝鲜战争中驾驶F9F执行过对地攻击任务,教会VF-51中队的飞行员们学会使用火箭弹打击地面目标。摩尔提请了对地攻击的装备、炸弹、火箭弹,并且专门针对他和另外5名飞行员展开练习,他们6人之后将为全中队的其他人提供训练。

F-8E 148718(NF101),VF-51中队,提康德罗加号,1964年8月。这架飞机是詹姆斯.斯多克戴尔的座机,他驾驶着这架飞机在1964年8月参与了美军对北越的初次空中打击。斯多克戴尔也成为了整个战争期间的一段传奇,1965年9月9日被击落后忍受了8年的牢狱之苦,他被释放后因战争初期的领导贡献而被授予国会荣誉勋章,最终以中将军衔退役,这架飞机指派给他都是在东京湾事件之前的事。

F-8E 148718(NF101)

当1964年4月提康德罗加号开始进行部署时,VF-51中队就已经准备好了,参与的是传统形式的战斗值班任务,这也是部署前的最后一项测试(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参与任何所分配给的任务)。斯多克戴尔的飞行员们证明了他们驾驶E型机既能够参加空战也能够挂载8枚阻尼火箭弹进行对地攻击。这支中队的充分准备确保了他们在加入CVW-5联队后的低损伤。

在经过日本佐世保(Sasebo)的短暂停留后,提康德罗加号和它的护航编队向扬基站驶去,一周后回到菲律宾。斯多克戴尔的作战指挥官接到了一道紧急命令后唤醒了他,摩尔少校和他的菜鸟们接到了海军第五舰队司令托马斯.摩尔(Thomas Moore)上将的绝密信件----摩尔上将之后将成为美国海军的作战参谋总长。

1964年8月中的提康德罗加号航母上,VF-53中队的地勤正在给F-8E (NE203)装载阻尼火箭弹,飞机此时已经停放在航母的一号弹射器位置上。

VF-53中队的地勤正在给F-8E (NE203)装载阻尼火箭弹

摩尔上将希望斯多克戴尔带着他的中队(10架F-8和所有的飞行员)飞到现在已经在扬基站的星座号上去。地勤人员将乘坐一艘驱逐舰前往,到了下午所有人员都已上舰。这天是1964年6月8日,当天传来了多伊尔.林获救的消息,小鹰号航母正在接收返航的飞机,其中一些在掩护救援任务时被地面火力击伤。

摩尔上将听说了VF-51中队非正统的对地攻击训练方式,而且他也知道唯有斯多克戴尔的F-8中队能够为他去执行对地攻击任务。星座号上另两支F-4B鬼怪II中队VF-142和VF-143中队只具有有限的对地攻击能力,飞机上连一门航炮都没有。这些鬼怪II最终被送到菲律宾的古比(Cubi)海军航空站里,以便让航母装下更多从美国补充过来的RF-8A。除了星座号以外,好人理查德号和珊瑚海号也加入进来,其中包括舰上海军陆战队的飞机和飞行员。

在整个服役阶段,F-8都是在做自己份额内的事----非战斗----事故,一些并不是自己本身造成的,这架VF-24中队的F-8J停放在了甲板错误的地方。在途中加油时,一根加油管陷了进去,而附近的一辆C-1牵引车拽着两架飞机向油泵滑去。油船上一名眼疾手快的水手长把这架飞机拽下来了,然后由这条小船运到菲律宾去修理!

VF-24中队的F-8J停放在了甲板错误的地方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VF-51为RF-8A护航,压制高射炮火,偶尔也攻击一些地面目标。7月13日回到提康德罗加号上时,VF-51中队的队员们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

到了1964年8月,有情报指出北越人对于在其沿海展开的德索托(DeSoto)巡逻任务变得相当敏感,这个行动的范围也包括了中国大陆和北朝鲜沿海。早在1962年就展开的这项行动目的在于探测和评估对方国家的具体防御实力,计划中8月初的德索托巡逻任务被证明给北越人带来了异常的吸引力。

1964年8月2日,麦道克斯(USS Maddox DD-731)按照惯例向岸边驶去,驱逐舰的雷达和瞭望哨发现了一些远处的目标。到了下午,出现了一群苏联制造的P-4鱼雷艇,对方的鱼雷艇靠近后麦道克斯号开火了,这些鱼雷艇开始还击。20分钟的战斗结束后,所有的鱼雷艇均被击中,而只有一发14.5mm机枪子弹打在了驱逐舰上。

F-8E 150900(NF234),VF-53中队,提康德罗加号,1965年。这是一架参与过滚雷和后卫作战的“长寿”机,服役于VF-53中队在1965年的部署中驻扎在提康德罗加号航母上,参与了东京湾事件后的美军初次空中打击行动。

F-8E 150900(NF234)

作为回应,提康德罗加号上VF-51和VF-53中队的十字军战士起飞前去支援这条美国驱逐舰。飞行员是斯多克戴尔和他的僚机迪克.哈斯廷斯(Dick Hastings),以及VF-53中队的“老大”罗拜尔.莫哈德特(Robair Mohrhardt)和僚机埃弗雷特.绍斯维克(Evertt Southwick),去攻击那些撤退中的鱼雷艇,此时由于驱逐舰航速不及鱼雷艇而不得不放弃追赶。

斯多克戴尔和哈斯廷斯各自发射了一枚阻尼火箭弹,均未命中目标。莫哈德特和绍斯维克用航炮扫射了那些目标,最后,一条编号为T-339的鱼雷艇冒着黑烟停在了海面上,VF-51的中队长也加入了扫射的行列。

奥里斯卡尼号上,一名地勤正在给F-8E装填20mm炮弹,十字军战士的四门20mm航炮是绝佳的扫射武器,尤其是对付轻度防护的驳船、舢板和火车。

一名地勤正在给F-8E装填20mm炮弹

迪克.哈斯廷斯在发射阻尼火箭弹时被防空火力击中,在检查过了这个年轻人驾驶的F-8以后,斯多克戴尔命令他留在上方盘旋观察。没有油料泄露,但他还是能看见哈斯廷斯座机的翼尖处被击中了----这么早就被击中是没有理由的。

“我注意到他驾驶飞机的时候明显压力过大”,斯多克戴尔几年后说道“这是他的第一次任务,而且这也是战争中的第一场战斗。他试着努力去驾驶他的十字军战士,他没有犯很大的错误,他本可以认为自己飞机被击中了然后弹射跳伞,但他没有这么做。”

提康德罗加号上的4架F-8完成了他们的工作----3条鱼雷艇被击伤,那条冒着黑烟的最终沉入海底。此时他们距离航母350英里远,而且油料也已经达到Bingo状态。这四架F-8重新编队。斯多克戴尔认为这架被击伤的十字军战士无法着舰,便命令他的僚机降落在岘港----迪克.哈斯廷斯后来于1965年11月30日驾驶VF-53中队 F-8E 149176在着舰过程中坠毁,他由于伤势过重而身亡。

这一系列围绕着鱼雷艇而展开的行动也是美军首次与北越军正面交火,他们无法忽视美军在他们沿岸地区展开的行动,并且准备保卫他们自己。美国人同样也不肯让步----他们不会放弃停止对南越盟国的援助,也做好了战争的准备。

1967年的部署中,满载4枚响尾蛇的一架VF-51中队的F-8E准备从汉考克号上起飞,这是他们唯一一次随汉考克号进行战斗部署。

一架VF-51中队的F-8E准备从汉考克号上起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