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5
last update 2013-11-15

8月2日之后,双方花了一天的的时间对这场冲突进行评估,特纳.乔伊号(USS Turner Joy DD-951)在麦道克斯遭受攻击停止巡逻48小时后加入了他们。两条驱逐舰在8月4日早上重新返回东京湾沿着北越海岸线巡逻,一整天都没有敌人的影子出现。但是,美国人知道北越人正在为下一场战斗做准备。

午夜前,两条驱逐舰的雷达发现了快速接近的目标信号,看起来像是数量更多的P-4鱼雷艇----也许同样来自两天前的那支作战单位。这些鱼雷艇看起来像是要朝提康德罗加号战斗群冲去,很快,特纳.乔伊号和麦道克斯号就向这些高速行驶中的目标开火了,它们看起来正往回行驶躲开驱逐舰。30分钟后,13英里处又发现了新的目标,像是第二轮攻击。在甲板舰桥上的人说那似乎是一波鱼雷,不管那是什么,驱逐舰上的人员已经进入了完全戒备状态。

斯多克戴尔和另外两架VA-52中队的A-1稍后抵达了报告的地点上空并且开始扫射,可是没有人能看见目标----斯多克戴尔因为自己僚机的发动机无法启动而独自前往。他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静静地瞄准然后突然打出一道光线,这看起来很像是弹光。未来的四星上将,VA-56的中队长韦斯利.麦克唐纳(Wesley McDonald)中校也驾驶着一架A-4盘旋在斯多克戴尔上方。VF-51中队长请求麦克唐纳向麦道克斯号呼叫,让驱逐舰朝他射击的地方打出照明弹以便更好地观察目标。

1970年,好人理查德号完成了最后一次在越南的部署,照片中VF-53中队全副武装的F-8J 149165(NF203)在航母上空飞行。

F-8J 149165(NF203)

最初的接触过后两小时,海湾又平静了下来,雷达屏幕上目标的信号也消失了。然而,又有更多的鱼雷艇涌上来了,这两条驱逐舰继续打下去,直到8月5日凌晨01:00,交战双方均为取得任何战果。

一些人----其中也包括斯多克戴尔,都肯定出现在了观察战斗的绝佳位置----都在怀疑那天晚上是否遭到了攻击。事实上,1995年11月,当罗伯特.麦克纳马拉访问河内的时候向武元甲将军询问过这第二次东京湾事件。武元甲笑着耸了耸肩说这第二次攻击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不管怎样,有了两次东京湾冲突并被认同了,华盛顿的约翰逊政府认为对北越的鱼雷艇基地和储油设施展开攻击是必要的,从而制定了刺箭(Pierce Arrow)行动。他们将在1964年8月5日出击以最大规模地消灭北越目标,提康德罗加号和星座号上的67架飞机参与了此次行动。

斯多克戴尔中校率领第一波攻击编队,其中包括VF-51中队6架挂载了阻尼火箭弹的十字军战士。F-8的目标是荣市海军基地周围的几个高射炮阵地,A-4和A-1将攻击其它被选中的目标,有油罐和火炮炮位。带着他的F-8编队下降,斯多克戴尔向高射炮阵地发射了火箭弹并用航炮扫射。其它的飞机也击中了他们的目标,然后炮轰了这片区域。在返航途中,他的僚机飞行员蒂姆.胡巴德(Tim Hubbard)扫射了一条停在河面上的鱼雷艇。

VF-51中队F-8E (NF108)座舱前的蒂姆.胡巴德,穿着了绿色的尼龙抗荷裤和束身已经棕色的靴子,白色的飞行盔上涂有红色的格子。

蒂姆.胡巴德

尽管这次行动很成功,把目标区变成了一片火海,但还是有两架美机被高射炮击落,这两名飞行员都来自于星座号的CVW-14联队。理查德.萨特尔(Richard C Sather)和他的A-1H 139760一起坠毁,成为了美国海军航空兵在越战中阵亡的第一人,而VA-144中队的埃弗雷特.阿尔瓦雷兹(Everett Alvarez)则不得不从受伤的A-4C 149578(NK 411)上跳伞,他由此开始了长达8年半的战俘生涯,第二支攻击编队里包含了VF-53中队的F-8,他们攻击了广治(Quang Khe)附近的目标,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其中一方面混杂进去的就是这次行动让北越人提高了警觉性,比起约翰逊总统而言,他们在不经意间感觉到这是一条美国的官方做出的姿态。不幸的是,当他出现在电视机前面对全国民众时,没有人会预料到美国接下来还会发起一次长达2小时的攻击行动。

之后的几个月里,东南亚只有零星的战斗发生,海军航空兵都参与其中。海军的舰只将巡逻继续下去,在这一段相对消沉的时间里,共产主义军----就像他们在后来那些年月的间隙里所做的一样----悄悄地将补给通过老挝送往南越。到了12月,华盛顿由于找不到削减这些活动的办法而感到极为沮丧。约翰逊政府的高层由此制定了两个空中作战方案----针对北越的工业设施展开一系列的轰炸,还有武装侦察来绘制出老挝补给线的具体位置。这两个行动分别被冠名为滚雷(Rolling Thunder)和滚筒(Barrel Roll)。

海军和陆战队的F-8将大量地参与其中,尤其是在1965年之后。

1965年奥里斯卡尼号上准备弹射的VF-162中队的F-8E AH232,其它地勤的一架VA-164中队的A-4E和弹射器之间等待飞机起飞。飞机主翼升起来后前方黄底黑色的飞行员头部图案清晰可见。飞机后两位数字如此之大是因为联队长希望号码连续下去,以方便快速认出。因此在这次部署中VMF(AW)-212中队的编号为100至112,VF-162以213继续下去,而不是从201开始,这也是越战早期编号于现在的不同之处。

F-8E AH232

第五章 真正开始的战争

也许美国,尤其是约翰逊政府会非常惊讶地发现他们正处在一场紧张的“射击”战争中。可以肯定的是,自1950年夏北朝鲜入侵南韩后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场面。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人们忘记那场战争的模样,同时也给了约翰逊拼命想获得的机会来构建他“伟大的社会”,其中专注于经济竞争,美国边境出现的那些事很棘手,而这个大个德克萨斯人愤怒地去摆平它。

约翰逊保留了大部分肯尼迪的内阁成员,其中包括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和他的“神童”军事盲人际圈。但是他在1964年夏出现在美国人家庭的电视机里向大家解释东京湾冲突意味着什么,而且对于这些应该做出些什么。林登.约翰逊退缩了,不确定,真正需要的高层执行能力----可是却很缺乏----了解而且在他周围兑现。

从1964年12月到1965年1月,美国人在南越和南中国海渗入的速度是疯狂的。在浮躁的一面,北越人和他们的爪牙继续向南方运送物资,滚筒行动偶尔能够发现地面上的北越车辆。可即便是1964年圣诞夜越共游击队攻击了西贡的一个美军兵营,造成了2名美国人死亡100多其它各国人受伤时,约翰逊也没有开战。海上的航母----汉考克号、珊瑚海号和游骑兵号(USS Ranger CVA-61,国内也有译作突击队员号)在扬基站上执勤等待命令。

一张强烈冲击视觉的照片,库克.赖斯(Chuck Rice)中尉的F-8E 150310在1967年10月26日于河内附近被85mm高射炮击落,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并在1973年回到了美国。VA-163中队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驾驶的A-4E 149959也在这次任务中也被SA-2击落。

F-8E 150310被85mm高射炮击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