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8
last update 2015-04-13

12天后,罗斯.柴姆森(Ross C Chaimson)在轰炸同一座大桥时被高射炮击中,虽然他的F-8E 150675(WD103)在油料耗尽前就抵达了东京湾,但他试着驾驶飞机继续向云层下滑翔。而且不可思议的是,当他钻出云层时,他看见一条航母,认为这就是他的船,奥里斯卡尼号。其实这是好人理查德号,柴姆森靠近后他退缩了,弹射跳伞后被好人理查德号上的一架直升机救走。

鲁登中校在扫射地面目标时座舱盖遭到了小口径武器的射击,当时他正在通过瞄准具向前下方观察,如果稍微坐偏一点,他的头部就会被击中。事实也是如此,他的头部和臀部被弹片击中。

与2架VA-164中队A-4E进行伙伴加油的VF-111中队的F-8E,照片近处的F-8E 146989 (AH106)“Old Nick 106”在1968年1月2日被高射炮火击落,但是飞行员克莱格.泰勒(Craig Taylor)中尉生还。

与2架VA-164中队A-4E进行伙伴加油的VF-111中队的F-8E

在7月的一次战斗巡逻任务中,弗拉格和他的僚机在太阳光下发现一个亮点,后来被证明是北越大量小火车中的一部。听到了美机飞来的声音后,乘员们抛弃了那列火车。F-8很快开始扫射那无助的目标,从头到尾把火车打了个遍。一支A-4编队看到F-8离开并且让他们----真正的轰炸机----来投放炸弹,弗拉格和僚机离开时告诉他们火车上还剩下些什么。20mm高爆弹逐个点燃了包装好的汽车,这些A-4接着扔下了500磅的炸弹,炸穿了这个无助的小火车头,将其完全炸翻至铁轨的一侧。

一名年轻的“猎人”飞行员在这次随VF-162中队出征时两次被击落,理查德.亚当斯(Richard Adams)是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Minneapolis)人,他是副联队长迪克.贝林格尔(Dick Bellinger)的僚机飞行员。贝林格尔亲切地被同行们称为“Belly One”,但他粗暴地像根玉米棒,他和亚当斯工作起来就像是一个团队一样。1965年10月5日,亚当斯和他的老大在猎杀地空导弹……并且他们找到了目标。

“Bulb”贝林格尔呼入“快离开这个鸟地方”特指亚当斯提前退出,他正试着警告他的僚机,一枚刚发射的导弹似乎正在向亚当斯的F-8 150848(AH227)飞去。

1966年VF-111中队的部署是多事的,当照片左边的“shooter”左手指向甲板时,这架十字军战士就要起飞去为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的到访护航,2个月后,奥里斯卡尼号的这片区域将是浓烟滚滚(那场火灾)。

与2架VA-164中队A-4E进行伙伴加油的VF-111中队的F-8E

不幸的是,亚当斯座机的无线电坏掉了,他无法听见贝林格尔的呼叫。他可以看见导弹擦过他的飞机时在爆炸前的那道闪光。亚当斯大过载右转,将机鼻指向南中国海。他最终还是幸运的,如果导弹的500磅战斗部在近处爆炸,那他的F-8将被摧毁,使得他无法逃离熊熊火海,并且吞噬掉他现在正在挣扎操控着的这架飞机。

在贝林格尔继续呼叫他的二号机,要求他弹射。亚当斯顽强地向海上飞去,和许多其他的美国飞行员一样,他不想在陆地上跳伞,那样他也许会被俘虏。这名飞行员记得他在进入的时候从几条驱逐舰上方飞过,现在他寄希望于在跳伞前找到它们。

看起来很结实、魁梧,他就是这样的,1966年8月的一次行动后迪克.贝林格尔正走下一架F-8E,想当时许多飞行员一样,他穿了一件两片式的迷彩飞行服,是从陆军那里获得的。

迪克.贝林格尔

最终,这架十字军战士失控爆炸了,亚当斯穿过火球弹射跳伞。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还依旧被绑在座椅上,几秒钟后,先是一朵小伞放出,然后是主伞。亚当斯离开座椅并向海面上飘去,落水后他解开安全带和救生筏。划着这单人救生筏,他抬头向上看,“Belly One”摇摆着主翼来鼓励他。贝林格尔的飞行高度是如此低,以至于他可以看到座舱里。

这名被击落的飞行员爬进救生筏后开始解决他自己的问题,开始整理那个小橡胶盒里的救生装备。此时,贝林格尔已经呼叫了救援直升机,并且在亚当斯上方盘旋等待他们的到来,他同样也担心会有敌人来把亚当斯抓走。

当直升机抵达后,亚当斯翻身跳入水中,然而,他不知道他的手烧伤得有多严重。泡入盐水中后使他痛苦地大叫。直升机上的救生员跳入水中来把他绑到救生带上,很快,亚当斯被带到了加尔维斯顿号巡洋舰上(USS Galveston CLG-3),他在那里得到了检查以及烧伤的急救。

第二天,亚当斯回到了奥里斯卡尼号,他受到了队友们的欢迎,他们列队站在两边,模仿高射炮和地空导弹,同时,贝林格尔在他身后用一枚纸折的导弹不断砸他。

1965年10月5日,瑞克.亚当斯被击落后返回奥里斯卡尼号,他正受到队友们的迎接其中包括他的中队长迪克.贝林格尔(Dick Bellinger),照片中他手里拿着一枚纸折的SA-2导弹,右边的布奇.维里希(Butch Verich)手里拿了一门纸折的高射炮----这是有预兆的,因为10个月后的1966年7月12日,亚当斯又被击落了,这次是地面炮火。2天后,贝林格尔被迫从被米格机击伤的F-8里弹射,而维里希也在1966年8月从一架受损的飞机中弹射----这是这两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首次在作战中跳伞。

阿达姆斯被击落后返回奥里斯卡尼号

“成为一名英雄的感觉怎样,‘Bulb’?”他的一个朋友问到,这是一个滑稽的问题,但亚当斯却很高兴在周围听到这些。

四个月后,瑞克.亚当斯执行的另一次任务使得他荣获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再一次,他又和地空导弹掐了起来,但是他在敌人紧密的防空火力圈内任然纹丝不动,而敌人则不和他对干了。

1966年7月,亚当斯第二次随VF-162中队出征,参加过1965年作战的飞行员中只有不到10人第二次来到越南。7月12日,他驾驶F-8E 150902(AH203)参与了战斗巡逻任务,目标在北边的海防附近,那里是北边防空火力最严密的地区之一。

当他的座机被小口径武器击中后,亚当斯面临着另一次弹射,飞机右倾的同时大火从后向前蔓延。

“一年后再见”亚当斯呼入----他没有说“十年”----他在2500英尺高度400节速度时跳伞。当十字军战士撞山时,他落在了一个村庄附近。现在,他开始了一场经典的逃亡和躲避追捕的行程。那些“坏人”已经开始寻找他了,他也知道队友们已经呼叫了搜救队,直升机也已经向这里飞来,现在的问题就是谁先找到他。

1969年的汉考克号甲板上,一架VF-24中队的F-8垂尾上的黄色图案与中队传统的红色有着明显的区别。

一架VF-24中队的F-8

4架A-1护卫着一架H-3抵达,试着为直升机清除从各个方向射来的小口径武器。直升机机组发现了在树丛下方的亚当斯,他们放下绳索。亚当斯把自己绑上去,他被直升机吊着穿过树丛,最后就在他登上直升机的时候,地面火力也更加猛烈了。

直升机上的2名机枪手开始还击,已经焦头烂额却还惊恐万分的亚当斯在直升机转向返航时紧盯着窗户外面,再次接受A-1的保护,他们把剩下的炸弹全部仍在了地面的机枪阵地上。

这架H-3上的副驾驶比尔.瓦赫特(Bill Waechter)是第一次执行进入北越领空的任务,“这一直都是如此粗暴么?”他问亚当斯,并不知道这是他“乘客”在8个月里第二次被营救。

“很少向这样粗暴。”亚当斯回答道,也许只是随便应付一下。

下图左:菲尔.万帕特拉中尉,VF-211中队,汉考克号,1966年6月。

菲尔.万帕特拉不仅是海军在越战中第二名击落米格机的飞行员,也是越战中第一名荣获海军十字勋章的飞行员。携带了全部飞行装具的他,身上贴有中队徽章和个人徽章,身前的飞行服上带有无线电话筒的线以及A-13A氧气面罩的适用套具,他的上身还佩戴有火箭喷气装具,这中负责的装具将飞行员绑在弹射座椅和降落伞上。在座椅两边有两个特殊的按钮,可以同时将飞行员从座椅上抛出。到了1966年,火箭喷气装具逐渐被柯奇(Koch)装具所取代,相对于前者所需的灵活性要小得多,尤其是在飞行员受伤或者手被冻僵----在海面上跳伞时经常发生的事,右肩上的直升机救生V环后来也被椭圆环所取代。

下图中:詹姆斯.斯多克戴尔(James B Stockdale)中校,VF-51中队长,提康德罗加号,1964年8月。

斯多克戴尔在1964年8月领导了第一支前往北越轰炸的海军编队。一年后作为奥里斯卡尼号上CVW-16的联队长在驾驶A-4时被击落,成为战俘经过漫长的囚禁后他被授予国会荣誉勋章。尽管很多战地照片都显示他穿着了一件迷彩色的飞行服,但这些都是他在担任CVW-16联队长时拍摄的。他穿着了一件一片式的卡其色飞行服、SV-2救生包、MA-2上身安全带和W/Mk-3C腰部救生气囊以及一条Mk-2抗荷裤。

下图右:迪克.贝林格尔(Dick Bellinger)中校,VF-162中队长,奥里斯卡尼,1966年10月。

贝林格尔是生涯最丰富的F-8飞行员之一,他也是击落米格机飞行员里年纪最大的人之一,他的战果是海军首次击落米格-21。严肃、活泼而且技术性强的一名飞行员,贝林格尔经常穿着一件迷彩色的衣服。这种两片式的迷彩服(并不是一件飞行服),这种衣服多由战争初期的一些飞行员穿着。在他的衣服外穿有制式的Mk-2抗荷裤MA-2上身安全带和W/Mk-3C腰部救生气囊,和制式不一样的是两色丛林靴,取代了平常的金属底棕色靴子。很多照片里都显示出贝林格尔几乎把头发剃光,VF-162中队的飞行员都将头盔涂成黑底黄星。

F-8E 150300

从奥里斯卡尼号上起飞4小时候,浑身脏兮兮的瑞克.亚当斯回来了,他再一次受到了队友们的迎接“没人会被打下两次”他们哄笑道,但他们错了。

亚当斯第二次被击落的事情在66年7月29日发行的《时代周刊》上以整页的篇幅被刊出。最后海军认为他达到了“作战极限”而被送回国,亚当斯在1968年加入蓝天使飞行表演队,并在1982年以指挥官的身份退役。

这次任务中,布奇.维里希(Butch Verich)是瑞克.亚当斯编队的长机,这是他第二次看着亚当斯的飞机在战区上空起火。一个月后的8月18日,维里希驾驶F-8E 150300(AH211)起飞,攻击河面上的运输船只,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座机被地面火力击中,从奥里斯卡尼号上弹射后仅20分钟,这名40岁的飞行员就在海面上跳伞。

这又再一次体现出了战争中奇怪扭曲的命运,维里希的这架飞机在2个月前曾由VF-211中队的菲尔.万帕特拉(Phil Vampatella)驾驶击落了一架米格-17,这架飞机在此战中受损严重以至于瑞克.亚当斯只能将其飞到日本去修理,修好后转给了VF-162中队,这是此机重新服役后的第一仗。

1966年6月21日的空战中,万帕特拉在转向两架米格机前飞机已经被高射炮严重击伤,照片中飞机的右平尾被打出一个大洞。这架F-8E 150300返回日本修理后重新划分给VF-162中队,但于1967年6月16日再次被高射炮击落,飞行员布奇.维里希被迫跳伞。

F-8E 15030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