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8
last update 2013-11-18

海军的F-4击落了36架米格机以及2架安-2运输机,陆战队用他们自己的飞机击落了1架米格机,F-8的官方战绩是18架,还有一个是在72年获得的,最后的一次是一架米格-17飞行员看见2架F-8飞来时就立刻跳伞了。

有意思的是,每一个F-8战绩的官方确认都要等到获得战绩2年后,在最后一个战果于1968年9月19日获得以后,所有的战果都是由海军的F-4获得的(此外海军舰载的黄铜骑士和小猎犬防空导弹在72年获得了6个战果,全部都是攻击军舰的米格-17)。十字军战士无法再继续获得战果的主要原因,也是任何其他F-8飞行员所认可的,就是缺少为沮丧的F-8飞行员们的引导,这些人在战争的最后三年里驾驶这种飞机从小型航母上起飞,被降格为执行大量的对地攻击任务,偶尔为轰炸机护航,就算米格机在身边出现,F-8也必须和轰炸机呆在一起。

1968年,VF-111中队的乔.萨特拉帕(Joe Satrapa)在起飞前检查自己的弹射座椅,注意他的长筒袜已经到了膝盖,飞行员通过一跟布盖的线穿过长筒袜上的扣环,然后把这根线的末端连到弹射座椅的末端。如果他要弹射,这根线就会把他的脚和座椅紧紧拉在一起,防止弹射的时候腿被撞伤。

乔.萨特拉帕

相比起F-8,除了自身挂载的响尾蛇和麻雀导弹以外,强劲的鬼怪II可以携带更多的炸弹,在战争继续下去时就已经奠定了舰队主力战斗机的位置。因此,虽然F-8飞行员已经为迎击北越的米格机做好充分的准备,但他们发现自己却在为寻找一个接触米格机的机会而烦恼。可是,在他们的时间里,F-8飞行员是摧毁北越空中力量的急先锋。

确实,在《Clashs:Air Clashs Over North Vietnam 1965-1972》(Naval Institute Press,1997)这本书上,前空军F-4飞行员,而且是一名在越南上空执行过300多次任务的老手L.迈克尔(Michael III)将军声明,假设“……F-8飞行员每场空战的平均战果(F-8场均空战战果是越战所有美机中最高的)以及他们将目标纳入导弹射程内的高概率,这不难认定F-8飞行员是滚雷行动期间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

十字军战士首开纪录是在1966年7月12日,获得者是VF-211中队的指挥官哈罗德.马尔(Harlod Marr)中校,在为一架A-4护航的过程中击落一架米格-17。马尔看着VA-212和VA-216中队的A-4向目标飞去,他和僚机菲尔.万帕特拉以及另一支由弗雷德.理查德森(Fred Richarldson,当时海军为数不多的几名黑人飞行员之一)少校率领的VF-24中队的双机编队,呆在1500英尺高度的云层下方,就在轰炸机脱离目标区与护航级汇合的时候,万帕特拉呼入有米格机从后方7点钟方向接近,这4架米格机在2000英尺高度处,马尔中校描述道这场战斗:

1966年6月12日,哈罗德.马尔驾驶他的F-8E 150924完成了两记击杀后回到汉考克号上,他的白色飞行盔上涂有红色的格子,就像国际象棋的棋盘一样,也正好呼应他们中队的名字“将军”。

哈罗德.马尔

“我们大过载转向他们,战斗开始了,两架米格机散开,我们朝另两架米格机迎面飞去,我向其中一架打了一个短点射,比起别的更不如说是得到一些鼓励----就只听见我的4门炮响了起来。

“我们的速度大概450节左右,在激烈的剪刀机动中右转,拉出了7至8G的过载。我以90°的偏转角再次开火,这次又打偏了。菲尔咬住其中一架,而我向另一架飞去。

“现在我爬到了2500英尺高度,并且在他的8点钟方向。这架米格机已经降到了1500英尺,而且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躲了,我发射了两枚响尾蛇,但是都没有锁定目标,向地上掉下去。

“这架米格机打开加力到现在已经有4-5分钟了,他也许缺少油料,因此他扬起主翼向家飞去,我绕到他后面,打开加力以500节的速度接近,在距离半英里处,我打出了最后一枚响尾蛇,导弹炸掉了尾巴和右主翼,他从一边滚转向另一边,这名可怜的飞行员连弹射的机会都没有。”

F-8E 150924(NP103),VF-211中队,汉考克号,1966年6月。1966年6月12日,VF-211中队长哈罗德.马尔中校驾驶此机击落两架米格-17,这架飞机之后服役于VF-162中队(AH201)时在66年10月6日被高射炮击落,飞行员R.D.利奇(Leach)跳伞后获救。

F-8E 150924(NP103)

马尔和万帕特拉对抗的这两架米格机外部非常干净,翼下没有挂载副油箱和导弹。一架米格机是银色的而另一架是灰色的----两架米格-17在主翼上方都涂有红五星,而且在后机身上有黄色的标记。

马尔第一次射击----打出了大约150发炮弹----向那架银色的米格,他看起来像是这支编队的长机。马尔的第一枚导弹本可以击中目标,但是云层的热能反射使得导弹向右偏坠地。他在距离目标4500英尺处发射了第二枚响尾蛇,大约半英里远,最后落在了河岸边一个村落的尽头。

第二架米格机成为了VF-24中队弗雷德.理查德森中校的猎物,他把两枚响尾蛇发射出去,但是全部都打偏了。他的僚机丹尼斯.杜菲(Denis C Duffy Jr)同样也朝这架疯狂机动中的灰色米格机发射了一枚响尾蛇,尽管导弹的飞行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在击中前就向地面掉下去了。

干掉了米格机长机以后,马尔中校看见另2架米格机在他们9点钟上方观察,一架是灰色,另一架是战争中极少见的棕绿迷彩。他爬升至6000英尺,向第二支米格机编队打了25-30发炮弹,他看见有碎片从其中一架米格机上落下,但他很快就把弹药打光了而不得不脱离,只获得了一个可能击落的战果。

1970年6月13日的扬基站,VF-51中队的F-8J 149196(NF-112)正从好人理查德号的甲板上起飞。

F-8E 150924(NP103)

总是有一些对于马尔中校第二个“可能”的战绩的不确定性。虽然这个战绩明显很快就要被认可,但是由于一些敏感的材料而从未被确认。然而,30年过去了,他还能影响到什么呢?看起来马尔确实击落了两架米格,如果是这样,长期以来F-8的18个战果上还要加上2个,如果把72年那个跳伞的战绩也算上的话。这样,F-8的战果至少是19个而且可能会有20个----更多的请关注本文第6章。

欣喜若狂的马尔在回到航母后做了一个传统的从舰桥边飞过的庆祝动作,和他一起的还有万帕特拉。F-8已经获得了它的第一个战果。由于过于兴奋,马尔甚至忘了放下着舰钩,通常要罚5美刀,结果不得不复飞再次着舰,汉考克号的舰长吉姆.唐纳德森(Jim Donaldson)替他交了这5美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