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5
last update 2015-03-09

钱西和万帕特拉的战果

整个战争中F-8最亮眼的一场空战发生在马尔击落那架米格-17后9天,参与的包括了他当时的僚机菲尔.万帕特拉。6月21日,汉考克号放出了11架飞机前去轰炸北越的目标,这个机群包括了两支编队----一支双机编队(一架RF-8A和两架护航的F-8E,来自VF-211中队),他们将侦察河内北边的铁路。另外6架A-4则在3架VF-211中队F-8E的护航下承担轰炸任务。

三架F-8E的护航飞行员分别是科尔.布莱克(Cole Black)少校、尤金.钱西(Eugene Chancy)上尉和菲尔.万帕特拉。就在A-4向目标奔去的时候,无线电里传来了消息,前面由L.C.伊斯特曼(Eastman)上尉驾驶的那架RF-8A 146830(PP909)被击落了。确认了A-4周围没有威胁之后,三架十字军战士向RF-8A的坠机地点飞去,并开始与护航的2架F-8进行无线电联络。布莱克和钱西在坠机点上空盘旋,万帕特拉则降下去成为护航编队的僚机,原先的僚机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前去指挥搜索救援了,这4架F-8留在了坠机点上空1500至2000英尺处。

1965年6月的一次任务前,菲尔.万帕特拉(中间)正在VF-211的休息室里聆听作战简报,飞行服右边贴有巨大的中队臂章。坐在他后面身穿绿色尼龙飞行衫的是鲍比. 赫尔斯(Bobby Hulse),他的左边是雷.洛朗(Ray Lorang)。

菲尔.万帕特拉

当A-4飞行员呼入发现米格机和地空导弹后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了,37mm、57mm、和85mm高射炮弹也不断向F-8打过来,万帕特拉感觉到飞机的主翼被炮弹击中了,但是他继续在目标上空滞留了10-12分钟。

史密斯和万帕特拉看见了被击落飞行员的降落伞,而布莱克和钱西开始爬升,以获得更好的和救援直升机之间的无线电信号。到达6000英尺高度时,钱西听到了地空导弹的警告声,而他和他的长机继续留在这个高度上。布莱克询问了各机所剩的油量后要求史密斯和万帕特拉去寻找加油机,这样就把布莱克和钱西两人留在了2000英尺高度观察那架被击落的RF-8A,他们在距离坠机点半英里处看见了一颗橙色信号弹,那是侦察机飞行员打出来的。

接下来,布莱克少校发现两架米格-17(也许是923团的)在南边贴着他们飞行,他们在F-8的2点钟方向云层外面。这两架北越战斗机靠得非常近,距离大约只有半英里,高度比他们高出500英尺。米格机从左向右在F-8长机前掠过的时候钱西立刻就开火了,这些米格机很明显是等着F-8跟着A-4一起在坠毁的F-8上方下降、进入攻击航线、消耗大量油料时才发起攻击。在如此低的高度上,F-8的机动性处在劣势,同样油料系数也低得相当危险。

钱西绝望的一击正好在米格机僚机在其前方划过时将其击中,将飞机的整个主翼打飞。

坐在F-8E座舱里的尤金.钱西,尽管他获得了海军官方的第三个空战战果,但却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确认。

尤金.颤西

“他离得是如此地近。”钱西后来回忆道“我可以数出他牙齿的数量,这是相当成功的一次攻击。”他同样也听到了响尾蛇锁定的强烈“滋滋”声并发射了一枚导弹,但却打偏了。

但是确认尤金.钱西获得的这个战果还得等上一段时间,因为没人确信这架米格机是否坠毁了,而战场上的其他人都在忙自己手头上的事,都没有看到这架米格机被打了下来。然而,唐纳德森上校让他去西贡参加一次会议,这是每一名击落米格机的飞行员都必须参加的传统性的会议。几个月后,一名沃特公司的代表告诉钱西他获得了该公司发给驾驶十字军战士获得战果的特殊胸章,这个胸章上是一个镶嵌了红宝石的F-8侧像。

尽管之前钱西所获得的战果都被列为是用导弹击落的,但他确信那架米格机是被他起初的炮弹击落的,尤其是他的那枚响尾蛇打偏了,这也使得他成为了越战中唯一2名驾驶F-8用航炮击落米格机的飞行员之一。

糟糕的是,钱西的对成功的选择立刻蒸发了,他找不到自己的长机了。布莱克少校驾驶的那架F-8E 149152(NP100)被米格机击中而不得不跳伞。更令钱西沮丧的是,那架前去接走RF-8飞行员的搜救直升机也不见了,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飞行员伊斯特曼被北越人捉住,在监狱里关到1973年才被释放。钱西不得不把他的长机丢下独自返航。

F-8E 153000(NP104),VF-211中队,汉考克号,1966年6月。1966年6月21日的那场空战中,菲尔.万帕特拉驾驶这架飞机作为哈罗德.马尔的僚机获得了当天的第二个空战战果。他很快就因此而荣获美国海军在飞行方面颁发的第二枚海军十字勋章。1966年8月6日,这架飞机服役于VF-162中队(AH211)时被高射炮击落,飞行员布奇.维里希少校跳伞后获救。

F-8E 153000(NP104)

“这些人的结局都是美国人造成的”他在听过了战俘的回忆后说道。

虽然尤金.钱西失去了他的长机,但是这和他的共产主义对手扯平了,8个星期前,他和他的长机在扫射一座小岛上的雷达站时,座机F-8E 149169(NP100)被高射炮击伤而不得不跳伞。飞机的辅助液压设备失效,座舱里到处都是警告灯亮起,就在十字军战士翻过身向下俯冲时他从座舱里弹了出来。

他挂在降落伞下落入水中并被一架直升机救起,而直升机机组也说他们遭到了来自同一座岛上的火力攻击。这是钱西第二次跳伞了,第一次是在1963年12月13日,他驾驶VF-124中队的F-8C145577在加州沙漠上空飞行时飞机的液压和电力系统部分失效,最后在埃尔森特罗(El Centro)附近跳伞。

回到1966年6月的这场空战中来,战斗并不是以钱西击落1架米格机而结束。听见了布莱克呼叫“米格机!”后史密斯和万帕特拉停止了盘旋并回到战斗中来,即便是万帕特拉的F-8E 150300被击伤了。在战斗处附近,他们看见两架米格机在2000英尺高出右转俯冲,史密斯发出了警告。

“F-8,你的尾巴后面有一架米格机!”他可以看见米格机在开火,接下来那架F-8开始燃烧,那是布莱克被击落了。

第二支米格机编队现在出现了,史密斯试着朝那架长机发起攻击,但是在大过载机动中航炮没有响。与此同时,万帕特拉向后望去寻找缠在身后的另一架米格机,他在那架米格机的射程范围内,正在遭到航炮攻击。万帕特拉试图和米格机玩剪刀机动,可是由于之前的战损,飞机的过载被限制在了5G以内。

那架米格机紧追不舍,尽管油料所剩无几,万帕特拉还是打开了加力,于米格机脱离接触,向东以600节的速度飞去。周围变安全了以后,他觉得自己的F-8越来越难驾驶,而那架米格机已经被他甩出了一英里多,那名北越飞行员看样子也朝家里飞去,可能是他自己的油料也不多了。

汉考克号航母上的降落信号官平台,杰瑞.图克尔上尉(手持电话者)正引导两名A-4飞行员着舰。只有经验丰富的舰载机飞行员才能担任这个职务,在这个职位上的人需要有敏捷的观察能力、可以迅速作出判断,在任何时候都要忍受太阳的暴晒,这是甲板上最危险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岗位之一。

杰瑞.图克尔

正在寻找机会中,万帕特拉减慢速度并转向那架离开中的米格机。大约距离0.75英里时,他试着发射了一枚响尾蛇,接着是第二枚,最终,第二枚导弹脱离了导轨,笔直地向米格机飞去,立刻在敌机身后爆炸,它坠毁了。

找到加油机时油箱里的油料只剩下了300磅,钱西带着万帕特拉回到了60英里开外的汉考克号。万帕特拉试着去加油,但加油机自己的油料也所剩无几了。这无法肯定他是否能够安全返回航母,然而他成功着舰了。降落后的检查中发现飞机的垂尾被37mm炮弹击中了,在这架F-8的后机身上留下了大约80个小弹孔。菲尔.万帕特拉因为他的英勇和这个战绩而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他也是第二位在越南战场上美国海军最高荣誉的获得者,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是VA-85中队的A-6副驾驶布莱恩.威斯汀(Brain Westin)上尉,时间是1966年4月27日。荣誉勋章----美国的最高荣誉----是由国会颁发的。钱西和万帕特拉这次战斗驾驶的两架飞机之后在1966和67年间相继被高射炮击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