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5
last update 2016-07-07

虽然1966年6月的这三场空战果断地打开了十字军战士的战绩板,但是F-8武器的问题也是层出不穷----尤其是那麻烦不断的航炮----由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总参谋长来进行战时深入分析。

这个分析研究指出了在2场空战中的11次响尾蛇导弹发射,可是由两次发射失败,还有一次是发射延迟。航炮开火的意图被证明是失败的,一次完成,两次在仅打出几发炮弹后就卡膛了,只有马尔中校把他所有的炮弹都打光了,这份报告总结道:

1967年紧张的战斗间隙,好人理查德号上的地勤正在移动一架VF-24中队的F-8C。

一架VF-24中队的F-8C

“……24门炮中的13门都出现了问题,6架飞机中的2架在打出了四分之一的炮弹后就卡主了,而只有一名飞行员能够把所有炮弹打掉。

“20mm航炮在F-8上被视为响尾蛇导弹之外的空战次要武器,这份报告显示飞行员们在东南亚使用20mm航炮的机会接近于使用响尾蛇导弹的机会。”

最后的观察结果被证明是毫无根据的,同时,空军在20mm航炮上取得了很多成就,尤其是F-105,这种飞机在设计之初就使用了一门内置航炮。海军的战果中,除了2个也许是3个划在F-8帐下的记录以外,其它战果全部都是用导弹获得的,这里面主要都是由响尾蛇创造的,它被证明是一种非常可靠的武器。另一种导弹就是AIM-7麻雀,但F-8无法使用这种导弹,只能挂载F-4机身下。肯定更加复杂----并且更加贵重----麻雀鲜有成效,而且海军的飞行员也很快变得讨厌这种武器。

F-8米格杀手罗伯特.基尔克伍德(Robert Kirwood)注释道“最具讽刺意味的就是F-8被称之为‘最后的航炮战机’,可是它的航炮既不可靠,也不准,没有效果。”更讽刺的是基尔克伍德是官方唯一认可的用航炮将米格机击落的十字军战士飞行员。

布莱克的损失也是整场战争中被米格机击落的唯一3架F-8之一。之后,在1966年7月14日,VF-162中队的F-8E 150908(AH202)被米格机击落,飞行员是中队长迪克.贝林格尔。9月5日,VF-111中队的F-8E 150896(AH106)也被米格机击落,交换飞行员威尔弗雷德.阿伯特(Wilfred K Abbott)跳伞后被俘。有意思的是,没有RF-8被北越的米格机击落,VFP-63中队在战争中损失的所有20架飞机都是由地空导弹造成的。

贝林格尔的战果

就如前文所叙述的一样,VF-162中队被米格机击落的是他们的中队长迪克.贝林格尔中校,42岁的他比各个中队的中队长平均年龄稍大一些,但他在二战的时候就以陆军航空队的轰炸机飞行员的身份参战。二战结束后去了海军并且参加了朝鲜战争,现在是他的第三场战争了贝林格尔知道这也许是他获得战果的最后机会了。

从上方俯瞰VF-162中队的F-8E AH225,飞机两侧挂满了4个阻尼火箭发射巢,飞机左主翼上方的失色并不是腐蚀,而更像是一种防腐蚀的措施,希望腐蚀并没有真正的开始。此后由于出现了了一些更有效的措施,这种方法就被取消了。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防腐蚀只是一种拖延战术,大多数情况下是失败的。

F-8E AH225

7月被击落前曾在河内市区上空展开过一场高速追逐战,一名“猎人”中队的飞行员被一架米格机紧紧咬住,库克.庭克尔(Chuck Tinker)少校只有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上空50英尺高度不断躲避建筑物才甩掉了后面的追兵。庭克尔的无线电也失效了----编队在抵达海岸线前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而当他看见另一架米格机出现在他长机的后方时,却无法发出警告。

那架米格机切向贝林格尔的十字军战士,贝林格尔向一朵云里冲进去,一瘸一拐地飞走了,试图在燃料用完之前降落在岘港。由于飞机受到的损伤,他无法在航行途中接受加油机的补给,最后他在飞离陆地40英里后跳伞。

10月9日,贝林格尔驾驶着F-8E 149159(AH210)带领着另外三架“猎人”十字军战士为一支从无畏号航母(USS Intrepid CVS-11)上起飞的一支A-4攻击编队护航。一架E-1B预警机将护航机引导着向来袭的米格机飞去,这些飞机最后被证明是米格-21,它们才刚进入北越空军服役,对于陷入窘境的共产主义空军来说在技术上无疑是一大飞跃。

1966年10月9日,迪克.贝林格尔兴奋的向迪克怀曼描述到他刚才击落米格-21的过程,背景就是那架获得战绩的F-8E 149159。贝林格尔是海军的一名具有传奇般色彩的领导人,就像陆战队的‘Pappy’波音顿(Boyington)一样。

迪克.贝林格尔兴奋的向迪克怀曼描述到他刚才击落米格-21的过程

F-8E 149159(AH210),VF-162中队,奥里斯卡尼号,1966年10月。1966年10月9日,传奇飞行员迪克.贝林格尔驾驶这架飞机获得了美国海军的首例米格-21战果,尽管飞机是“猎人”中队的标准涂装,但在腹鳍上见不到这次部署时中队平常涂有的史努比卡通画。

F-8E 149159(AH210)

其中一架三角翼米格一个破S机动向地面飞去,贝林格尔跟在他后面,发射了两枚响尾蛇。他的高度低得相当危险,因此无法看清导弹发射后的结果,眼前的丛林越来越大。但是其中一枚导弹找到了目标,那架米格-21坠毁在下方的一个水稻田里,迪克.贝林格尔回到奥里斯卡尼号上,喧嚣的人群来自中队和航母的舰员中,欢迎他的回来。一周后,在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访问越南的行程中亲自为贝林格尔的这个战绩而授予他银星勋章。

贝林格尔有诸多的侧面,同样也有诸多的支持者和反对者----这基本上没有什么阴影。对于他中队里的大多数人来说,贝林格尔是一个暴躁的、一些时候会失控的公牛,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他的名字能够唤起美好的回忆

这一次出航中在贝林格尔麾下服役的一人就是布德.弗拉格,他回忆道“贝林格尔是一个多彩的符号,但是他把F-8飞得很好,把中队带领得也很好,他总是在那儿工作……他是最好的。”

迪.弗拉格(Dee Flagg),她像这段时期的许多年轻妻子一样,在他丈夫的服役期间充满了恐惧、鼓励和最后的希望,回忆道迪克.贝林格尔和他的妻子是“伟大的人”。

“他真的是一个圣诞老人,”她回忆道“当然当他领导‘猎人’们时肯定是另一幅面孔。”

美国空军的交换飞行员罗恩.洛德和马绍尔.怀特谈论到他们在1967年5月1日的那场空战,被汗湿透的飞行服可以看见当时战斗的紧张程度。

容.洛德和马绍尔.怀特谈论到他们在1967年5月1日的那场空战

F-8E 150923(NP100),VF-211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7年5月。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马绍尔.怀特在1967年5月1日击落米格-17的那架飞机通常都被认为是NP107,经过飞行员本人的纠正后确切的应该是NP110。此机之后被升级成F-8J,继续服役于VF-211中队,1972年6月20日被高射炮击落,中队长吉姆.戴维斯跳伞后获救。

F-8E 150923(NP100)

至此以后F-8便再未获得战果,直到1967年5月。此时,美军对北越的轰炸已经全面展开。每天不间断的轰炸看起来似乎像是刺伤了北越将战争继续下去的能力,即便是华盛顿严格限制了什么样的目标才能够袭击。无视大量的损失,还有美军飞行员跳伞后所不确定的结局,美国人在他们的目标上继续投掷兵力。

1967年5月是一段非常紧张的时期,每艘部署到战区里的航母上的每支中队都参加了大量的空袭行动。米格机不断出现,而空战也激烈而紧张。看起来,现在坐在米格-17和米格-21座舱里的飞行员已不再是两年前对阵美国对手那种战战兢兢的样子了,取而代之的是经验丰富和被证明能够担当得起的。

好人理查德号上的CVW-21联队在海军成功的最前沿,从5月1日开始----共产主义者的传统节日,VF-211中队的马绍尔.怀特(Marshall O Wright)在为执行铁掌任务的A-4护航时于河内以南35英里左右驾驶F-8E 150923(NP104)击落一架米格-17,这是当天被击落的3架米格机之一,他在那架米格-17向A-4发起攻击时绕到他后面并发射了一枚响尾蛇,把这架飞机打得翻滚着坠向地面,交换到VF-211中队的空军飞行员罗恩.洛德(Ron Lord)在这场空战中是怀特的僚机。

1967年好人理查德号的甲板上,VF-211中队的米格杀手F-8E 150923正在滑向2号弹射器。

F-8E 150923

“这是漂亮的一击”洛德后来说“那架米格机刚好就在那口子上。”之后,洛德又用航炮将另一架米格机从A-4后方赶走。然而,怀特的这架座机最终还是被击落了,时间是1972年6月20日,飞机被改成了F-8J(NP102),飞机是被高射炮击落的,时任VF-211中队长吉姆.戴维斯(Jim Davis)跳伞后获救。

除了怀特的战果以外,VA-76中队的泰德.施瓦茨(Ted R Swartz)驾驶A-4C 148609(NP685)也绕到了一架米格机后面,他向目标连续发射了3枚阻尼火箭弹将其击落----通常是用来对地攻击的。施瓦茨其实是一名F-8飞行员,在十字军战士上拥有2000个飞行小时,他曾经是VF-174中队的降落信号指挥官,这是东海岸的F-8训练中队。在塞西尔菲尔德的时候,施瓦茨的很多学员最终都前往了越南战场。

然而,当他的服役期快要结束时,施瓦茨相信越南战争将是攻击机飞行员的战斗,因此他请求调入了一支攻击机中队。而当机会出现时,他抓住了,成为了越战中唯一击落米格机的A-4飞行员。

1967年的部署中,空军和海军的米格杀手站在好人理查德号的甲板上,从左至右分别是:詹姆斯.哈格罗弗(James A Hargrove,空军联络官,67年5月14日击落一架米格-17,使用SUU-16 20mm炮舱获得的)少校、泰德.施瓦茨(VA-76中队的飞行员,驾驶A-4C用阻尼火箭弹机落一架米格-17)少校、保罗.斯皮尔(Paul Speer)、马绍尔.怀特(Marshall O Wright)、乔.谢阿(Joe Shea)、鲍比.李(Bobby Lee)、菲尔.伍德(Phil Wood)。照片背景左侧就是泰德.施瓦茨击落米格-17时的座机A-4C 148609。

空军和海军的米格杀手站在好人理查德号的甲板上合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