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5
last update 2013-11-15

接下来F-8得意的日子是---5月19日、7月19和21日,7名飞行员击落7架米格机,加起来几乎占了整场越战中F-8战果的一半。

这是一次艰难的部署----CVW-21联队损失了23架飞机和18名飞行员,5月19日的行动包括了铁掌A-4在F-8的护卫下攻击高度密集的地空导弹和高射炮(37mm/57mm/85mm)阵地,米格机的出现时局势更加复杂。6架十字军战士---- VF-211中队和VF-24中队各3架为攻击机护航,其中VF-211中队的F-8E 150930(NP109)被地空导弹击落,飞行员凯.卢塞尔(Kay Russell)被俘,剩下的5架F-8继续遭受高射炮和米格机的攻击。

在空战中,这两支好人理查德号上的中队各自击落2架米格机,VF-24中队的鲍比.李(Bobby Lee)少校和菲尔.伍德(Phill Wood)少校驾驶F-8C 146981和147029(NP405)各获得一个战果。另外,VF-211中队的老大保罗.斯皮尔(Paul Speer)中校和约瑟夫.谢阿(Joseph Shea)上尉也在分别驾驶F-8E 150348(NP101)和150661各发射响尾蛇导弹后击落敌机。

左图:1967年5月4日的任务结束后,保罗.斯皮尔中校正在于甲板地勤人员交谈。右图:历史频道2006年12月15日播出的《空战格斗》第一季第7集《The Last Gunfighter》,保罗.斯皮尔讲述1967年5月19日击落4架米格-17的那场空战。

保罗.斯皮尔 保罗.斯皮尔

这一天,好人理查德号上放出了十字军战士为轰炸河内附近VA-212中队的A-4护航。VF-211中队的F-8沿途压制一切遭遇到的防空炮火。

就在2架VA-212中队的A-4(飞行员分别是中队长霍梅尔.史密斯(Homer Smith)中校和史蒂夫.布里格斯(Steve Briggs)上尉)向地空导弹阵地投掷白星眼炸弹的时候,斯皮尔看见一架米格机正在朝他转向,VF-211中队的老大打开加力追上去,在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机动后,他终于绕到了这架米格机后面。斯皮尔的第一枚响尾蛇掉下去了,第二枚击中了目标的尾部,目标开始拉出长长的火焰,然后翻过身来坠毁在地面。

与此同时约瑟夫.谢阿发现了另一架敌机,警告道“在我们中间有一架米格机,没有人冲上去啊。”斯皮尔中校将长机指挥权转交给僚机,谢阿也发射了两枚响尾蛇,两枚导弹均命中目标,这架飞机坠毁在河内市郊。VF-24和VF-211中队的这一系列战斗都在河内至海防一线展开,高度相当低。

李和伍德的战果是他们中队的首胜,李是伍德的长机,他们当时护卫着A-4前去轰炸河内。在目标附近,他们发现了1架米格机正在攻击1架小鹰号上的A-6,这架飞机也是才参与这次任务的。在剧烈的转向中,伍德发射了1枚响尾蛇,但是由于过载太大,导弹没能跟上飞机的节奏,米格机飞行员向下俯冲逃走。此时另一架米格-17出现在伍德后方并朝他开火,他拉起飞机转了一圈然后发射了一枚AIM-9D,这枚导弹击中了米格机,目标俯冲坠毁在地面,那名飞行员从座舱里弹了出来,但是降落伞抛出却未能打开。

斯皮尔(左)和谢阿(右)正在讨论他们在1967年5月19日击落两架米格机的那场空战。

斯皮尔和谢阿

F-8E 150661(NP102),VF-211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7年5月。通常都是作为保罗.斯皮尔中校的僚机飞行员,约瑟夫.谢阿在1967年的部署期间经常驾驶这架NP102,但这架飞机通常都在座舱盖下涂有所配属的飞行员的名字,但他回忆道当时地勤经常把一架飞机的联队编号移至另一架飞机上,以便让中队长和僚机可以随时出动,因此他们无法回忆起在5月19日的空战中驾驶的到底是哪架飞机,但报告说两个各自驾驶了NP101和NP102。

F-8E 150661(NP102)

飞机被击伤了而且油料所剩无几,伍德没法返回自己的母舰,他加入了小鹰号舰载机的大编队,最后降落在这条大甲板航母上。他受到了被他就下来的这支A-6机组的欢迎,他们飞机的尾巴被这第一架米格机击中了----1985年,伍德成为了小鹰号的舰长。他的F-8是一个抃,座舱后面都有弹孔,发动机和航电设备也报销了。海军认为不值得再将这架飞机修复,于是在古比卸下这架飞机,在那里的一个机堡里就地拆解。伍德乘坐一架直升机返回了自己的航母,那里已经在为刚获得战绩的飞行员们举行庆祝活动了。

鲍比.李和僚机基特.史密斯(Kit Smith)上尉钻入了被李称之为“我有史以来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高射炮火圈”。在3000英尺高度,他们发射了阻尼火箭弹,击中了地空导弹的雷达车,就在两名F-8飞行员拉起脱离的时候,一架米格-17从他们前方飞过。李发射了一枚响尾蛇,将其炸成两半“整个尾巴旋转着向航线的外侧飞去,,而且我知道他已经挂掉了。”李后来说,当他回到好人理查德号上后,给他飞机挂上响尾蛇的机务武器官将一段AIM-9发射导线交给他留作纪念。

左图:菲尔.伍德正在检查他飞机下的一枚响尾蛇,1967年5月19日的那场空战中他只带了3枚响尾蛇升空,因为左上方挂点的那枚导弹没有通过检查,所以没有挂上,照片中这个位置的导弹就是他在空战中打出的第一枚导弹。右图:历史频道2006年12月15日播出的《空战格斗》第一季第7集《The Last Gunfighter》,菲尔.伍德讲述1967年5月19日击落4架米格-17的那场空战。

菲尔.伍德 菲尔.伍德

F-8C 14702(NP443),VF-24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7年5月。1967年5月19日的那场空战中,菲尔.伍德驾驶这架飞机击落了1架米格-17,。任务结束后的着舰过程中,这架飞机撞上了小鹰号的甲板下方,最后由于受损过于严重,仍在了菲律宾拆解。

F-8C 14702(NP443)

2个月后的7月21日,又有4名CVW-21联队的飞行员获得了战果,在他们向目标----海防西北慈山(Tu Son)县些舍(Ta Xa)的储油设施----的途中,CVW-21联队的A-4遭到了大约10架米格-17的攻击,VF-211和VF-24的混合护航编队朝目标飞去,VF-24新上任的中队长马里昂.伊萨克斯(Marion Isaacks)绕到了其中一架米格机的后上方。他两次试着发射响尾蛇----他的飞机挂满了4枚----但第一枚导弹打偏了,第二枚导弹甚至没能点火。心情沮丧的他试了第三次,这次导弹飞出了导轨并且追踪得很好,直接钻进了目标的发动机尾喷管里,目标变成了一团火球向下坠去。

专注着那团火球,伊萨克斯差点变成了敌人的猎物,一架米格-17从上向下俯冲,一路朝着他开火,伊萨克斯踩满右舵,迎面转向攻击他的敌机。米格-17的进气道填满了风挡,这名VF-24的副中队长目瞪口呆地看着北越飞行员在最后一刻驾机离开,他翻过身来向下俯冲,独自把伊萨克斯和那架被击伤的F-8C 147018(NP442)留在天上。

小鹰号甲板上的F-8C 147029,这架飞机在67年5月19日的战斗中受损严重被迫退役,这张照片是被伍德从米格-17炮口下救下来的那名A-6飞行员山姆.塞耶尔斯(Sam Sayers)所拍摄的,照片下方写着(A grateful A-6 pilot owes you a drink. ---- Sam Sayers,一名感激的A-6飞行员欠你一杯酒。----山姆.塞耶尔斯)

F-8C 147029

伊萨克斯的飞机右副翼处冒出了小火苗,那是由于液压油泄露引起的。然而,火焰也仅局限在机翼上的那一小块地方,油烧完了以后火苗也就熄灭了,伊萨克斯驾机返回航母。在他获得这个战果后不久,他就在去沃特公司参观的过程中总结了这次战斗。

“击落米格机对提升士气是大有帮助的,我猜想,击落一架米格机也比铲掉一个地空导弹阵地更有吸引力。”但是他追加道飞机导弹和航炮自身的问题给飞行员带来的麻烦远比米格机带来的要多。

7月21日,菲尔.邓佩沃尔夫(Phil Dempewolf)同样也用响尾蛇获得了一个可能击落的战果,可是结果无法确认,因为邓佩沃尔夫的那架米格掉下去了以后他又遭到了另两架米格机的攻击。

1967年7月21日,马里昂.伊萨克斯击落一架米格-17后返回好人理查德号上,座舱下面的姓名条是临时贴上去的。

马里昂.伊萨克斯

F-8C 147018(NP442),VF-24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7年7月。VF-24的中队长马里昂.伊萨克斯驾驶此机在1967年7月21日击落了一架北越的米格-17。这支中队在整个越战期间部署了9次----8次随好人理查德号、1次随汉考克号----在战斗中损失了7架飞机,“棋盘尾”使用F-8一支到1975年换装F-14A雄猫,90年代的裁军潮中,美国海军的许多中队都被解散了,VF-24中队也未能幸免。

F-8C 147018(NP44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