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5
last update 2015-03-09

罗伯特.基尔克伍德少校成为了唯一两名用航炮击落米格机的F-8飞行员之一,他是一支护航编队第二分队的长机,为15架A-4提供保护。他首先朝伊萨克斯的那架米格机发射了一枚响尾蛇,然而首先命中的是副中队长的那枚导弹,基尔克伍德机动到另一架米格机身后又发射了一枚响尾蛇导弹,导弹爆炸的时候这架飞机在向左转,他向前靠上去,在距离600英尺时开炮将其击落。

罗伯特.基尔克伍德有心在战斗结束返舰后立刻坐下将战斗过程全部写下来,第一次打印出来后是这样的:

“我们起初只看见了4架米格机,另外4架在我们后方没有被察觉。我打开加力,将机鼻指向一架米格机并选择了一枚导弹。我处在兴奋中,无法冷静下来,没等听见导弹锁定的‘滋滋’声就发射了一枚,结果这枚导弹打出了一道弧线。

1967年7月21日,击落一架米格-17后回来的罗伯特.基尔克伍德面对队友的镜头微笑。

罗伯特.基尔克伍德

“我定了一下神,听见导弹锁定的强烈叫声后,但是来自另一架F-8的导弹首先击中了这架米格(伊萨克斯发射的那枚导弹)。然而,还有一架米格机在那,做了几个平缓的机动后一个180°转向,我发射了一枚导弹,导弹锁定并且飞出去了,可是爆炸后那架米格机还在飞。那名飞行员反应过来向右转,我切入他的航线并且准备好航炮。我的位置很好,就在他的6点钟方向,也没有拉出多大的过载,我想靠近了再开炮。

“我耐住性子直到接近至600英尺时才开火,我按下炮钮,继续把距离拉近至300英尺,我可以看见炮弹命中米格机的机身----机身蒙皮上的碎片飞了出来,而且,明亮白色的火焰从飞机残破的蒙皮上冒出。

F-8C 146992(NP447),VF-24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7年7月。罗伯特.基尔克伍德驾驶这架飞机在1967年7月21日用航炮击落了一架米格-17,这也是F-8唯一两个航炮战果中的一个。一些疑惑存在于如何识别这架F-8的确切身份,这次部署结束后在米拉马拍摄的一张照片现在座舱盖下的名字是鲍比.李,而他在1967年5月19日驾驶F-8C 146981击落了1架米格-17,同样,飞机的联队编号和飞行员姓名在部署中是不停更换的,但生产编号不会改变,基尔克伍德驾驶这样编号的飞机是完全有可能的,同时在座舱盖下写有VF-24中队另一位米格杀手的名字。

F-8C 146992(NP447)

“我向左拉起以免撞上它,然后向右倾斜以便观察那架米格机,但是我不能把自己的后方对准他,那名飞行员在我从他身边掠过时跳伞了。“

完成了这次成功的空战后,基尔克伍德找到剩下的那些F-8和他们一起返回航母。这个时候,伊萨克斯告诉基尔克伍德他飞机垂尾的三分之一不见了,肯定是在空战中被打掉的。基尔克伍德若无其事地照常着舰,然而着舰引导员见此情形后大叫让他复飞。这是严格,也是必要的,以免在这种情况下让这架受损的十字军战士坠毁在甲板上。因此他让其它的飞机先着舰,最后一架飞机着舰后,他才引导基尔克伍德正常降落。

在1964年初这段繁忙的时间里,蒂姆.胡巴德(Tim Hubbard)是斯多克戴尔VF-51中队的着舰引导员。现在他和VF-211中队一起飞行,参与了多场空战并且见到了几次米格机,他也曾用航炮击中过米格机,但目标拖着浓烟逃跑了。

蒂姆.胡巴德的纪念章,里面包含了两个1000mph的纪念章和一个F-8形状的纪念章,最下面一个纪念章有趣的原因是在中间镶嵌了一个红宝石,授予驾驶F-8击落米格机的飞行员,只有18名飞行员得到了这种纪念章。

蒂姆.胡巴德的纪念章

这一天,他的F-8E 150859上仅挂载了一枚响尾蛇,其它的都是阻尼火箭弹,击落这架米格-17时他使用了这两种武器,还有航炮。他将中队的总战绩提升至7架,使其成为了海军当时战果最高的中队,而且最终成为了战果最高的F-8中队。

当米格机开始攻击他的编队时,胡巴德大过载向左急转,对向他的敌人,并且开炮。后面的友机告诉他说他正在遭受攻击,胡巴德再次大过载转向,迫使第二架米格机冲过了头。他决定使用所有的武器,但是那枚导弹在起飞前没有被检查过,因此,他发射了两枚阻尼火箭弹----巧合的是,他保护的是VA-76中队的泰德.施瓦茨,施瓦茨在5月1日用阻尼火箭弹击落了1架米格-17。后来在总结简报中,胡巴德才知道施瓦茨去帮助遭到米格-17围攻的伊萨克斯了,施瓦茨朝敌机发射了更多的火箭弹,但很快都消失了。

巨大的火箭弹要求飞机拉起很高的仰角做前提量,头两枚打偏了,胡巴德打出了剩下的两枚火箭弹,最后在目标近处爆炸,给予其足够的伤害。在一段焦虑的时期过去后,这名北越飞行员跳伞了。

这就是胡巴德至此所做的那一切的回放,两个月前的5月21日,胡巴德在驾驶F-8E 150348(NP)在好人理查德号上的着舰过程中跳伞。他的座机在河内附近压制防空火力时被高射炮击中,炮弹打在了飞机的发动机加力燃烧室那一块,但最初看起来没什么事,飞机都还可以飞行。然而,完成了空中加油以后,升起主翼放下起落架时飞机开始起火,迫使胡巴德跳伞。

F-8E 150859(NP107),VF-211中队,1967年7月。作为越战中的一批F-8飞行员之一,蒂姆.胡巴德是少数几名可能获得了第二个战果的飞行员之一,7月21日那场空战中他的第二个战果从未得到过确认,只有一架米格-17被认可。这架飞机之后被改装成F-8J,但是很快就在1970年5月8日的一次飞行事故中坠毁,VF-211中队的涂装在整个越战期间都是很显眼的,即便是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地勤们也会尽力保持红白相间的棋盘格子原始涂装。

F-8E 150859(NP107)

蒂姆.胡巴德最终成为了一枚荣誉满身的十字军战士飞行员之一,获得了不可思议的16枚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和一枚紫心勋章(除了他因击落那架米格机而获得的银星勋章以外),此外还有大量的飞行勋章和战役纪念章,他的这架F-8后来升级成J型,在1970年因飞行事故而损失掉了。

拥有12个战果在帐下,CVW-12联队此时成为了美国海军战绩最高的联队,联队的巡航报告(大量的纸面文字,每次出航时都要写)将击落这些米格机归纳于把F-8用在它们的本职上----作为战斗机。这份报告合计了联队使用F-8后相对于其他联队的根本偏差。这次出航中根本没有使用过主翼下的挂架,结果,9架米格-17被击落,另有一架可能被击落,还有9架被击伤。

使用空对地武器的时候,F-8在导弹的挂点上挂载了阻尼火箭弹。在很多情况下,都是挂载6枚阻尼火箭弹以及1枚AIM-9D响尾蛇导弹-----这种挂载状态下的F-8击落了2架米格机。

此时的F-8中队里,AIM-9D大量取代了早期的B型,这使得F-8在其本质能力上跨越了一大步。B型几乎只有笔直地对着目标尾部才有效,但是D型给了F-8更好的前提条件来获得优势。

CVW-21联队所有的F-8米格杀手都获得了银星勋章,而邓普沃尔夫因为那个可能击落的战果也获得了优异飞行十字勋章。斯皮尔获得了比优异飞行十字勋章更高的海军十字勋章,但他是VF-211获此殊荣的第二人。海军的最高荣誉颁发给他是因为在为A-4提供护航时,在敌人的攻击下为任务的成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十字军战士以米格杀手来证明自己,最后被各种热情洋溢的官方报告称之为“米格大师(Mig Master)”。

1967年11月,奥里斯卡尼号上的VF-111中队的飞行员,比起之前的几张照片,多了一些新面孔,少了一些老面孔。后排从左至右分别是:鲍勃.拉穆森(中队长)、杰克.雅各布森(Jack Jacobsen)、克莱格.泰勒(Craig Taylor)、戴夫.巴克尔(Dave Baker)、汤姆.伽雷特(Tom Garrett)、彼得.彼得尔斯、卡尔.斯塔汀(Carl Stattin)、杰克.蒂尼(Jack Tinney,副中队长)。前排从左至右分别是:迪克.沙弗雷特、阿尔.奥斯丁(Al Austin)、鲍勃.简金斯(Bob Jenkins)、约翰.拉夫特(John Laughter)、杰.梅道斯、约翰.山德斯、安迪.安德森。CVW-16联队在这次部署中遭受了相当严重的伤亡----其中包括几名高级军官。奥里斯卡尼号的飞机经常带领着阿尔法攻击编队的飞机进入北越防空最严密的地区执行任务,这支联队包括了60架飞机和70名飞行员。在1967年7月至1968年1月间,这支联队损失了37架飞机和26名飞行员。在之前1966年的那次部署中,CVW-16联队有33名飞行员阵亡,6人失踪。回到VF-111中队的这些人中,泰勒在他第一次任务中就被击落于清化附近,但是被救走----几个月后在米拉马海军航空站的一次事故中坠机身亡,拉夫特因为在河内上空的出色表现而被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尽管他当时在F-8上仅有150小时的飞行经验。

1967年11月,奥里斯卡尼号上的VF-111中队的飞行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