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8
last update 2015-03-09

1967年海军的最后一个米格机战果由VF-162中队的一架F-8E获得,12月14日,理查德.怀曼(Richard Wyman)驾驶150879(AH204)号机作为后援从奥里斯卡尼号上起飞,三架十字军战士先后由于机械故障而退出,怀曼和“猎人”前任中队长卡尔.斯万森(Cal Swanson)中校向陆地飞去,斯万森座机的雷达失效了,因此长机指挥权交到了这名年轻飞行员的手里。

这两名飞行员看见了一架VA-164中队的A-4在一架VF-111中队的F-8护航下飞行,就在F-8靠近的时候,A-4飞行员库克.尼尔森(Chuck Nelson)告诉他附近由米格机出现。所有的米格机都在那架迪克.沙弗雷特(Dick Schaffert)F-8上方。

1967年12月14日,在北越农田上空飞行的一架绿色的米格-17,这是一支四机编队中的其中之一,很快理查德.怀曼就在这支编队身上获得了一个战果。

米格-17

F-8E 150789(AH204),VF-162中队,奥里斯卡尼号,1967年12月。1967年12月14日,在这场越战中时间持续最长的一场空战里,理查德怀曼驾驶这架飞机击落了一架米格-17,和VF-211中队一样,VF-162中队的涂装在整个越战期间都保持不变,这是中队使用的是1965年由队员布德.弗拉格设计的黑底黄五星,唯一可变的就是鳍尖的史努比,经过原作者查尔斯.舒尔茨和同意后画在飞机上的。

F-8E 150789(AH204)

沙弗雷特单机保护那架铁掌A-4的战斗也成为了F-8传奇的一部分,平常挂载4枚导弹的F-8这次在他的座机上只有3枚能够使用,因为第四枚在起飞前没有做检查,所以在起飞前被摘下来了。现在他独自面对4架极具攻击性的米格-17,而帮助有些时候也会到来。

“在这个时候,我正在将飞机对向前面的两架米格机,大过载左转向,第二支米格机编队绕到了我后方。后方射来的曳光弹贴着我的座舱盖飞过,膝跳异常剧烈是因为大力向后拉杆做出更大的过载以‘将后面的追兵甩掉’。

“然而,我还记得几个月前的一次突发事件,一群米格-17偷袭了两架VF-111中队的飞机,他们从F-8后方的云层里钻出来。两名十字军战士飞行员试图甩掉他们,但还是有一架F-8被击落(空军的交换飞行员威尔.阿伯特,被俘后关押了6年)。

“兰迪.莱梅(Randy Rime)被命中了3发炮弹,第一发打穿了座舱盖,他之后在奥里斯卡尼号上完成了一次壮观的放下主翼着舰。

左图:迪克.沙弗雷特参与了越战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场空战,但战斗结束后是别人获得了这个战果,沙弗雷特的飞机上安装了一台35mm照相枪,使得有机会把空战拍下的胶卷给情报部门。右图:历史频道2006年12月15日播出的《空战格斗》第一季第7集《The Last Gunfighter》,迪克.沙弗雷特讲述自己是如何从1967年12月14日越战里耗时最长的一场空战中脱身的。

迪克.沙弗雷特 迪克.沙弗雷特

F-8C 146999(AH106),VF-111中队,奥里斯卡尼号,1967年12月。在1967年12月14日越战里耗时最长的一场空战中,迪克.沙弗雷特驾驶这架F-8参与了空战,因为他竭力保护A-4的行动而被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他之后前去换装驾驶鬼怪II并最终以上校军衔退役。

F-8C 146999(AH106)

“意识到无论自己再怎么飞也无法将他们甩掉后,我将操纵杆向前推,突然将正6G的过载变成负G,同时踩满舵向左下方机动。

“这些米格机,没有跟着我做这古怪的机动,我开始垂直爬升以便向他们迎面飞去,我们后来在缴获的米格-17上测试出他们无法在负G的情况下开火,这也是我第一次在F-8上这么做。”

“猎人”编队抵达了,斯万森中校试图机动到其中一架米格机后方,但是已经有一架北越战斗机出现在了他的后方。怀曼朝这架米格机打了一串炮弹,以将他从长机的后面赶走。很明显,米格机飞行员看到了炮弹并且脱离了。空战开始了,每当怀曼试着发射响尾蛇导弹的时候,米格机总是大过载转向躲开。

另一名“射日者”中队的飞行员,VF-111的中队长鲍勃.拉斯穆森(Bob Rasmussen)为同一次任务中的另一架A-4护航,也被卷进来了。他朝这架米格机发射了一枚导弹,但是打偏了,战斗现在降低到了树梢高度----开始时还在16000英尺。最终,怀曼绕到了一架米格机身后并且发射了另一枚响尾蛇导弹,这枚导弹锁定得很好并且将这架米格机的左翼炸掉了,敌机坠向下方50英尺高的云里。

1965年,VF-111中队的F-8D 147908(NH461)在中途岛号上飞行。

F-8D 147908(NH461)

这场战斗展现出对方也拥有优秀的飞行员。他们拖着4架F-8在天空中死缠烂打,为了击落1架米格机,怀曼回忆道这场战斗的高潮部分:

“主翼飞掉了,红色的火焰从飞机的左边冒出来,他侧翻在一个水稻田里……这场战斗是我一生中最紧张、真实、最终在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潮时刻。”

卡尔.斯万森注释道“这也许是整场战争中时间最长的空战,米格机很难缠,他们就在那儿战斗。”

1966年后的一次部署中,卡尔.斯万森到访了彭萨科拉,以先驱飞行员查尔斯.奥古斯都.林德伯格(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命名,在1967至68年的部署在,斯万森参与了大量作战行动,确切的说,在此期间就是它在领导着VF-162中队

卡尔.斯万森

迪克.沙弗雷特因为他保护A-4的这次战斗而获得优异飞行十字勋章,而他的队友彼得.彼得尔斯(Pete Peters)----他后来成为第一名在F-8上拥有3000飞行小时的飞行员----干巴巴地说“该死,迪克,你朝这四个混蛋射击了却没有击落一架?”

接下来的6个月里,米格机都相当少见,对于海军来说是如此。接下来的战果要等到1968年6月,而且再次,胜利者又是F-8。洛威尔.梅耶斯(Lowell R Myers)少校是VF-51中队的作战指挥官,这是他在越南的第182次任务,他在6月26日用一枚响尾蛇把这架米格-21的尾巴给炸飞了。这架米格机迎面向VF-51中队的3架战斗机飞来,而梅耶斯(他被选为长机)拉起他的F-8 148710(NF116)转向接敌,正好将其置于敌机的正6点钟方向,然后他发射了一枚响尾蛇,这是F-8H两个战果中的第一个。

接下来获得战绩的是VF-191中队的约翰.尼古尔斯(John Nichols),这场战斗说明了为什么没有RF-8落入米格机之手。在7月9日,尼古尔斯护卫着一架RF-8从低空前往荣市侦察,这两架提康德罗加号上的飞机一路上都在遭受防空炮火的拦射。

1968年6月26日,洛威尔.梅耶斯击落一架米格-21着舰后收到好人理查德号舰长丹克沃斯(Dankworth)上校的接见。

洛威尔.梅耶斯

F-8H 148710(NL116),VF-51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8年6月。尽管洛威尔.梅耶斯驾驶此机在1968年6月26日击落了一架米格-21,但座舱盖下却写着诺姆.麦考伊的名字,后者将在6个月后击落1架米格-21,使得VF-51中队在越战、朝鲜战争和二战均获得了空战战果,此外1972年VF-51中队在F-4B上还会给自己添上4个战果。这样,长期在一起部署的VF-51和VF-111中队都在三场战争中击落了敌机(后者在1972年使用F-4B击落了一架米格-17),也成为了越战中美国海军的两支主力中队。

F-8H 148710(NL116)

威廉姆.科卡尔(William Kocar)把他的RF-8G降到了2000英尺高度,而尼古尔斯继续留在3000英尺处。就在科卡尔向目标飞去的时候,尼古尔斯发现了一架迷彩色的米格-17正向侦察机飞去。他在话筒里向提康德罗加号指挥台和科卡尔大叫发出警告,尼古尔斯跟着RF-8大过载转向,就在一串曳光弹划过他的座机时,那架米格机的僚机找不到了。

尼古尔斯将注意力集中在米格机长机身上并且发射了一枚AIM-9D,但他的位置实在太高,导弹并不是很准确地向目标飞去。尼古尔斯拉近距离并发射了第二枚响尾蛇,这次导弹击中了这架米格机,并对其造成了严重伤害。然而,这架飞机继续在天上飞行,这让尼古尔斯大吃一惊,他开始使用航炮射击。他观察到了几枚炮弹的命中。这架米格机受了致命伤,并且最终坠毁。科卡尔兴奋地确认了这个战果,尼古拉斯的这架F-8E 150920(NM107)在1969年服役于奥里斯卡尼号上的VF-194中队时坠毁于飞行事故。

1968年7月9日,约翰.尼古尔斯击落一架米格-21后受到VF-191中队长托梅拉(Tuomela)中校的祝贺。

约翰.尼古尔斯

F-8E 150926(NM101),VF-191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8年7月。1968年7月9日,在一次为RF-8护航的任务中,约翰.尼古尔斯驾驶这架飞机击落了一架米格-17。重新升级为F-8J后,这架飞机在1969年5月21日服役于VF-194中队时在奥里斯卡尼号上毁于一起飞行事故,尼古尔斯在1973年的战斗部署中任汉考克号上VF-24中队长。从海军退役后,他和著名的航空历史学家巴雷特.蒂尔曼(Barrett Tillman,Osprey Combat Aircraft 3 Helldiver Units of WW2的作者)合作写了一本小说《战士(The Worriors)》,内容以中东战事为背景,结束于以色列空军发起核打击。尼古尔斯和蒂尔曼还合作出版了另一本关于越战海军航空兵的书,名为《在扬基站(On Yankee Station)》。

F-8E 150926(NM101)

在十字军战士返回航母后,情报部门将一名被击落的年轻的北越飞行员的日记交给了他。这名飞行员只有450小时的飞行经验,在米格-17上只有250小时----“并不是一个很伟大的交换,但已经足以破解他起初的优势。”尼古尔斯后来写道。

在7月27日,VF-53的副中队长盖.卡尼(Guy Cane)少校驾驶着F-8E 150349(NF-203)带领着另外3架F-8E也遭遇了相同数量的米格-17,他向一支双机编队迎面飞去。长机卡尼和他的僚机戴克斯特.曼罗孚(Dexter Manlove)和敌机进入盘旋格斗,直到卡尼发射了一枚导弹,它刚好在米格机尾喷管的后方爆炸。

“我以为这枚导弹打偏了,直到它右侧的主翼飞掉并且这架米格机滚转着向下俯冲。”卡尼后来说。这是他的第186次任务,而且是他第一次见到米格机。

1968年7月29日,VF-53中队庆祝盖.卡尼击落一架米格-17,照片从左至右分别是:盖.卡尼、山迪.布顿(Sandy Button)、库克.康拉德(Chuck Conrad)、戴克斯特.曼罗孚(Dexter Manlove)。

VF-53中队庆祝盖.卡尼击落一架米格-17

F-8E 150349(NF203),VF-53中队,好人理查德号,1968年7月。尽管盖.卡尼在1968年7月29日驾驶这架飞机击落了1架米格-17,但他只选择了升职(和VF-51中队的洛威尔.梅耶斯一样)----他最终以上校军衔退役,而“铁鹰”中队一直使用F-8至1971年1月解散。

F-8E 150349(NF20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