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美国海军F-8十字军战士

原作:Peter Mersky 翻译:双垂尾骑士
2013-11-15
last update 2013-12-16

第九章 陆战队的十字军战士1965-68

和海军的中队一起,5支陆战队的F-8中队也参与了越南战争。就像前文中提到的一样,VMF(AW)-212是奥里斯卡尼号在1965年部署时舰上CVW-16联队的第二支十字军战士中队,“枪骑兵”中队的老大查尔斯.鲁登在斯多克戴尔被击落后接替了联队长的职务。这是二战之后首次由陆战队员指挥一支舰载机联队,也是1971年前陆战队的中队最后一次部署到航母上。

然而,绝大多数陆战队的飞机都是从陆地机场起飞的。在越南,固定翼喷气机主要集中在两个基地,岘港和稍微小一点但却很重要的茱莱(Chu Lai),在岘港以南55英里处。

查尔斯.鲁登中校在斯多克戴尔中校被击落后是一名CVW-16联队的高级飞行员,根据之前和奥里斯卡尼号舰长以及斯多克戴尔的约定,鲁登此时成为了CVW-16的联队长,也出现了自二战之后海军的首位陆战队联队长。

越战早期奥里斯卡尼号甲板上CVW-16联队的飞机

作为大量中队在1965年参战的一部分,VMF(AW)-312“棋盘”中队在罗伯特.康利(Robert F Conley)上校的率领下作为陆战队第11战机大队(MAG)的一部进驻岘港,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曾作为VMF(N)-513中队的一员驾驶F3D参加朝鲜战争,并在1953年1月31日夜击落了一架米格-15,而他的儿子服役于VMFA-115中队,在1968年9月驾驶鬼怪II时失事丧生。

“棋盘”中队在得知自己将被轮换调回美国后力争来到越南。罗伯特.纽波特(Robert B Newport)中校寻找到了加入陆战队同僚的机会,自1966年2月起共执行了718次任务。

F-8E 150654(WD107),VMF(AW)-212中队,奥里斯卡尼号,1965年。“枪骑兵”是前来取代奥里斯卡尼号上装备F3的VF-161中队----后者在完成换装鬼怪II后加入了星座号的CVW-15联队。这些陆战队员是最先使用Mk84 2000磅炸弹(一种二战时期的老炸弹,图中挂在主翼下方的,不是现在的Mk84/BLU117)的飞行员之一,同样也显示了F-8惊人的挂载能力。当CVW-16联队长詹姆斯.斯多克戴尔在1965年9月被击落后,中队长查尔斯.鲁登成为了二战后第一位指挥海军舰载机联队的陆战队员。

F-8E 150654(WD107)

当VMF(AW)-312中队回到美国开始换装F-4时,他们把剩下的F-8E都留在了越南,前来换防接收这些飞机的是VMF(AW)-235中队,中队长是乔治.吉布森(Geroge A Gibson)中校,他的中队的座右铭是“Ride Nunc”,随后也成为战争中最为大家所认可的一支中队,飞机上涂有着亮红色的鼻子和白色五角星。他们在1966年2月1日来到岘港并且立刻投入了战斗。

在冲突的早期阶段,并不是所有的战斗都是在美军和共产主义军之间展开的,南越军在没有接到美国盟友的命令下也会偶尔擅自行动。1965年4月,南越陆军的一支小帮派加入了抵抗力量,并和第9陆战团以及装备精良的南越军队在一座桥上对峙。

1964年日本的厚木基地,MAG-11指挥官罗伯特.康利上校(左)和VMF(AW)-312中队长迪克.纽波特。

罗伯特.康纳利、迪克.纽波特

那名傲慢的南越指挥官扬言要用155mm榴弹炮爆轰陆战队,美军的指挥官约翰.柴森(John R Chaisson)面露难色,在满载炸弹和火箭弹的VMF(AW)-235中队的F-8编队飞过来时瞟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下越南指挥官的眼睛,他怒吼道“我要看是你的155炮厉害还是我的2架F-8厉害!”那些南越人退缩了。

接替VMF(AW)-235中队的是VMF(AW)-232中队,中队长是N.M.特拉普涅尔(Trapnell),时间是1966年11月15日。“红魔”们接过了前者的F-8E并在12月开始执行作战任务。他们的2000磅炸弹用来对付集中躲藏在浓密丛林里的敌人非常有效。

F-8E 150675(DR00),VMF(AW)-312中队,南越岘港,1966。这架飞机是MAG-11的联队长罗伯特.康利上校的座机,他在日本厚木接到了这架飞机后立刻在1965年12月飞往了岘港,他曾在朝鲜战争中驾驶F3D击落过一架米格-15,他的F-8E也是整个越战中涂装最花哨的十字军战士之一----和海军的3位数联队编号不一样,陆战队是2位数的。VMF(AW)-312中队是三支部署到越南的陆战队F-8中队之一,和另外两支不一样,完成了第一次部署后这支中队就返回美国换装F-4B鬼怪II了。

F-8E 150675(DR00)

VMF(AW)-232中队的首例战损出现在1967年5月4日,F-8E 150316被高射炮击落,但飞行员E.F.汤利(Townley)却成功获救。15天后F-8E 149213也被高射炮击落,飞行员H.J.海尔巴赫(Hellbach)未能在飞机爆炸前弹出座舱。“红魔”在1967年6月30日离开南越,总共执行了5785次任务。

“死亡天使”VMF(AW)-235中队----在三个国家之间最为活跃的一支陆战队中队----很快又回到了战场上,在1967年5月,为了支援陆战队的地面行动执行了854次任务。这支中队最终在越南总共完成了9140次昼间和夜间的作战任务。

日本厚木基地,罗伯特.康利站在一辆适当装饰后的斯图贝克四门轿车前,后方是一架VMF(AW)-312中队的F-8E,飞机座舱里是迪克.纽波特。

一架VMF(AW)-312中队的F-8E

大卫.科尔伯特(David C Corbett)上尉回忆起这支中队就像是“我非常乐于服役的狂野的一族……也是最后一批飞行员,1967-68年间我们在每一个方向上都展开行动,但他们是如何能驾驶F-8的。”科尔伯特也眷恋地回顾了自己驾驶F-8的历程“我将很乐意在整个服役生涯中都驾驶F-8,这才是为飞行员设计的飞机。”科尔伯特后来加入了HMA-369中队,在1972年作为陆战队猎杀行动的一部分驾驶AH-1J海眼镜蛇攻击共产主义军的河流交通运输线。

1968年2月围攻溪山(Khe San)的战斗中,VMF(AW)-235中队也参与支援了尼亚加拉行动----这是空军、海军和陆战队飞机大规模出动来攻击地面上的北越军据点。科尔伯特回忆道这段时期:

F-8E 150927(WT3),VMF(AW)-232中队,南越岘港,1966年。隶属于MAG-12旗下,这是中队是陆战队历史最悠久的中队之一,二战期间以VMSB-232中队的身份驾驶SBD俯冲轰炸机参与了瓜达卡纳尔岛的作战,陆战队的中队换装鬼怪II后只有两支重新部署到了越南,VMF(AW)-232中队就是其中之一,1972年8月26日,这支中队也遭受了陆战队的唯一一例空战战损,F-4J 155811被北越王牌阮德雪击落。

F-8E 150927(WT3)

“68年刚开始,我们就在报纸上看到各个方面都在失利。在现实中,陆战队第I军被‘踢了屁股’,不仅仅是溪山的战斗。F-8是唯一能挂载2000磅怪兽级别炸弹的飞机,而且我们清出了很多直升机降落的地区。

“在一段大约有3周的时间里,我们和保卫溪山的陆战队员们紧密配合。他们的情况很糟糕,因为补给很困难。那些坏家伙在通过一切办法向他们进攻,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挖地道到铁丝网下,然后埋炸药引爆,接着向陆战队进攻。这样的事情必须被阻止,一些人建议使用我们的F-8。

1967年的岘港基地,一架VMF(AW)-232中队的F-8E正在滑行中。

一架VMF(AW)-232中队的F-8E

“我们一批接一批的飞,在距离我们的人仅300英尺处投放这些大炸弹----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仍过。炸弹使用了延迟引信,这样使得它们可以在钻入地里2至3英尺深后再爆炸。炸弹一爆炸,整片地方的地道都将会坍塌。炸弹的效果要比我们预想中的要好,而且敌人对溪山的攻势被瓦解了。我无法想象那些陆战队员是如何感觉我们把炸弹扔在他们近处的,但他们肯定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出现,这样就抵消了。”

大卫.科尔伯特拥有很丰富的Mk84使用经验,但是他抱怨F-8的轰炸瞄准器械不咋地----他回忆道他和其他的飞行员用油脂笔在瞄准具上做记号,将其对齐各个飞行员自己认为合适的座椅位置,达到了一贯公平的效果。

F-8E 149204(DB6),VMF(AW)-235中队,南越岘港,1967年。红底白星的机鼻涂装使得VMF(AW)-235中队成为了越战中涂装最抢眼的十字军战士中队之一,同样也是最活跃的岸基F-8中队之一,也许是满满安排的作战日程表所导致,VMF(AW)-235中队的F-8在于岘港拍摄的战地照片里看起来永远是脏兮兮的,飞机的航炮口和后部永远都像是被烟熏过一样,大量用于地面扫射,1968年的部署结束,这支中队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机会,尽管后来换装了F-4J,但是再也没有来到过越南。

F-8E 149204(DB6)

“当4架十字军战士每架主翼下挂架下挂上了2枚带着36英尺长的‘菊花刀’Mk84炸弹后,至少对于风景的毁坏来说是难以置信的。一次任务。我记得一共是挂载了8枚2000磅炸弹,我们把一整座山都炸了。我看呆了,以至于我慢慢地飞下去向看个清楚。它很恐怖,但却很有效。

“另一次,我在开阔地上从一支部队的头顶上扔下这种炸弹,这支部队从表面上看就被炸成两截了。‘菊花刀’在地面上空36英尺处爆炸,而且在我的印象中,在开阔地上消灭敌军步兵并清出一片直升机降落场没有比这更好的武器了。”

1967年4月的岘港基地,2架VMF(AW)-232中队的F-8E准备执行任务----照片中两架飞机不同的挂载方式也证明了当时的弹药短缺。

2架VMF(AW)-232中队的F-8E准备执行任务

彼特.威廉姆斯(Peter D Williams)是一名退役的少将,他在1967年是一名VMF(AW)-235中队的上尉,他曾在VMF(AW)-212中队里驾驶过十字军战士,并不是在“枪骑兵”部署到奥里斯卡尼号上的那次,他赞美道F-8E:

“十字军战士有一个很大的座舱----非常宽敞,飞行员就坐在前起落架前方,这就使得机长带着你滑到甲板的末端时有一些不安----至少是这么看来的。

“加力燃烧室打开后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嘣!只是听声音就能够区别F-8和其它的飞机。”

当‘Drax’威廉姆斯在8月加入这支中队后,他看到这些F-8已经破旧不堪。飞行员把飞机的最大速度限制在1.2马赫,而且所有的飞机都打上了补丁,尤其是在飞机垂尾的前端。

1967年8月的一次任务前,VMF(AW)-235中队的彼特.威廉姆斯站在座机下的Mk84炸弹旁。

彼特.威廉姆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