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MM 美国空军鬼怪II米格杀手 1972-1973(2020修订版)

USAF F-4 Phantom II MiG Killers 1972-73(2020 revision)

2020版前言

我们又升级啦,双垂尾骑士又修改了大量错误的内容,更换新找到的清晰大图,加目录等等。我也顺带修改页面代码,大家手机阅读更方便。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Osprey出版社发行的Combat Aircraft 系列的第55本——《USAF F-4 Phantom II MIG Killers 1972-1973》,作者为Peter E Davies。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email protected],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本书封绘:1972年10月15日见证了后卫行动期间最激烈的一场空战之一,结果是3架米格-21被击落。"Chevy"小队是一支空战战斗空中巡逻编队的第3支小队,他们的目标是保护从乌汶基地起飞的F-4机群前往河内地区轰炸。编队长机机组是艾维.麦考伊少校和弗雷德.布朗少校,他们的座机是F-4D 66-7463。史蒂夫.里奇上尉和查尔斯.德贝尔维尤上尉曾驾驶此机,于8月28日取得了里奇的第5个空战战果,而且它仍旧锈迹斑斑,在机鼻上写有"前主人"白色细小的名字。

当前一支巡逻编队转去寻找加油机加油时,"Chevy"小队遭遇了一波米格机。艾维.麦考伊最初驾驶着飞机从云里与那些米格机擦肩而过,他们于12000英尺高度处快速做了180°转向,在"1点钟"方向看见了尾迹,接着发现了米格机于前方下降,距离他们的航向稍微偏右一点。他绕到他们后面,同时弗雷德.布朗没能成功地用雷达将其锁定,只是快速地发射了3枚AIM-7E-2,所有这3枚导弹都没有得到引导,并朝地面落下去。

麦考伊跟在米格机后面,以20°的倾角转向,然后发射了3枚AIM-9E响尾蛇,第3枚导弹就在这架F-4D前方250英尺处爆炸,而且非常靠近米格机的尾喷管。这架北越战斗机的后机身开始燃烧并解体,迫使飞行员弹射跳伞。艾维.麦考伊记录到当时的时间是下午14:25:40。

在66-7463号机于1972年5月10日获得了第4个空战战果之后,史蒂夫.里奇和飞机的机务组长雷金纳德.泰勒上士决定将这架飞机命名为"Smash Four"。尽管这个名词从未被涂在飞机上,但是当麦考伊和布朗的这次胜利之后,此机的总战绩达到了6架,是朝鲜战争以来美军战绩最高的飞机。

10月15日的成功过后,这架鬼怪II左侧的进气道分流板上重新涂上了代表6个战绩的的6颗红五星,而且之后在各支中队服役期间都没有被擦除。1987年5月退役后,这架飞机被陈列在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的美国空军军校内。

本书封绘

第一章 滚雷的回声

1962-65年F-4B鬼怪II的发展迅速导致了F-4C、RF-4B/C和F-4D/J的诞生。在F-4E来看,显示出了美国空军已经成功地拿下了鬼怪II项目,结果,美国空军的F-4机群数量是海军的三倍。至1967年,美国空军战术联队的2/3装备的都是鬼怪,而携带了航炮的F-4E----基于基本型F-4最显著的改进型----在那一年的10月服役。

布鲁斯.莱昂纳德(Bruce Leonard),在岘港作为F-4的后座完成了他的第一次作战“旅行”。1972年作为前座飞行员再次来到越南战场,这次他击落了一架米格。他感觉到“即便前方视野很差,F-4E的后座舱能让武器操作官真正有活干,而不像早期的F-4。F-4C的雷达主要用来搜索清澈天空上的目标或者水里的船。但F-4是架可爱的飞机,被证明非常可靠。”但它主要的问题也是所有F-4的通病,就像前555TFS中队的作战官麦克.库珀(Mike Cooper)所描述道的“这是一头油老虎,油料问题总是在你的脑海中不停的出现。”

390TFS“野猪”中队是参加越战时间最长的一支空军作战单位之一,1966年10月,这支中队就被划归到岘港基地的366TFW联队旗下,直到1972年解散。他们仅打下了一架米格机(1967年5月1日,一架米格-17),而即便如此也只是一个机动坠毁的战果,而不是用导弹。和F-4E相比,F-4D才是空战的首选,因为直径更大的雷达天线给了它更远的探测距离。

F-4D才是空战的首选

F-4D参加了滚雷的后期作战行动,在1971-73年的战斗中都相当成功。确实如此,它们击落了27架米格机,相比之下,F-4E只有23架。在米格杀手约翰.马克尔(John Markle)的眼中,“D型是款不错的飞机,但也有一些毛病,一些飞行环境下操纵杆会显得很‘沉重’,而且始终都要修正。座舱很宽敞----开关都是根据任务的形式来安排的,但是改造灵活性却不理想,一些武器开关位于前方仪表板的下方及操纵杆前方。座舱内的灯光也不适于夜间飞行,我们夜晚用胶带来降低座舱外的光照强度----在F-4E座舱里面就没有这个必要了。那种气候下没有空调也是个问题,可最大的缺点还是两名机组成员的后方视角都很差,并且发动机在不开加力的时候总是拖着长长的黑烟。”

这同样也是一架坚固的飞机,拥有三个战绩的约翰.马登(John Madden)在1972年躲避SA-2导弹的攻击时拉出了10G的过载。巨大的重力把两台J79发动机的前部支架都压碎了,在机体内部向前下沉,但飞机还是继续飞回家了。

炮艇F-4

滚雷行动在北越困难的条件下表明,许多情况中,导弹都是一种不确定的射杀手段。当时美国空军飞机上的IFF敌我识别装置可靠性很差,通常都需要通过目视识别目标,以此来避免击落友机,这样也就抵消了AIM-7原本所拥有的超视距优势。飞行员经常在尽可能近的距离处发射导弹,以保证系统正常工作。整个战争期间,一共发射了612枚AIM-7,56枚命中目标并将其击落。AIM-9则要好很多,发射出去的454枚中有81枚命中目标并将其击落----成功率18%。

F-4E-35-MC 67-0301是最早抵达越南战区的F-4E之一,自1969年开始服役,但直到1972年10月5日才获得战果,照片中飞机下携带了AGM-12小斗犬空对地导弹和75磅的M117炸弹。

F-4E-35-MC 67-0301

许多F-4飞行员认为由于没有航炮,他们在战斗中白白浪费了击落对手的机会,从1961年起,麦道就想办法往F-4上装上一门炮,但直到越南战争爆发才想到往飞机里面安装。F-4D相比起F-4C而言拥有了更好的轰炸能力以及一台更加出色的瞄准具。1963年10月,战术空军司令部要求一款更新的、带有一门航炮以及其它几个方面都进行了改进的型号。结果就是F-4E,并计划安装一台休斯的多普勒相干接收(Coherent On-receive Doppler System)雷达。

这种雷达对于当时而言太复杂,结果延迟到1968年1月才完成。西屋的AN/APQ-120火控雷达系统于1967年12月通过验收,当时已经有30架E型机体交付,固态电子设备和一个更小的椭圆形雷达天线使该系统及其AN/APQ-109雷达能够安装在新的尖鼻子上。

此外的改进就是使用了J型的前缘缝翼,增加推力的J79-GE-17发动机,为了配平而加长的机鼻,后机身上方又增加了一个104加仑的机内油箱,美国空军总共订购了993架F-4E,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鬼怪II用户。

获得的部分经验

滚雷之后和再次决定轰炸北越的这4年间,有许多机会来将前5年学到的东西付诸于实践,F-4E就是其中之一。而它安装的这门炮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并不占主导因素----F-4E在越战中的23个战果里只有7个是用航炮获得的。此外,APX-80战斗树敌我识别器也同样升级了,使得F-4D的机组能够尽可能远地识别目标,并以超视距模式发射AIM-7。

1968至71年间,越南战区的美国空军战机开始画上个性的机鼻彩绘,但是很快在1972年就全部被擦除。照片中的这架F-4E-35-MC 67-0309的座舱盖下写着埃里克森(Erikson)中校和威廉姆斯(Williams)中尉的名字,虽然进气道隔板上涂有一颗红五星,但这支机组和这架飞机都未取得过任何空战战果,这也许是非正式(没有被官方认可的)战果或者是之前驾驶它的机组所留下的(在另一架飞机上获得后带回来的)。飞机的内侧挂架看起来像是被高射炮击伤了。

F-4E-35-MC 67-0309

滚雷行动之后,关于战斗机战术也有相当大的争论,主要集中在武器系统和评估小组的“红男爵一号”研究上。这篇文章详尽地分析了滚雷作战,得出的主要结论是,了解敌机的确切位置,从而获得有利战术条件,是空战胜利的唯一最重要因素。在美军超过80%的空战战果里,美国飞行员从有利位置开打,而在击落美国军飞机的米格飞机飞行员身上,这一数字更高(87%)。几乎一半被击落的米格机飞行员可能从未见过袭击者,而近60%的美军伤亡都是发生于这种情况下。米格机飞行员,拥有出色的地面管制协助,驾驶着难以被目视发现的米格机展开近距离格斗,他们通常被引导到后下方的攻击位置处,而且不被美国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