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的以色列空军F-16

IAF F-16 In Action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谢绝转载。

引言

完成于2009年9月至10月间的以色列空军王牌系列三篇(幻影王牌鬼怪II王牌F-15王牌),内容主体为Osprey系列的书籍,辅以Isradecal Publication和AirDoc等出版社的书籍,对内容中的详细资料和数据进行修正和扩充。一直以来以色列空军F-16服役期所涵括的范围而导致的保密使其具体的服役历程众说纷纭。译者长时间期待某个出版社能够出版一本以色列空军F-16系列发展史相关的书籍以填补这一方面信息的空白。但直至2013年5月,也未能等到一本类似的书籍出现。于是在之前的4篇以色列空军系列的文章完成了近4年后,译者开始以手头上收集到Isradecal Publication出版社发行的一系列以色列空军F-16的书籍为主体,将其中于2009年至2013年之间以色列空军发布的最新资料综合起来,辅以Osprey出版社的相关书籍、www.F-16.net网站和以色列空军官方网站上的资料,模仿Osprey社的文章段落划分将其综合起来。尽管以5本书为主体凑成了这篇拙文(仅正文,不含图片和解说),但由于资料有限(尤其是关于253“内格夫”中队在1981至1987年之间的F-16A/B装备及使用情况,译者更是苦苦寻找),很多细节在原书中并没有如愿地给出,在此也留下不少遗憾,若有错误之处望指出。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拉南.魏斯(Ra’anan Weiss):现43岁,曾在以色列空军担当地勤职务,后于以色列空军博物馆工作10年,现在经营着IsraDecal/IsraCast这一静态塑料比模型补品品牌,同时在以色列空军的广报部门兼职,因此可以接触到很多以色列空军内部刚解密的资料。现役以色列空军战机垂尾上的图案大多都由他设计(主要是F-16)。1997年开始制作并出售静态塑料比例模型周边的水贴和树脂改造件,(译者注:水贴稍微有些厚和模糊但附着力很好,树脂改造件尺寸精确、但要花大量时间填补少数气泡孔并修正分模线),1999年发售第一本以色列空军战机写真集,现有关于以色列空军解密后的第一手资料均由IsraDecal出版社的书籍公布,其内容准确而详尽,对于历史学术爱好者和热爱考证的静态塑料比例模型制作者来说是绝好的参考材料。(摘抄自大日本绘画株式会社《Scale Aviation(スケールアビエーション)》航空静态塑料比例模型双月刊2012年5月号以色列空军专辑第24页)。

在译者编译此篇拙作以前和期间,曾经出现一些图片被盗用、文章段落被篡改后以它人的名义发表在其它论坛和书刊杂志上的事情。译者决定以后的相关文章仅发表在PK站内,一是方便及时地修改错误,二是可以有个固定的阅读平台来供英语苦手的历史学术爱好者以及喜欢考证的静态塑料比例模型制作者查阅资料(关于以色列空军F-16各个不同型号不同批次的改造将会在文章的最后的细节图片部分给出,因为译者是专攻1/48比例的,所以里面对应的改造套件也仅给出1/48比例的相应参考,喜欢其它比例的制作者们请见谅),也请键盘政治局常委、网络社会学家和热爱脑补的军迷远离这片现实的净土。愿读者们在阅读译者拙作的同时能够辨别真伪,同样不希望看到译者文章被盗用于商业与其它用途的事情再次发生。

双垂尾骑士(ACE18)

2013年11月于江西南昌

本文主要参考的5本书籍

本文主要参考书籍 本文主要参考书籍

目录/Catalog

如果F-16的抵达改变了飞行员驾驶飞机的方式,那么F-16的交付同样也改变了维护上的方法,图为以色列的技术人员正在研究雀鹰105。

以色列的技术人员正在研究雀鹰105

第一章 和平大理石 I

随着1978年8月16日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和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Anwer Sadat)签署和平协议并归还西奈半岛,标志着以色列南线的战事宣告结束。作为将埃及拉入美国领导下阵营的补偿,美国卡特政府为向以色列出售F-15打开了绿灯。在YF-16和YF-17的竞争中胜出的F-16也必然成为模仿美国空军的以色列空军作为其F-15的高低搭配机种的选择。

1979年的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打乱了美国原先在中东的一些安排,之前伊朗帝国空军(IIAF)订购的75架F-16A/B现在被晾在美国,结果被转交给了以色列空军,这样使得以色列空军相比之前获得F-16的计划提前了一年半。

在1962年至1976年间,117“第一喷气”中队一直都是以色列空军的一线作战中队,尽管F-15在1976年12月就加入了以色列空军的作战序列,但117中队还在使用自1962年开始服役的老旧的幻影III天火(希伯来文:שחק,发音:shahak),如此长的使用时间是在全以色列空军中也是排名第一的,因此也就注定了117中队是第一支换装F-16的中队。

117“第一喷气”(希伯来文:הסילון הראשונה,英文:The First Jet)中队队徽,此中队目前使用F-16C blk30 闪电,隶属拉马特.戴维(Ramat David,希伯来文:רמת דוד)基地第1联队。

117“第一喷气

110“北方骑士”中队本身是一支传统的攻击机中队,在1953年装备了德.哈维兰的蚊子战斗攻击机、在1957年换装S.O.4050秃鹰并在1971年换装A-4天鹰。在1979年考虑为中队进行换装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F-16,另一个则是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AI)自己设计并生产的幼狮(希伯来文:כפיר,发音:kfir),两者都是多用途战斗机,但是幼狮主要用于对地攻击而F-16的主要职责是空战。

就在这支自1953年成立于拉马特.戴维基地的攻击机中队于意料中将要接收幼狮时,看起来在这里部署2支F-16中队比较合以色列空军高层的意。为了继承110中队之前的产业,以色列空军采取了混合搭配的策略,117中队的F-16注重于空战,而110中队的F-16注重于对地攻击,这样的政策将一直在拉马特.戴维基地延续下去。

110“北方骑士”中队队徽(希伯来文:הצפון אבירי,英文:The Knight of The North),隶属拉马特.戴维基地第1联队,目前此中队使用F-16C blk30 闪电已经转给115中队,准备在2024年换装F-35A。

110“北方骑士”中队队徽

纳胡米.阿米尔在美国的F-16模拟训练器上学习新的线传飞控系统。

纳胡米.阿米尔

1979年10月21日,117中队的幻影III天火退役,同时前69“重锤”中队的F-4E鬼怪II飞行员拉兹.泽夫(Raz Ze’ev)开始成为117中队的新任中队长。而新换装后的110中队长为前107“橙尾骑士”中队的F-4E飞行员纳胡米.阿米尔(Nachumi Amir),高级副中队长是101“第一战斗者”中队的幼狮飞行员埃胡德.本.阿米泰(Ehud Ben-Amitay)。

在1979年11月至1980年10月间,以色列空军的技术人员和飞行员被派往美国去接受熟悉F-16的课程,飞行员们分成三批各四人前往内华达州希尔基地的388TFW联队34TFS中队接受飞行训练。第一批飞行员在1980年2月前往美国,他们分别是:以色列.沙菲尔(Israel(Relik) Shafir)、哈盖.卡兹(Hagai Katz)、拉兹.泽夫和杜比.约非(Dubi Yoffe);第二批飞行员在1980年4月前往美国,他们是:杜比.奥弗(Dubi Ofer)、埃胡德.本.阿米泰、伊兰.拉蒙(Ilan Ramon)和阿莫斯.雅德林(Amos Yadlin);第三批飞行员在1980年6月前往美国,他们是:纳胡米.阿米尔、拉尼.法尔克(Rani Falk)、施洛摩.萨斯(Shlomo Sas)和阿尔农.沙拉比(Arnon Sharabi)。

第一批前往美国接受F-16换装训练的以色列空军飞行员,从左至右分别是:以色列.沙菲尔、哈盖.卡兹、拉兹.泽夫和杜比.约非。

第一批前往美国接受F-16换装训练的以色列空军飞行员

第二批前往美国接受F-16换装训练的以色列空军飞行员,从左至右分别是:杜比.奥弗、埃胡德.本.阿米泰、伊兰.拉蒙和阿莫斯.雅德林。

第二批前往美国接受F-16换装训练的以色列空军飞行员

完成了换装训练后所有12名飞行员的合影,后排从左至右分别是:杜比.奥弗、以色列.沙菲尔、阿莫斯.雅德林、施洛摩.萨斯(Shlomo Sas)、哈盖.卡兹、伊兰.拉蒙、拉尼.法尔克、阿尔农.沙拉比(Arnon Sharabi);前排从左至右分别是:埃胡德.本.阿米泰、杜比.约非(Dubi Yoffe)、拉兹.泽夫和纳胡米.阿米尔。

完成了换装训练后所有12名飞行员的合影

1980年12月24日,以色列空军第一批F-16飞行员在拉马特.戴维基地合影,后排从左至右分别是:萨沙.莱文(Sasha Levin)、阿莫斯.雅德林、阿莫斯.莫哈尔(Amos Mohar)、奥弗.撒弗拉(Ofer Safra)、莫迪.拉德尔(Moti Rader)、吉登.德罗尔(Gidon Dor)、埃利泽.施克迪(Eliezer Shkedy)、拉菲.贝尔科维奇(Rafi Berkovich)、兹维卡.维尔雷德(Zvika Vered)、伊塞.斯派克特(Ishai Spector);前排从左至右分别是:杜比.奥弗、埃胡德.本.阿米泰、以色列.沙菲尔、施洛摩.萨斯、拉兹.泽夫、杜比.约非、阿米尔.纳胡米、阿尔农.沙拉比、伊兰.拉蒙、哈盖.卡兹、拉尼.法尔克。

以色列空军第一批F-16飞行员在拉马特.戴维基地合影

在388TFW联队34TFS中队酒吧里的以色列飞行员,从左至右分别是:阿莫斯.雅德林、杜比.奥弗、伊兰.拉蒙和拉尼.法尔克(Rani Falk)。

在388TFW联队34TFS中队酒吧里的以色列飞行员

停放在犹他州希尔基地上的F-16B 78-0355(雀鹰001)。

F-16B 78-0355(雀鹰001)

犹他州希尔基地388TFW联队16TFS中队的F-16A/B,以色列空军的飞行员们就是在这支联队里完成训练的。

犹他州希尔基地388TFW联队16TFS中队的F-16A/B

1980年7月2日,第一批4架F-16在美国飞行员的驾驶下进行了长达6000英里历时11小时从新汉普郡(New Hampshire)到拉马特.戴维基地的飞行,其中2架F-16A的编号分别是105(78-0310)和107(78-0311),另两架F-16B的编号分别是008(78-0359)和015(78-0361)。新服役的F-16A/B在以色列空军中的名字是雀鹰(希伯来文:נץ,发音:Netz),此批交付被命名为“和平大理石I”,这4架飞机在拉马特.戴维基地被用来训练自己的F-16飞行员。接下来的第二批和第三批飞机分别在1980年8月10日和10月10日抵达。

1980年10月12日至11月21日,9名117中队的幻影III飞行员具备了驾驶F-16的能力,其中包括兹维卡.维尔雷德(Zvika Vered)和未来的以色列空军司令埃利泽.施克迪(Eliezer Shkedi)。1980年9月28日,110中队重组,1981年1月27日具备作战能力,但是在1月20日的一次飞行训练事故中埃胡德.本.阿米泰驾驶F-16雀鹰222和69中队的F-4E大锤222在空中相撞而身亡。

F-16A 78-0310(雀鹰105)在前往以色列的途中接受美国空军KC-135的加油。

F-16A 78-0310(雀鹰105)在前往以色列的途中接受美国空军KC-135的加油

1980年7月2日,首批抵达的F-16A 78-0310(雀鹰105)和78-0311 (雀鹰107)与F-16B 78-0359 (雀鹰008)和78-0361(雀鹰015)伴随着一架69中队的F-4E从拉马特戴维基地上空飞过。

首批抵达的F-16和F-4E从拉马特戴维基地上空飞过

“和平大理石I”的机体在1980至1981年间完成交付,其中包括18架F-16A blk5(编号从78-0308至78-0325)、8架F-16B blk5(编号从78-0355至78-0362)、29架F-16A blk10(编号从78-0326至78-0354)、11架F-16A blk10C(编号从80-0649至80-0659)以及9架F-16A blk10D(编号从80-0660至80-0668),总计75架。

“和平大理石I”中的F-16A blk5将被赋予1XX的编号,F-16A blk10将被赋予2XX的编号,而F-16B blk5将被赋予0XX的编号(在020之前)。

1980年7月2日,欢迎仪式结束后,民众在拉马特戴维.基地上参观新到来的F-16。

民众参观新到来的F-16

第一批4架F-16抵达以色列后6天,117中队长拉兹.泽夫在座舱里准备驾驶雀鹰105进行第一次飞行。

拉兹.泽夫在座舱里准备驾驶雀鹰105进行第一次飞行

1980年7月8日,拉兹.泽夫驾驶雀鹰105完成首飞后享用啤酒庆祝。

泽夫驾驶雀鹰105完成首飞后享用啤酒庆祝。

1980年9月28日,110中队从117中队借来了雀鹰100、109、111和114以后开始正式运作,中间站立者为中队长纳胡米.阿米尔。

110中队从117中队借来了雀鹰以后开始正式运作

1980年10月20日,埃胡德.本.阿米泰和阿尔农.沙拉比驾驶借来的雀鹰109和111完成了110中队的首飞,图中阿米泰(左一)正在倒啤酒庆祝,右一是阿米尔。

首批抵达的F-16和F-4E从拉马特戴维基地上空飞过

1980年10月20日,110中队完成了中队里F-16的首飞后,阿尔农.沙拉比(后排右数第六位)、埃胡德.本.阿米泰(后排右数第八位)、纳胡米.阿米尔(前排右数第二位)和地勤人员合影。

110中队完成了中队里F-16的首飞后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