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的以色列空军攻击直升机

IAF Attack Helicopter in Action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编译作品,经过双垂尾骑士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我参与了校对和修订,并添加了自己的一些资料。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转载本文请征得原作者同意。

本文主要参考的两本书籍

目录/Catalog

第一章 以色列早期的直升机

直升机是全球空军在空中战斗中最新引入的资产之一,但是它的技术可以追溯到航空技术萌芽的阶段,可是正式使用还得等到上个世纪50年代。在大量被当做运输、救援和突击通途后,直升机开始长出锋利的牙齿,装备了航炮、机枪、火箭弹和导弹并且展现出了另一种攻击方式。

美国陆军是全世界在使用攻击直升机和将其整合入地面作战部队这两方面的佼佼者。贝尔的AH-1眼镜蛇是全世界第一种专用的武装攻击直升机,始于上世纪60年代美国陆军对于专用火力支援直升机的要求,能够和贝尔的UH-1休伊直升机并肩作战。它的动力系统和这种运兵/货运直升机一样,并且被命名为AH-1G眼镜蛇,美国陆军一共接收了1100架,并在越战中后期大量使用。眼镜蛇在70年代进化成发射反坦克制导导弹的武器平台,满足冷战期间反击攻击北约的苏联钢铁洪流的要求。

以色列空军博物馆中的UH-1D,via flickr by Moshi Anahory

以色列空军博物馆中的UH-1D

以色列空军在1958年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直升机中队——124“滚转的剑”中队,并在1963年具备了突击投送兵力的能力,当时主要使用的是西科斯基的S-58/H-34直升机。在1967年的6日战争中,以色列共有3支直升机中队35架直升机,在不停的于两线之间来回运送兵力期间也创造了历史。战争结束后,以色列空军又订购了数十架UH-1超级隼(希伯来语:סופר פלקון)和S-65海燕(希伯来语:יסעור,发音:Yasur,美军的军用编号是CH-53),新直升机的中队也组建了。这些S-58和UH-1安装了7.62mm FN机枪,用来在敌占区实施机降时压制地面火力,还有一些爆炸型物品,比如大型炸弹和地雷也偶尔会挂载在超级隼和海燕上作为特殊作战用途。除此以外,以色列国防军对真正的攻击直升机还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以色列空军争辩说这样的纯攻击和火力支援应该有固定翼飞机来完成,而不是直升机,但是以色列陆军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中的遭遇改变了这样的看法。

当面对操作出色的地空导弹和高射炮阵地时,以色列空军的固定翼飞机就无法为陆军的地面部队以及空军的前线救援直升机提供完全的近距离空中支援。此外,地空导弹的射程范围使得空战战术必然地转移至低空,这样使得支援飞机的攻击更难执行。1973年得到了另一个教训就是独立的运作,来寻找和摧毁移动中的目标,因为固定翼飞机在战场上的续航力和高速,这样的任务在当时很难完成。这些教训的主要结论就是以色列空军需要一种攻击直升机,而AH-1眼镜蛇的出现则成为了当时唯一现成的选择。

CH-53海燕,via Xnir.com

CH-53

第二章 AH-1毒蛇篇

1974年4月,4名以色列空军直升机飞行员前往美国开始进行AH-1G眼镜蛇的技术和操作换装训练。这支小队由尤瓦尔.埃弗拉特(Yuval Efrat)中校率领,他是114“夜间领导者”中队的中队长,因为他得力的指挥而获得了勇气勋章,而且他曾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具有驾驶达索超神秘和幻影IIIC的经验,其他的3名飞行员分别是试飞员奥弗.本.佩雷兹(Ofer Ben-Peretz)以及直升机飞行员雅各布.雷谢夫(Jacob Reshef)和乌里.本.多尔(Uri Ben Dor)。

在阿拉巴马州的茹克尔堡(Fort Ruker)和德州的胡德堡(Fort Hood)学习和驾驶了眼镜蛇后,这支队伍独自决定去测试西科斯基单独研发的S-67黑鹰攻击直升机。这支队伍在1974年7月回到以色列后向以色列空军指挥部报告了AH-1G眼镜蛇的能力,但总结说S-67更适合以色列空军的需求。当时的以色列空军司令本尼.佩雷德(Benny Peled)对这份报告很不满意,然而,他批准了西科斯基将S-67的原型机运到以色列来进行完整的测试。这架黑鹰被涂上了以色列空军的沙漠色(和海燕一样),计划于1974年9月中参加完法恩伯勒(Farnborough)的航展之后来以色列。可惜,S-67原型机9月1日低空从法恩伯勒飞过时坠毁,试飞机组斯图亚特.克莱格(Stuart Craig)和库尔特.卡农(Kurt Cannon)身亡,这使得西科斯基的S-67项目宣告终结,也给以色列空军关上了这扇大门,AH-1G再次变成了以色列空军唯一的选择。

西科斯基 S-67

西科斯基 S-67

1974年末,以色列和美国签署了一份合同,其中包括将6架美国陆军过剩的AH-1G眼镜蛇移交给以色列。所有这6架直升机都参加过越南的战斗,并在交付前于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Corpus Christi)进行了全面翻修。一起交付的还有全套武器设备,其中包括前部转塔里的7.62mm机枪和40mm榴弹发射器。短翼下挂载的M35六管20mm加特林航炮以及适合短翼挂载的2.75英寸火箭发射巢和7.62mm小型机枪吊舱。这份合同价值200多万美元,所有这6架直升机都被刷上了以色列空军的深褐色(FS 34087,郡士C304),抵达以色列后,重新被赋予以色列的编号109、115、118、124、126和130。新成立的中队队徽上画上了一个蛇头,一个翅膀和一条弹链。

1975年4月,负责飞行测试的测试中队在特尔.诺夫基地成立,这支中队负责单独测试眼镜蛇并且证明它是否适合成为以色列空军要求在夜间低空飞行的空中平台,同时能够独立搜索并摧毁移动的目标。

第一架交付的毒蛇正在进行展示飞行,左侧短翼下的转管加农炮系统清晰可见,上面以色列空运标志的大小和CH-53海燕(希伯来语:יסעור,发音:Yasur)、SA321大黄蜂(希伯来语:צרעה,发音:Tzir’a)、贝尔212苍鹭(希伯来语:אנפה,发音:Anafa)上的大小一样,这些直升机在AH-1毒蛇到来的时候就已经驻扎在特尔.诺夫基地了。

第一架交付的毒蛇正在进行展示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