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的RA-5C民团团员(2020修订版)

RA-5C Vigilante Units In Combat(2020 revision)

2020版前言

我们又更新啦,双垂尾骑士又修改了大量错误的东西,直接升级,我也顺带修改页面代码,大家手机阅读更方便。中文译名也从原来的《越战中的美国海军RA-5C》改为《战斗中的RA-5C民团团员》。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经过双垂尾骑士授权在本站刊登,谢绝转载。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Osprey出版社出版的Combat Aircraft 系列的第51本——《RA-5C Vigilante Units In Combat》,作者为Robert R 'Boom' Powell。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email protected],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本书封绘:1971年3月1日,巴瑞.伽斯托克(Barry Gastock)少校和艾米.康拉德(Emy Conard)驾驶RVAH-6中队的RA-5C 156624从小鹰号上起飞,在一次侦察任务期间拍摄到了一张相当罕见的照片。他们计划的飞行路线是交叉的,这样可以让机组拍摄下蓝江地区全方位的照片,而且该地区正好位于荣市的地空导弹射程范围内。向南边飞去。这架民团团员似乎要从兴义(Hung Nghia)上空返回河口,可是4分钟前,他们刚从同一地点上空向西飞去。这架飞机第一次经过的时候高射炮火还很零星,当康拉德在他的取景器上看见一道火光后,他还没收到导弹发射的警告。康拉德听到了“轰”的一声,然后就被一股力量向前方推去。这里距离海岸不远,而且机组们很快走了“湿脚”,接下来像平常一样降落到小鹰号上。

过了一会儿,在船上的情报中心里,一名照片解读员把6英寸的胶卷扯出来,从一个巨大的卷轴拉向另一边,然后放到带台灯的桌子上观察,突然间,他被惊呆了。这架北美民兵的垂直相机拍摄下的照片清楚地显示出一枚拖着火焰的SA-2地空导弹。机组们被叫来查看这枚近失弹,胶卷里没有看到地面,他们认为这枚导弹是伽斯托克和康拉德在调头返航是从机腹下方飞过的。知道了相机镜头的焦距长度和SA-2导弹的尺寸,照片解读员算出导弹距离机腹只有104英尺,没人晓得为什么这枚导弹没有爆炸。

本书封绘

前言----轰炸损伤评估(BDA)飞行

当100枚Mk82炸弹爆炸后的尘埃、灰土和弹片重新落回到地面之际,就是民团团员开始进行照相侦察的时候。飞行员把两台发动机的加力打开,把机鼻压下,以获取更快的速度。在后座,侦察攻击领航员(Reconnaissance Attack Navigator:简称RAN)检查着不断往下倒数的胶卷计数器,图像运动条正在跟踪,惯性导航读数正确,同时查看雷达全向告警器的显示器来观察是否被地空导弹雷达锁定或者有导弹发射。民团团员从目标上空掠过时,速度达到了650英里/小时,在这个弧线飞行轨迹的内侧,一架鬼怪II正打开全部加力,试图跟上它。

躲过轰炸的越南高射炮手尽可能快地重新装填他们的武器,然后当RA-5C飞临他们上空时开始射击,小炮管跟踪着快速飞行的飞机,而85mm高炮阵地组成弹幕,期待民团团员能从上方飞过。

飞行员向左躲闪以防止被高射炮手瞄准,躲开爆炸的弹片,然后向其中一座被炸过的地空导弹阵地飞去。天上到处都是曳光弹。雷达全向告警器上的灯光不停地闪烁,被雷达锁定的警告声在飞行员的耳机里不停地回响。当飞机侧转并拉起时,侦察攻击领航员继续紧盯着侦察和导航系统。旁边鬼怪II的雷达拦截官如果发现了地面炮火则会发出警告。

经过了一段漫长、无法呼吸的时间后,这两架飞机离开目标空域,侦察攻击领航员拉动游标手柄,按下一个按键并告诉他的飞行员"跟着航向走"。在飞行员的仪表板上,一根针指向东南方,上面的数字显示出与航母之间的距离。他们还要飞40英里才能抵达东京湾的安全空域,加力一直开到飞过海岸线后才关掉,并且向航母报告"湿脚"。

另一种让北美民兵登上航母的办法----一架A3J被放在降下来的升降机上,主翼和垂尾都折叠起来,以适应机库入口的大小。

另一种让民团团员登上航母的办法

以上就是越战期间舰载重型攻击侦察中队的一次典型的轰炸损伤评估任务。

RA-5C的任务主要是轰炸损伤评估或公路侦察。民团团员上的侦察系统在当时比任何一种飞机上的都要复杂。而且它的损失率比越战中的任何一种飞机都要高。

民团团员机组经常嘲讽战斗机和攻击机飞行员:

"我们得安全地完成自己的任务再回来,一旦扔下的炸弹命中目标,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此外,是我们的照片胶卷证明了目标被摧毁,你们才不用再回去,我们的相机不会撒谎。"

"没有武器也不胆怯"是北美民兵机组们玩世不恭的座右铭,他们当时在全世界防御最严密的地区上空飞行。

罗伯特.鲍威尔(Robert R 'Booin' Powell)

弗吉尼亚滩,弗吉尼亚州

2004年7月

第一章 族谱

北美航空(NAA)的RA-5C民团团员起源于美国海军的重型攻击机计划。早期的原子弹重达数千磅,需要一架大型飞机才能投放。这对陆基的美国空军来说并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的基地都有长长的水泥跑道,但从船上丢出一枚原子弹完全是另一回事。

最初,海军试着让一架P2V海王星挂载核弹借助火箭助推从航母上起飞。虽然海王星的航程很大,但它是一款速度很慢、活塞动力的飞机,体积太大,无法在航母上降落。而且,两架海王星都在甲板上的话其它的飞机就没法使用了。尽管进行了尝试,可最终还是被取消。

接下来,北美研发了AJ野蛮人轰炸机来满足舰载机能够搭载核弹的要求,并可以从航母上起降。野蛮人是世界上第一种重型多发舰载轰炸机。但它的动力系统是2台活塞发动机,即便是换成了喷气发动机后速度依旧很慢,最后,野蛮人成为了一款空中加油机来满足新的舰载加油机的需要,之后又继续服役了几年。

北美的AJ野蛮人轰炸机安装有2台R2800-44W活塞发动机和一台J33-A-1涡喷发动机,野蛮人在海军服役期间正巧经历了涂装从全蓝到灰白双色的转变。

北美的AJ野蛮人轰炸机

接下来是道格拉斯的A3D空中武士轰炸机,很快就以"鲸鱼"的绰号而闻名,这种飞机适合投放大量炸弹,常规的或者核弹都行----在早期,飞机向上爬升时偶尔会把发动机吊舱拉掉,结果导致炸弹的着弹点过近,而且引发意料之外的滚转。空中武士的速度很快,是海军飞得最快的不带加力的飞机----但它是亚音速的,当时的要求是超音速,然后北美航空就研发了2倍音速的民团团员。

海军取消了飞机的航空核弹投放任务后,A-5也受到了影响,A-3转变为专业的空中加油和电子战平台,这使得它的服役时间比作为轰炸机后继机的A-5还要长。鲸鱼还是民团团员在航母上最大舰载机的有力竞争者。如果规则定为最大体积和最快的,那么民团团员赢了,如果是最大重量(空重都差不多)和翼展,那么空中武士赢了(北美民兵稍长一点),但不论是着舰速度还是最高速度,A-5都更快。

道格拉斯的A3D空中武士是民团团员在舰载重型攻击机中队里的前任,黑白相间的格纹涂装让VAH-11中队获得了"棋盘"的昵称,照片中的2架飞机上都可以看出中队之前的旧队徽。

道格拉斯的A3D空中武士

作为一款高空、高速飞行的战略核轰炸机,A-5采用的新技术比历史上任何一种飞机都要多,其中包括:

•轮廓和面积可调节的发动机进气道,以便于飞机高速飞行;

•轻重量、高强度的机翼蒙皮在生产时以一整张电解铝皮打造出来;

•涵道发动机在机体表面上吹气,以改善爬升和低速下的控制能力;

•机体的主要骨架和部位由钛合金打造;

•首次使用横向倾斜几何原理来制造可调节进气道;

•前机身安装了一个可以完全收放的空中加油管;

•首次采用线传飞行操控系统;

•一片式丙烯酸树脂制成的挡风玻璃,能够适应2马赫的飞行速度;

•在发动机舱镀金以散发热量;

•第一台具备地形跟踪能力的单脉冲雷达;

•第一台真正可以使用的抬头显示器(HUD);

•第一台带惯性自动导航能力的武器导航系统,并与雷达以及电视(ASB-12)相连接;

•为计算武器和导航而研制的第一台航空数字计算机;

•完全综合化的自动驾驶和航空数据系统。

北美放出的这张照片展示了A-5在遭遇到核弹投放系统的问题后使用常规武器的多用途能力,这架特殊的飞机可能是A-5B,周围是一系列接受过测试的武器,期间,民团团员被证实是一个有效稳定的武器平台,A-5不会随随便便就打出一枚火箭弹或者扔下一枚炸弹。

A-5的武器

北美民兵也没有常规的飞行控制装置,没有副翼、和尾舵。平尾被用于控制飞机的滚转并作为减速板使用,它的表面是实心板。这两者一起联动来控制俯仰并通过两边的差动来控制飞机的滚转。垂尾也一体化的,没有尾舵,这些都给RA-5C带来了操纵上的怪癖。

和其它飞机一样,北美民兵也有飞行论证(同步)系统。当你跟在另一架民团团员身后滑行时,你会看见垂尾根据飞行员踩下的脚蹬而做出相应的回应,这本来是让前起落架转向的,但飞行论证(同步)系统令人惊讶的输入让垂尾跟着一起摆动,就像牵着一条狗一样!

着舰信号官在航母上指挥民团团员时可以看到平尾任何一个微小的摆动,因为它太大了,一架RA-5C无差错的飞过时鼻子是笔直的,平尾会根据飞行员操纵杆的响应在不停的飘荡和摆动。

飞行的时候,在座舱里,这一切都不是很明显,但使用平尾来滚转肯定是明显的。它不像大多数飞机一样以飞机员下方的轴线为中心来滚转,感觉像是一只大翅膀在漂,将操纵杆卡在一边,而且滚转开始后,有一侧看起来像是要掉下去。

A3J的首飞日期(这是A-5飞机起初的编号)是1958年8月,那时的研发还没有结束,民团团员就打破了几项速度和高度的世界纪录。其中一次类似的飞行于1959年12月展开,一架A3J挂载1000千克(2400磅)的外挂武器后在一次冲刺飞行中爬到了91451英尺的高度。

1960年初的改进(尤其是增加载油量)后出现了A3J-2/A-5B,在两件复杂的合并事件发生前只有2架A-5B交付给了海军。首先北美航空被罗克韦尔兼并,公司的新名字是北美-罗克韦尔。第二,国防部将空军和海军的编号统一,A3J变成了A-5。

1961年6月,第一架民团团员交付给佛罗里达州桑福德(Sanford)海军航空站的VAH-3重型攻击机中队,来训练地勤和机组。"重(zhòng)三"原本是A3D的作战训练单位(OTU),因此换装也是理应的----所有的A-3攻击机训练很快就转交给华盛顿州惠德贝(Whidbey)岛上的VAH-123中队,A-5后座是轰炸领航员的位置,在1962年前都是应征入伍的人(非军官),后来海军决定不再招收更多士官的后座,而大多数前军官和士官不断得到委任(晋升为军官)。

VAH-3中队的2架A-3J涂上了华丽的橙色涂装,这些飞机被用于海军武器场的试验,这张被公开的当地选美照片拍摄于1962年的佛罗里达州桑福德。

VAH-3中队的2架A-3J和选美小姐

A3J起初只有2个翼下挂点,但是当A3J-2/A-5B加强了主翼后挂点变成了4个,能够挂载更多的武器和副油箱。在前线,这些挂点通常都用来挂载5磅教练弹布撒器,或者是为照相而挂载照明弹投放器。照片中巨大的400加仑副油箱给予飞机更远的航程,即便如此也只是偶尔因为作战需要而挂载,因为副油箱的阻力和重量都很大,这些增加的油料不到本身航程的四分之一,剩下的都在挂载油箱本身时被烧掉,这样的挂载方式从未在作战中使用过。

A3J-2/A-5B

当A3J-1在俄亥俄州哥伦布不断交付的同时,又有2支中队从A3D换装过来----VAH-1"抽烟的老虎"和VAH-7"和平缔造者"中队。

后者成为了第一支上舰的A3J中队,1962年8月,第一架飞机降落在企业号上。1962年10月,当古巴导弹危机爆发时,这艘航母在缩短了在地中海的部署时间。VAH-7中队离开航母回到桑福德,但该中队没有执行过一次和古巴相关的任务。最终,到了1963年2月,企业号又恢复了在地中海的部署并持续了7个月。1963年8月,VAH-1中队的12架A-5A跟随独立号航母出海。

1964年2月,VAH-7中队再次跟随企业号进行部署,到地中海呆了5个月之后与长滩号核动力巡洋舰以及班布里奇(USS Bainbridge DLGN-25)号核动力驱逐舰展开了代号海轨的环球航行之旅并于1964年10月结束。

穿着了全套适合高空飞行的抗荷服,3支VAH-7中队的A3J机组在崭新的核动力航母企业号甲板上向他们的飞机走去。这样的着装并不常见,因为穿了高空抗荷服后行走不便,而且坐在座舱里也不舒适,但是座舱于50000英尺高度的失压后能保住飞行员的性命。

VAH-7中队的A3J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