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71黑鸟行动-远东篇(2020修订版)

Lockheed SR-71 Operations In The Far East(2020 revision)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谢绝转载。

2020版前言

我们又升级啦,双垂尾骑士这两年又修改了大量错误的东西,所以直接升级,我也顺带修改页面代码,大家手机阅读更方便。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本书封绘:1968年3月21日,星期四,无线电呼号为"Beaver 50"的SR-71A 64-17976(生产编号2027)正在越南军事分界区附近朝海上飞去。976号机被部署于日本的冲绳岛上,11天前,杰瑞.奥马利少校和爱德华.佩恩少校驾驶此机开始了高级皇冠项目的首次任务。他们在78000英尺高度(23774米)处以3.17马赫速度从284°方向穿过海防进入北越。仅12分钟后,他们就从河内上空经过----当时地球上方位最严密的城市,这架飞机在天上毫无阻拦地飞行,传感器记录下了数十种高价值的目标,之后从奠边府方向离开敌人领空。

在泰国上空减速下降,机组和几架KC-135Q加油机汇合,并从2架飞机那里汲取了8万磅的JP-7燃油。奥马利的SR-71很快达到了最佳高度和速度并掉头返回北越,之后再算出回到"本垒板"----冲绳嘉手纳基地的路线。

就是在任务的这个阶段,佩恩少校成功启用了这架飞机上麻烦不断的高分辨率地形雷达----使得美国空军的情报解读员可以确定地面上为了支援北越军进攻陆战队溪山基地而被伪装起来的大量后勤补给。接下来,B-52于4月7日发起了轰炸行动,抹掉了北越的这个地点,使得溪山得以解围。

作为对这次英雄般及历史性任务的成功与嘉奖,奥马利和佩恩少校均被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

本书封绘

第一章 牛车和辅助信息板

刚完成了一个90°的左转就开始了下一个情报收集工作,飞行员被全身加压的抗荷服包裹住,他要忙于记录时间、高度、速度和喷油温度(EGT)等膝板上的细节。突然感受到了一个沉闷的响声之后,这架飞机猛地向前冲,而橙色的尾焰则点亮了座舱和天空。

这是1960年5月1日,中央情报局(CIA)编号为360的洛克希德U-2C,由弗兰西斯.鲍尔斯(Francis G Powers)驾驶,在深入苏联境内的飞行中刚被一枚SA-2地空导弹击中。美国最成功的以及冷战中至那时为止政治敏感度最高的情报搜集平台将被苏联总体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向全世界公布。

亚音速的U-2在苏联不断发展的地空导弹技术面前越来越脆弱,在这架U-2被击落几年前中情局早就已经意识到了,并开始研究取代这种飞机的方案。在代号"彩虹"的项目里,中情局下属的波士顿科学工程研究所(SEI)总结道,当面对这样的威胁时,平台的生存能力可以通过减少雷达的反射面积(RCS)而得到增强。它同样还拥有雷达吸波材料(RAM),这样还可以减少飞机的雷达反射面积。将这些技术用于一架以超音速在高空飞行的飞机开可以使其得到更多的保护,免于被拦截。

最初在保密隐名的水酮(Aquatone)里所描述道,U-2侦察机安装有宏康B型照相机,能够为中情局提供关于敏感的苏联军事设施和硬件的高清晰度照片。

U-2侦察机

1957年8月,"彩虹"项目的研究被提交给中情局负责规划和协调的特别助理理查德.比塞尔(Richard M Bissell),而且很快没多久,它们就出现在了中情局一般任务需求中,特别设计来生产一种U-2的后继机。这个项目被给予了一个秘密的代号"兴趣",约翰.帕兰戈斯基(John Parangosky)被中情局提名为这个项目的主管。

就是在帕兰戈斯基(Parangosky)的办公室里,洛克希德的高级发展项目(ADP)负责人克拉伦斯.约翰逊(Clarence L 'Kelly' Johnson)和通用动力康维尔分部的罗伯特.惠德莫(Robert Whidmer)被告知科学工程研究所的结果。然而,由于安全方面的约束,两人都被要求在没有和政府签署合同的情况下上交一份设计,他们只是基于资金将在"合适的时候"被调拨的条件基础上才同意了。接下来的18个月里,他们对配置进行了开发和完善,所有的这些开支都不由中情局支出。

在比塞尔看来"兴致"既是高技术也是高风险的竞争项目,此外,这次竞争的胜利者没有任何保证,因此,该项目需要政府来承担花销,而且这必将意味着为了保证必要的款项而不得不向高级政府官员汇报。

很快,在1957年11月19日,比塞尔把项目报告给副国防部长唐纳德.夸雷斯(Donald A Quarles),他认为这也应该向总统顾问委员会负责国际情报活动的部门报告。此外,比塞尔成立了一个评估委员会,主席是宝利来(Polaroid corporation)公司的埃德温.兰德(Edwin Land),里面有来自各个领域的知名专家。

1958年11月25日,兰德的委员会对两家公司设计团队提交的方案进行了预览,并且决定给每家公司一年的时间来优化他们的设计,同时保证飞机的定型。这样的决定被提交给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它和基利安委员会一起浏览了两个"兴致"项目和其它设计的选择。在这次会议的最后,总统同意从中情局的应急储备资金里调拨款项来用于开发这种三倍音速的侦察平台。

同样由美国空军成功使用,在1960年5月1日弗朗西斯.鲍尔斯被击落之前,洛克希德和中情局就已经清楚U-2侦察机在苏联SA-2地空导弹面前的脆弱性。

U-2 66701

在加州伯班克的洛克希德高级发展项目的设施里(被称之为"臭鼬工厂"),约翰逊和项目负责人迪克.博梅(Dick Boehme)开始了超负荷工作,并且研究了从A-3到A-12等不下10种设计方案。在洛克希德公司里,高空飞行的U-2被称之为"凯利的天使",而显著提高性能的设计方案则被称之为"大天使(Archangel)"----这里的A指代的是每一种设计(2020年5月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以它为自己的儿子命名)。

1959年8月20日,洛克希德和通用动力的最终设计被提交给国防部美国空军和中情局的联合部门。尽管这两种设计的外观明显不同,但他们的3.2马赫速度表现非常相似。9天后,洛克希德收到官方的通知,说A-12设计击败了通用动力的翠鸟竞争项目。9月3日,他们签署了一项价值450万美元的提前可行性合同,这个项目当时被给予了一个高度保密的"牛车"代号。

设计小组面临着大量挑战,当时最好的前线战斗机是百系列的F-101巫毒。被命名为A-12后,洛克希德签署合同,生产一种能够一直以2倍的音速以及麦道截击机2倍升限飞行的飞机。凯利.约翰逊后来评论到,这种飞机得从头开始研制。

洛克希德发现当飞机于80000英尺高度飞行时,外界的环境温度至少在零下56°C,大气压力每平方英尺只有0.4磅。然而,当打开加力以每2秒钟1英里的速度巡航时,飞机表面的温度会增加至245至565°C。因此,让飞机在这样炎热的环境里保持飞行意味着要大量地使用先进的钛合金,它占据了A-12整个骨架85%的重量----剩下的15%是复合材料。

高度机密的牛车项目决定了它的天才设计师凯利.约翰逊只能站在这架三倍音速的YF-12A战斗机前拍摄这张官方公布的照片,这架特殊的飞机(60-6936号机)是最后一架完成组装的战斗机原型机。

为了驱动这架酷毙了的飞机,普拉特.惠特尼研发了JT11D-20发动机,它在美军中的型号是J58。这台发动机的原始设计是JT9----单转子高压缩比的涡轮喷气发动机,加力推力26000磅,是海军一个失败的项目。通过由普.惠公司罗伯特.阿伯纳西(Robert Abernathy)为解决高压进气温度而设计的一款独特的渗气旁路系统,J58发动机在海平面稳定的情况下可以产生最大34000磅的推力。

但是发动机就像它卓越的性能一样,也只是整个动力产生装置的一部分。A-12同样还装有一款独特的、高度有效的进气控制(AIC)系统,它通过3个组件来补充推力----非对称混合压缩可变几何进气口、J58发动机和收合/张开的尾喷口。这个进气控制系统因此可以在飞机的整个飞行包线里调节大量不同的内部气流,使得两台发动机在保持正确的速度和压力的情况下总是能够吸入空气。

J-58, via http://en.wikipedia.org/

J-58

1962年2月27日,第一架A-12(生产编号121,美国空军编号60-6294)被2辆特殊的拖车拉到内华达沙漠51区里指定的测试基地。洛克希德使用一个三位数的号码,指代它的生产编号,以此来区分各自不同的机体,这同样也被中情局用来作为参考。美国空军的编号基于订购的财年,和生产编号没有任何关系,而且"牛车"并不是美国空军本身的项目,本文中A-12将使用生产编号作为参照。

到了4月24日,发动机测试以及低速和高速滑行测试都取得了圆满的成功。2天后,洛克希德公司的首席试飞员路.沙尔克(Lou Schalk)驾驶A-12第一次飞上了蓝天。然而,由于发动机开发遭遇了重大难题,直到1963年1月15日,A-12才首次使用2台完整的J58发动机完成了首飞----之前的试飞都是使用推力小得多的J75发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