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A-4天鹰

US Navy & Marine Crops A-4 Skyhawk Units of the Vietnam War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翻译自Osprey出版社的Combat Aircraft系列第69本:《US Navy & Marine Crops A-4 Skyhawk Units of the Vietnam War》。经过译者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转载本文请征得原作者同意。

本书封绘:1972年5月23日,VA-55中队的丹尼斯.萨普上尉和他的僚机肯.布雷(Ken Bray)上尉从汉考克号上起飞前往海防东北执行铁掌任务,以保护一支阿尔法攻击机群。萨普的编队有两个任务:摧毁目标附近的地空导弹阵地并且用致命的集束炸弹轰炸海防和目标区周围的地空导弹阵地。萨普驾驶的A-4F 154996上挂载了2枚百舌鸟反辐射导弹和4枚Mk20石眼集束炸弹,此时距离A-4F安装目标识别捕捉系统没多久,这可以使得飞行员在座舱里就可以捕捉到敌人地空导弹或者高炮的雷达信号,而且可以通过观察瞄准具的跟踪过程来判断何时投弹。铁掌A-4通常都在一个已知目标上空或者几个已知目标中间徘徊,他们在10000英尺高度发射百舌鸟,再冲下去投弹,这样比A-6和A-7远远地发射百舌鸟带来的伤害大得多。

萨普和他的编队跟在大机群中间继续向前飞,而且很快,在海防附近的一处目标发射了2枚地空导弹,他和僚机立刻做出规避机动,躲开了来袭的导弹。萨普之后继续向指定的区域方向飞去,尽管导弹阵地伪装的很好,但还是被萨普发现了,他冒着37mm高炮的炮火扔下了2枚集束炸弹。这次他将阵地中央的5辆雷达车炸毁,而布雷则摧毁了3枚还在发射架上的导弹。他们离开后剩下的尽是爆炸和火焰。萨普在20英里外拍摄了一张照片,展现出烟柱都升到了20000英尺的高空,后来证明这里是一处山区的地空导弹屯放点。接下来他们继续用剩下的弹药去打击海防周围的目标,这次任务结束后萨普被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

本书封绘

前言

很少的一部分海军航空人员以及一群爱好者在过去的50年里对天鹰感到陌生,这种产品是美国最重要的飞机设计师爱德华.海涅曼(Edward Heinemann 1908-1991)的作品之一,A-4毫无疑问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海军舰载攻击力量的中坚,而且陆战队也将其大量适用于近距离空中支援至70年代,尤其是在这场东南亚战争的前5年里。

然而,A-4没有像更加有魅力的F-4鬼怪II那样广泛的任务范围。当后者在天上与北越的米格-17缠斗时,A-4和它的飞行员在无数地勤人员的支持下,将自己投入到中南半岛上防卫严密的目标上空作战,通常在飞机和人员方面都遭受巨大的损失。在高射炮和地空导弹阵地密布的丛林上空飞行需要很大勇气和技术,而且在部署期间反复如此的这样做也是他们的责任,这样的部署通常持续6个月或者更长时间,奉献精神和品格的深度定制只能让人感到惊讶。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关于A-4的书籍出版,但通常都是用来描述A-4的整个服役生涯,我将集中在这种飞机作战最紧张的一段时期里,这就符合了其成为渔鹰社高度成功的Combat Aircraft系列书籍的一本,此系列的书对这样历史的记载划出了新的标准。

“摩托车”、“修补的破烂玩具”、“热棒”----A-4所有的这些外号都指出飞行员和地勤对它倾注的感情的尊敬,我敢说A-4是二战之后最伟大的战机之一,在它服役之后50年,天鹰仍旧在世界上一些国家的空军中服役----确实,它在美国海军中的服役生涯最近才结束。我曾坐在TA-4J的后座飞过几个架次,我对它的敏捷性的简单性印象极为深刻,还有那狭窄的座舱。爱德华.海涅曼真的造出了一架最紧凑的舰载轰炸机,飞机是如此之小以至于根本不需要折叠翼。可是,他的“热棒”在服役生涯中参与了许多战斗,在泥泞、炎热的越南展开的血腥、沮丧的战争并非最不重要的。

彼得.梅尔斯基(Peter Mersky)

亚利桑德里亚(Alexandria),弗吉尼亚州

2007年1月

两架A-4准备起飞。

两架A-4准备起飞

第一章 战争的抬头

1964年的仲夏,美国海军不再是南中国海里的陌生人了,航母特混舰队已经在那里部署了好几年。从1961年初开始A-4天鹰就在这片空域上巡逻,VA-153和VA-155中队的A4D-2(后来的A-4B)随CVG-15大队(后来的CVW-15联队)驻扎在珊瑚海号航母上沿越南海岸巡逻,在共产主义巴特寮取得了一些军事胜利后准备应老挝政府的要求随时出击。

战斗的升温集中在老挝境内的冲突上,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电视新闻上发表了形形色色的会议,勾画出他政府的框架以及对美国人民的教育,和其它诸如老挝、隔壁的柬埔寨等一系列东南亚国家一样。同时,像VA-56、VA-113、VA-144这样的A-4中队开始护卫无武装的RF-8A和RA-3B侦察机进入这片有争议的地区上空。

此时A-4C已经开始进入海军服役,先是补充,然后再取代A-4B。A-4C首飞于1959年,经过了航电升级后使得飞机具备了有限的全天候作战能力。这种型号的天鹰占据了早期的大部分作战份额,并和后来的A-4E一起分担任务。但是,在E型的数量足够取代C型之前,这些早期型号的天鹰在1968年间也参与了一定数量的战斗。

A-4E是一种更显著的改进型,安装了一台推力更大、耗油量更少的发动机,这样让天鹰的航程增加了27%,E型在主翼下方还增加了2个挂架,加强了飞机的近距离空中支援能力,这是最受海军陆战队欢迎的。

1963年6月的西太平洋部署期间,VA-144中队的A-4C 149561降落在星座号的甲板上。

VA-144中队的A-4C 149561降落在星座号的甲板上

东京湾对抗

1964年8月,美国海军与北越海军之间的两场战斗成为人们所熟知的北部湾事件。第一场发生在8月2日,是最具决定性的----第二场在8月4日----被证明并没有确切发生过----并且包括了共产主义军的鱼雷艇向麦道克斯号驱逐舰(DD-731)发起攻击,美舰发起还击,击中其中一艘鱼雷艇并打死了它的指挥官,一张由提康德罗加号(CVA-14)航母上F-8十字军战士展开的保护伞开始扫射这些鱼雷艇。

第二次冲突之后,林登.约翰逊总统发起了代号为"刺剑"的报复行动,星座号和提康德罗加号航母派出舰载机轰炸北越沿岸的目标。在提康德罗加号上VF-51和VF-53中队的掩护下,星座号上的F-4A-1和A-4轰炸了乐潮(Loc Chao)、鸿基、广溪的鱼雷艇基地,还有荣市的物资储存仓库和高射炮阵地。

提康德罗加号VA-56中队长韦斯利.麦克唐纳(Wesley L McDonald)带领着他的A-4E攻击了油罐,紧张的战斗后留下的是巨大的浓黑烟柱从被毁的油罐上升起。攻击过后的评估表明有8艘鱼雷艇和炮艇被摧毁,此外还有21艘遭到破坏,同样还指出90%的油料储存被报销。

这是官方公布的A-4的第一场实战,但损失也不是没有。高射炮击落了2架美机----1架VA-145中队的A-1H和一架VA-144中队的A-4C,这两架飞机均来自星座号上的CVW-14联队,A-1飞行员理查德.萨特尔(Richard C Sather)中尉阵亡,他也是美国海军在这场漫长战争中阵亡的第一人。

A-4飞行员埃弗雷特.阿尔瓦雷兹(Everett Alvarez)中尉比较"幸运",如果发生的可以被称之为幸运的话。他跟在长机后面朝最近的一条鱼雷艇冲下去,和中队执行官(副中队长)鲍勃.诺丁汉(Bob Nottingham)一起。这名副中队长准备将剩下的火箭弹用来做第二次攻击,但是阿尔瓦雷兹这名年轻的飞行员,在他的第一次出海部署中,想通过使用航炮来扫射,他的炮弹击中了一艘鱼雷艇的舰桥,而且他报告说有碎片飞出去了。

1964年8月,提康德罗加号航母的甲板上,一架挂载阻尼火箭弹的A-4E准备弹射起飞。

一架挂载阻尼火箭弹的A-4E准备弹射起飞

阿尔瓦雷兹之后和诺丁汉汇合到一起离开,在100英尺高度左右飞行。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但是就在他们飞过海岸线的时候,阿尔瓦雷兹的座机开始震动起来,飞机右侧冒出明亮的黄色火焰,座舱里充满了烟雾,红色的警告灯全部都亮起来了。他手里的操纵杆没有反应,通过无线电,他告诉长机他被敌人的火力击中了。这架A-4向左歪下去,阿尔瓦雷兹再次呼入"我正在起火而且无法控制了!。"

飞机继续滚转,他发现自己拉着弹射座椅护脸帘的时候飞机已经倒过来了,飞行右转过来的时候他拉下的弹射拉环。几秒钟后他就落入海里,接下来的8年多的时间里都被关在监狱中----阿尔瓦雷兹是第一位被北越俘虏的美军飞行员。其间他的求生信号发射机里还发出过信号,一架美国空军的HU-16水上飞机从岘港起飞前去营救,然而,他们报告说这架A-4在山上坠毁了----他们显然不知道阿尔瓦雷兹还在水里,而且敌人的部队还在靠近中。没有进行成功的援救,这架HU-16被召回了,损失的这架A-4C 149578也是越战中被击落的第一架天鹰,此后还会有更多的战损出现。

1964年7月的游骑兵号甲板上,4架VA-93中队的A-4C跟在一架F-4B后面准备起飞。

VA-93中队的A-4C跟在一架F-4B后面准备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