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陆军航空队B-29猎人

B-29 Hunters of JAAF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翻译自Osprey出版社的Aviation Elite Units系列第5本:《B-29 Hunters of JAAF》。经过译者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转载本文请征得原作者同意。

译者引言

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周年,而关于日本在二战中的战斗在中国一直都是一个敏感话题,人均高等教育水平的低下,虚伪而又自卑的狭隘民族主义盛行,政治舆论主导一切的思想导致司空捏造的"抗日"层出不穷。

二战日本陆航的作战史料在中文方面一直是空白,而译者同样认为日本的相关史料在此方面过于主观,而且描述夸张得离谱,于是就选择了这本英文书籍,希望以此能够填补空白,从战术和中间客观的层面来了解和分析,也为接下来的B-29系列做铺垫。当然,日语—英语—汉语三种语言的资料查找和姓名对照也是译者在之前写作中从未遇到过的大麻烦,因为日本人名字同音不同字的实在太多,所以本文中汉字名字实在找不到的用片假名代替, (╯‵□′)╯︵┻━┻。将来有时间的话译者还会断断续续的翻译一些一战、二战各参战国空军作战部队的英文史料(先拿Aviation Elite Units系列开刀),在浮躁、幼稚而又庸俗的现代脑补及地摊杂志的捏造中找回一丝螺旋桨时代真实的怀旧和经典,以供对战史和武器装备有深度研究的同好以及在考证方面有需要的静态塑料比例模型制作者参阅,也请热爱无厘头空想和猎奇八卦的军迷绕道。

本书封绘:1945年2月19日,第53战队的广濑治少尉在无线电里说“加藤,我们下去了!”然后就驾驶着他的这架キ-45屠龙向500BG大队斯坦利.山缪尔森上尉的B-29 42-24692机鼻冲上去。这次空中撞击发生在富士山以东28500英尺的高空,唯一的生还者是广濑治的观察员加藤君男伍长和B-29上的雷达操作员罗伯特.埃万斯中士----他的同伴罗伯特.简内克同样也跳伞了,但是烧伤严重,而且在在3月6日由于缺少医疗救助而死亡。第37次任务的目标是东京,有73BW和313BW联队参与,这次他们共损失了6架B-29,其中2架是被撞毁的。

本书封绘

目录/Catalog

第一章 日本陆军航空队 VS 58BW联队

到了1944年,战争转向对日本局势不利的一面,而随着波音的B-29超级堡垒被投入中缅印(CBI)战区,日本的败局就已经被钉死了。第20轰炸机指挥部派遣58BW联队到印度来建立一座后方基地。从加尔各答(Calcutta)转移到中国成都的前进机场。从远处打击日本本土。

1944年1月的小月(Ozuki)机场上,第4战队3中队的飞行员和观察员们正在向他们的指挥官小林公二大尉敬礼,背景是キ-45屠龙双发战斗机。当时,这些人正在进行夜战训练。

第4战队3中队的飞行员

由于陆航第64战队(大队)从缅甸发回来的报告,日军大本营已经知道了B-29的存在。而且第一次交战很快就到来,这支著名作战单位(加藤隼战队)的现任大队长宫边英夫(Miyabe Hideo,宫辺英夫)大尉是第一位向超级堡垒发起攻击的日本人,当时正和第204战队一起展开联合行动。

1944年4月26日,444BG大队的查尔斯.汉森(Charles Hansen)少校驾驶B-29 42-6330在中国-印度边境地区遭到了キ-43一式隼战(奥斯卡Oscar)的拦截。在接下来半个小时的战斗中,这架B-29的顶部机枪塔和20mm尾炮被打坏,操纵侧部机枪的沃尔特.吉隆斯基(Walter Gilonski)中士也被击伤。然而尾炮手哈罗德.拉纳罕(Harlod Lanahan)中士仍旧能够操纵剩下的2挺12.7mm机枪,他认为自己把敌机击落了。

同时,宫边英夫报告说他把这架B-29的右侧发动机点着了,而这名日本飞行员报告说击落了敌机。就像事实中的一样,这架B-29带着8个弹孔返航了,而日本人也毫发无损地回家了。

这5名第4战队的飞行员将在对抗B-29的战斗中铭刻下他们的名字,后排从左至右分别是:野边重夫军曹、西尾半之进军曹、森慎二(Mori Shinji)军曹;前方从左至右分别是内田实军曹、樫出勇中尉。

这5名第4战队的飞行员将在对抗B-29的战斗中铭刻下他们的名字

东京的情报机构正确地总结到,一旦美军来到他们位于中国的前进基地,那么他们就会越过东中国海来打击日本北九州(Kyushu)的工业设施。日军的指挥官同样还认为首次攻击将在夜间展开,但是首先要等美国人解决掉他们的补给问题。

空中运输司令部的B-29、C-109(B-24运输型)、C-47在"驼峰",就是著名的喜马拉雅山上完成了超过1400次飞行,把补给运往中国。早期型号的B-29被拆掉了所有武装,用于油料运输。而到了1944年6月,美国人聚敛了足够多的油料、弹药、补给、机组和飞机,来把战争带入到敌人的心脏地带。

6月15日16:16,58BW联队第一批68架B-29从联队在成都的驻地升空。为了执行这次任务,每架飞机只挂载了2吨炸弹,目标是九州岛北端的八幡(Yawata)钢铁厂。因为这次任务的航程很远,油料的节省是关键,并且认为每架飞机应该各自朝目标飞去,而不是组成一支大编队。飞行高度在8500英尺至11000英尺之间。

如果美国人认为他们达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那么他们错了。在中国的日军观察员很快就把这一异样的空中活动报告给本土福冈(Fukoka)的西部防空指挥部,朝鲜南岸东中国海(PK注:其实是我们说的黄海)济州(Cheju)岛上的早期预警雷达也发现了大量的飞机。

汤姆.弗雷德曼(Tom Fredman)中尉是40BG大队的一名雷达干扰技术员,他在自己的设备上侦听着日本人的雷达,一个强烈的尖叫声告诉他,他们已经被发现了:

小林公二手里拿着一架B-17的模型,用来指导他的下属。他们同样也使用真机进行训练,因为这支战队得到了一架能飞的B-17E,这架飞行堡垒于1942年初在爪哇被缴获。当美国人在中国建立前进基地的时候,日本人正确地推断出B-29将会前来轰炸北九州。

小林公二手里拿着一架B-17的模型

"我刚离开中国海岸的时候就被发现了,过了几小时后,在靠近海岸线的地面,另外的一些信号出现了,而且强度被增加。这是一种怪异的感觉,我们知道在下方的远处,敌人正在雷达屏幕和绘图板上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日本人下令紧急起飞,而这一荣誉落在了本州西部小月(Ozuki)机场(在下关市)第4战队肩上,他们将是第一支在日本本土拦截超级堡垒的部队。第4战队在战争爆发时参与了入侵菲律宾的行动,然后在1942年1月回到小月机场,负责北九州上空的本土防空任务。

第4战队装备的是双发的川崎(Kawasaki)キ-45屠龙,盟军代号尼克(Nick),这种飞机起初是作为远程战斗机而设计的,但是未能达到预期的希望。然而,它作为对地攻击机和夜间战斗机却表现出色。后期型号拥有10000米的升限(32810英尺),最大速度是540千米/小时(335英里/小时),高度是6000米(19685英尺)。这个阶段,只有8架飞机被改成夜间战斗机,其中6架安装常规的20mm航炮和13mm机枪,另外2架安装37mm航炮。

日本人的探照灯是可以机动的,而电源设备则被安装在五十铃(Isuzu)的九四式卡车(四轮型)上。

日本人的探照灯是可以机动

为了应对借助夜幕掩护而发起攻击的敌人,这支部队开始专门训练飞行员夜间作战的技巧。在该战队的40名飞行员里,只有15人具备了夜间作战的能力,而这些人里绝大多数都完成了超过500小时的飞行训练。

为了展开战术练习,这支战队借助一架1942年初在爪哇(Java)万隆(Bandung)缴获的B-17E来训练战术。决定采用的方法是从上方向敌人发起迎头攻击,而且除了和飞行堡垒练习战术以外,他们还采用拖拽靶标的横幅,让飞行员们能够适应和地面探照灯展开的联合攻击。

同时,随着这些超级堡垒飞向八幡,第4战队以四机编队方式派出了24架屠龙。即便是大量的飞行员只完成了一半的夜战训练----他们只是随少量的老鸟一起进入战斗。他们被惊呆了,第一次看见大量的B-29对于任何执行本土防空任务的飞行员来说都是一个恐怖的经历。樫出勇(Kashiide Isamu)中尉回忆道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威武的飞机:

"我当时正在北九州的工业区上空飞行,战队的指挥官下达了命令'敌人飞机正在入侵一个重要地区!所有的飞行队全部起飞攻击!'同时地面的探照灯也照亮了天空。

1944年6月15日,樫出勇中尉正在查看468BG大队B-29 42-6230“LIMBER DUGAN”的残骸。

樫出勇中尉正在查看B29的残骸

"最后,我看见了一架敌人的四发轰炸机,我被吓傻了!我当时听说了B-29是一种巨大的轰炸机,但是它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毫无疑问,和B-17比起来,B-29确实是'超级堡垒!'而探照灯下的影子让我感觉就像是海洋里的一头大白鲸一样,我只是被它的体积吓到了。"

62架B-29抵达了它们的目的地,而且在23:38(中国时间),它们开始投放500磅的常规炸弹。由于八幡上空上有一半都被云雾笼罩着,只有15架超级堡垒进行了目视投弹,而其它的都是借助雷达轰炸的----只有一枚炸弹命中了预定目标。同时,轰炸机的机组们报告说敌人的攻击很微弱,只有12次接近到了500码以内,B-29的机枪手们也没有获得任何战果。

另一张B-29 42-6230“LIMBER DUGAN”残骸的照片,这架飞机在北九州若松上空被木村定光少尉驾驶的一架キ-45击落。

另一张B-29 42-6230“LIMBER DUGAN”残骸的照片

然而,也许就像日本人战术展现出的无效一样,美国人也没能毫发无损地回去。468BG大队的B-29 42-6230"LIMBER DUGAN"成为了第一架在日本上空被击落的超级堡垒,获得战果的是木村定光(Kimura Sadamitsu)准尉,他在下方借助探照灯发现了这架飞机,并开始了攻击。

"我拉近到20至30米处开火,"他在1944年7月号的航空杂志《航空少年(Koku Shonen)》上回忆道,"突然,一切都变白了,因为敌机巨大的金属色机身把光线都反射过来了,这架飞机已经填满了我的瞄准具。它害怕被我追上,然后开始爬升。我没有迟疑!我开火了,而且可以看见炮弹命中了目标。它的机鼻掉下来,接着开始旋转,我看到一片尾翼飞了出去。"

然而,58BW联队在这次任务里一共损失了7架B-29,只有1架被击落,另外6架都是由于故障而坠毁的,此外还有6架被高射炮击伤。

1944年6月16日下午,一名报纸记者(背对相机者)采访了第4战队的飞行员。前一天晚上,58BW联队的B-29轰炸了北九州,而且该战队的机组们上天,在八幡上空试图阻止这些飞机轰炸。照片中的人物(顺时针)分别是:小林公二大尉、阿部勇雄(Abe Isao)少佐、第19航空团参谋长、樫出勇中尉、木村定光准尉、佐佐利夫大尉。

第4战队的飞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