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的波斯猫(2016修订版)

Iranian F-14 Tomcat Units in Combat(2016 revision)

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渔鹰出版社的Combat Aircraft系列第49本《Iranian F-14 Tomcat Units in Combat》,原作者为汤姆.库伯(Tom Cooper)和法扎德.毕晓普(Farzad Bishop)。双垂尾骑士曾经在SM论坛发表过本文的早期版本。本站2011年刊登过本文2011修订版,并持续进行了5年的更新修订。2016年译者根据历年来的整理收集资料,对译文重新做了修订。2017年开始,汤姆.库伯在他的脸书上陆续披露了伊朗F-14的一些新的细节,我们也第一时间翻译添加到本文中。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转载本文请征得原作者同意。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引言

1972年夏,一封来自伊朗国王默罕默德.雷扎.巴列维(Mohammad-Reza Pahlavi)的信被送抵华盛顿的五角大楼。这封信表达了他希望访问美国,来为伊朗考察已经在美国海空军服役的截击机的愿望。他同时也计划观看这些新飞机的飞行表演来为他钟爱的伊朗帝国空军(Imperial Iranian Air Force,简称IIAF)选定机型,巴列维最大的兴趣所在就是格鲁曼公司的F-14雄猫

本书封绘:1980年10月26日,2架伊朗空军的F-14A由哈金少校和阿克巴里上尉驾驶,在阿瓦兹以北的卡拉特萨里空军基地上空遭遇了2架伊拉克空军的米格-21,现在已经是少将的哈金回忆道接下来发生的简短空战:

"我们靠近那些伊拉克米格-21,没有被发现。我们的飞机挂载着AIM-7和AIM-9,因此我们把距离拉得很近。我在非常近的位置上发射了一枚AIM-9,而且当它击中那架米格机的时候,它几乎是将其变成了一团火球----我无法躲开这个爆炸。那架米格-21的残片撞上了我座机的左主翼,然后又被吸进了左侧的发动机里。座舱周围到处都是火警指示灯在亮,左侧的发动机失效了,当我向左侧望去的驶回,发现挂载左侧主翼下的AIM-7和AIM-9也被撞飞了。在我穿过那团火球的时候,周围到处都是米格机爆炸留下的黑烟。

"同时,我的僚机攻击了另外一架米格-21,并用2枚响尾蛇将其击落。他后来报告说看到了我的F-14从爆炸另一侧钻出来后,他非常肯定飞机被烧成重伤,机组也都挂掉了。

"附近还有另外2架伊拉克的米格-21,但是它们扔下炸弹并调头返回伊拉克,把他们的队友们抛在后面自生自灭。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幸运的,因为我的雄猫在速度和控制上都出了大问题。阿克巴里上尉建议我们降落在阿瓦兹或者迪兹富勒,但我拒绝了。这两座机场很快都将被伊拉克军攻陷,因此我们返回了卡塔米,这架飞机在那里既可以被修好,又可以被拿去提供零配件。如果不可能,我们就弃机在伊朗沙漠上空跳伞。尽管这架飞机受到了严重损伤,而且很难控制,但我们还是安全地降落在了卡塔米。这架F-14(3-6041)被修好后又重新回到了现役。

本书封绘

这次访问标志着一件高争议的武器销售交易的开始,此交易使得伊朗获得了美国向盟友卖出的最先进的武器。这是美国第一次同意将如此高级的武器销售给国外客户。这也是伊朗极为大胆的一次行动,因为它的军队和人员正在积累通过高科技系统来操作复杂武器的经验,基础设施也必须同时跟进,以保证它们的成功运作。

这笔外销订单也意味着整个F-14计划被伊朗拯救了,当时格鲁曼公司正缺钱来把F-14项目继续下去,而伊朗慷慨解囊。但F-14在伊朗的服役以一系列不真实的争论而变得非常有特色。“有根据的推测”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并且不少谣言主要是建立在西方对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Air Force,简称IRIAF)的无知的基础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整个背景原因就目前而言还不清楚,但这很明显,在评估作战中的F-14/AWG-9/AIM-54系统时,雄猫在伊朗空军服役中的表现与同时代的截击机还有战斗轰炸机比较起来,绝大多数的观察家都没能成功的提供一个客观的评价。确实,那些人公布的“真实报告”还不如说是“虚构小说”。

伊朗国王巴列维

伊朗国王默罕默德.雷扎.巴列维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逃到西方的伊朗空军F-14飞行员也遭遇了同样的经历,他们的战绩尽管证据充足但还是被人们怀疑和不在乎,但他们还是因为他们所取得的成就而受到赞扬(在记录之外的)。许多官方反应透露出西方国家不相信伊朗空军能够使用F-14。其中的典型就是美国海军顽固的拒绝接受伊朗人可以在战斗中有效的使用F-14和搭配它的AWG-9雷达以及AIM-54不死鸟导弹。事实上,没有一名现役或前美国海军飞行员和雷达拦截官在接受作者采访时相信伊朗仍旧在使用F-14,或伊朗的人员可以操纵它的辅助系统。作者将几周前拍到的F-14彩照递给他们后,其中一人的回答是如此的具有代表性,“是的……而且它就在地面上!”

直到此书出版前也没有航空史学者写出严谨可信的材料并使用正确的资源来研究伊朗F-14项目的历史。没有人去采访那些流亡国外或者仍旧留在伊朗国内的那些飞行员,伊朗国内少数媒体的报道在伊朗国外则被完全忽视,而且伊朗的F-14飞行员,不论现役或者退役,均对西方的报道保持沉默。

结果就肯定是失实的报道。F-14在伊朗空军中服役的真实情况,尤其是在两伊战争中的表现仍旧不为人所知。更多的是,缺少AWG-9/AIM-54武器系统在战斗中表现的情报导致了美国海军在F-14的舰队部署议题中做出了一堆有争议的决定。

此书提供了雄猫在伊朗空军服役的第一手深入的报道,这些资料主要是建立在现役和退役的伊朗空军飞行员、雷达拦截官以及一些前伊拉克空军军官采访记录的基础上。此外作者还参考了美国,伊朗,沙特和苏联的文档资料。这些资料综合起来的结果表明伊朗的飞行员不仅在战斗中表现勇敢和尽职,而且他们的地勤也在支持着他们,那些地勤在技术上的执着同样应该获得崇高的敬意。

汤姆.库伯 & 法扎德.毕晓普

2004年6月于奥地利

主翼全部展开,而且从上方展现出“小亚细亚”迷彩,这架F-14A 160299正在进行低速飞行测试,注意飞机主翼、平尾和垂尾的前缘都保留了金属原色,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机鼻下方的ISRT红外传感器,虽然美国人极力推销,但伊朗空军没有正式购买过一套。

第一章 需求

许多西方观察家认为伊朗想得到格鲁曼公司的F-14的主要原因就是防止苏联的米格-25R侦察机飞越其领空。真实情况稍有不同,然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伊朗空军就成为美国空军的合作伙伴,对苏联展开高度机密的侦察飞行。最初,使用的是轻型飞机(甚至运输机),其中一些被苏联战斗机击落。在第一架F-4抵达后,伊朗也收到了一些RF-4E,同时,这些行动开始加强。可以理解的是,苏联人也关心起伊朗大规模的重整军备,开始对伊朗进行侦察飞行,伊朗空军的截击机—尤其是F-4D不断试着去捕获米格-25R,但这被证明是一个非常难完成的任务,狐蝠的飞行路线都是精心挑选的。 伊朗国王对于和苏联的直接对抗不感兴趣,所以当双方互相侦察对方领空的行动增强时,他命令伊朗和美国空军的飞机停止飞越苏联领空——如果苏联人也这么做的话。巴列维多次向苏联提出了这个条件,也被拒绝了许多次。然后伊朗空军得到命令,针对狐蝠的一次侦察飞行,伊朗要用两次或更多次的侦察飞行予以回应。但伊朗需要一种比装备麻雀的F-4更强大的武器系统来防止苏联入侵。

同时,在70年代伊朗一系列强大的军事发展以及与美国长远的合作计划中,伊朗空军在寻找一种可以面对未来20年内任何威胁的截击机,它将拥有可以覆盖整个伊朗领空的强大的武器系统和传感设备,并且有杰出的续航力和战斗力。

F-14A 160299是第一架为伊朗生产的雄猫,照片拍摄于1975年滑出格鲁曼在纽约卡尔弗顿的厂房后不久

F-14A 160299/3-6001

竞争和选择

早在1968年,伊朗空军就表达出了对通用动力F-111的兴趣,但五角大楼却不热心,美国人更愿意卖给伊朗32架F-4D鬼怪II来代替这些F-111。五角大楼接着不得不解决一个海军截击机需求的新问题,因为越战的经验表明F-111B项目不适合航母作战。

作为回应,格鲁曼公司专门设计了一款米格杀手----F-14雄猫。这是一架体积庞大,快速,强劲的截击机,主翼后掠角可以在14°至68°之间变换,目的是为了在对抗小型、轻便的米格机时延长滞空时间,提高灵活性和机动性,它也被设计成可以搭载巨大的AN/AWG-9多普勒脉冲雷达和6枚AIM-54不死鸟空空导弹,这应美国海军要求而决定的,因为它们需要拦截航母舰队的最大威胁—苏联轰炸机编队。

雄猫的AWG-9雷达和AIM-54导弹已经着手开发了好几年,并且它们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有效。雷达不但可以探测到远距离的空中目标,而且可以同时跟踪24个目标并引导6枚不死鸟导弹射向它们。它也可以被用来拦截低空飞行的巡航导弹或者像米格-25一样飞得又高又快的目标。

所有的一切功能都集中在了这世界第一架“超级战斗”机----一架可以面对许多威胁的截击机上。那时它是全球最昂贵最复杂的战斗机,因而不久,美国人在关于发展瓶颈、开支超额等问题上开展激烈的争论,以至于美国人自己都认为是否真的有必要拥有这样的飞机。结果,格鲁曼公司和美国海军都在寻找一个新买家去解决未来发展和生产资金的问题。

打开加力并在机身上涂有3-863的战术编号,这架F-14A 160299正在进行首飞测试,照片拍摄于1975年12月5日。有趣的是,这样的战术编号主要用于公众展示,于是使得很多观察员认为第一批交付给伊朗的30架雄猫的战术编号从3-863至3-912不等,事实上并非如此。

160299号F-14的处女航

在1971年10月,格鲁曼公司与伊朗政府进行了第一次接触,第二年3月哈桑.投法尼安将军(Hassan Toufanian)被允许去了解关于F-14的机密信息,投法尼安将军是伊朗国王的一名军事顾问,同时也是战争部副部长以及军事工业和武器进口组织的负责人。

在伊朗空军的领导层中----他们早已认识到F-14就是正在寻找中的那架截击机----一封拉开引进序幕的信被送到五角大楼,然而伊朗人还是给了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一个展示他们F-15A“鹰”的机会。

早期的F-14飞行员拉希(Rassi)上尉(书中为了保护被采访人的安全,不论是现役或退役的飞行员和雷达拦截操纵官均不写全名)解释为什么伊朗人会如此喜欢F-14:

“有许多因素影响了对F-14的选择,伊朗的北方就是苏联,西方和西南方是伊拉克,边境处都是高山,我们的防空司令部在许多山顶上都建造了雷达站以获得更全面的雷达覆盖范围,但我们不能仅靠提升地面雷达站的工作情况来解决问题。在这个雷达覆盖搜索范围内有许多“盲区”,而且雷达站顶部的巨大“圆球”雷达是极其明显的目标,50英里外就可以被发现,有情报显示那时候苏联就已经决定对那些雷达站进行先行打击。

“在南边沿着波斯湾的海岸线,我们只有美国提供的雷达,这些雷达在高温和潮湿的环境下不能有效的工作----就是这样,在一年中的十个月里都是如此,虽然经过几次升级,但其它情况下的表现很差劲。作为“军事援助计划”的一部份,所有提供给伊朗的雷达与当时的顶级雷达相比起来性能差太远,美国人只给他们想给的,而不是给我们想要的。

根据TO 1-1-4指令,这种“小亚细亚”迷彩成为了伊朗F-14A的标志涂装式样,机身上表面是FS20400土黄色、FS34079深绿色和FS30140棕色,机身下方是FS36622灰色,注意飞机的主翼、垂尾和平尾前缘没有上漆。

伊朗F-14的标准迷彩

“在两年的时间里----1973至74年间,一群伊朗的雷达专家,包括伊拉德吉.伽法里(Iradj Gaffari)上校(伊朗的首席雷达专家)研究了关于雷达搜索覆盖率的“增加雷达站建设”的问题,但是找不到解决方法。最终,方案的结果就是一个“飞行雷达”才可以解决上述问题,而且这些飞行雷达要能够保护它们自己,毫无疑问在两伊战争中,F-14证明了它就是我们需要的。

“在这些研究与伊朗空军联系起来之前----那时我们还在使用F-5A/B自由战士和F-4鬼怪II----就开始寻找一种一线截击机。这个研究成果,由梅赫迪.鲁哈尼(Mehdi Rouhani)将军得出,就是去采购F-14和预警机。美国人对F-14和F-15的简报毫无疑问地帮助了我们来规划自己的选择,我们制定了一个购买8架预警机的方案,最初是4架,随后又追加了4架,还有F-14。最终订下了4架预警机----第一批30架F-14和第二批50架F-14,还有一项关于E-3望楼空中预警与管制系统载机的订购,之后是一、两颗通讯卫星用来在飞机之间进行联络。

在还未得知伊朗人已经选择F-14作为他们独特作战要求的飞机时,美国海军和格鲁曼公司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把货卖给国王”的“战役”。其中包括了让海军作战部的F-14项目协调人米切尔上尉(Mitchell)两次去伊朗向国王和伊朗空军的指挥官们介绍F-14的性能。这场“战役”于1973年7月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达到高潮,美国人在那里为到访的伊朗国王和伊朗空军指挥官们举行了一场壮观的低空飞行表演。

F-14A H-56(编号160354,伊朗空军编号3-6056)在降落前从TFB1基地上空飞过,注意翼尖在潮湿的空气中拉出的涡流。照片中同样还展示了飞机上部机身的迷彩涂装,这样的细节并不是经常能看到。

尽管许多美国官方及海军人士仍旧认为是格鲁曼公司试飞员的震撼表演影响了国王的最后决定去购买F-14,在作者采访的伊朗空军指挥官却不认同,其中最先试飞F-14的阿里(Ali,投法尼安?)少校,拥有F-14的飞行经验,曾在美国空军、以色列空军、西德空军、美国海军、英国皇家空军、巴基斯坦空军作为交换飞行员,在后来的的两伊战争中取得了超过5架战绩。他对伊朗的军购背景提供了深入的观点:

“伊朗空军和国王一开始就研究了F-14A和F-15A,在1972年,我们的研究还处于早期阶段,我们发现F-15A和AIM-7F在一起是非常致命的组合,但还不至于像AIM-54和F-14A的组合那么致命。这很明显,F-14的AWG-9多普勒脉冲雷达加上AIM-54在世界上是无可比拟的----直到现在也是如此。AWG-9雷达如此远的探测距离是F-15飞行员做梦才能拥有的,甚至在使用AIM-7和AIM-9时的作用距离也比F-15更远。这个复杂的雷达和武器系统是如此的易于操作。在F-15A上要花更多的工作和练习来学会使用它的武器系统。美国空军仍旧在开始解决人机界面问题----尤其是抬头显示器----而且这在七十年代中以前从未出现过。

伊朗F-14的利牙——AIM-54A。

AIM-54A

“当然,我们都被这两种战机所震撼了。它们空间充足的座舱拥有良好的视野,配备有非常先进的航电设备和强劲的发动机,并拥有出色的机动性,这两种飞机在空战中都有值得炫耀的目标跟踪能力,除了在训练中以外,它们都没有攻角限制。

“因为F-15有飞行增控系统,所以驾驶它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然而,我们也很早就知道F-15A的机动性和灵活性都不及F-14A。雄猫的飞行特征直接了当,但是高度敏捷。飞行员可以享受以前做梦才能有的机动性。飞机的可变后略翼和主翼品质使得飞机在机动时具有很大的优势。在低空低速或超音速时以及飞行员水平相当时,F-14总是能战胜F-15。我知道这是一个事实----我后来和驾驶美国空军的F-15A和美国海军的F-14A进行过格斗训练。

“F-14空中格斗时咬尾的能力在当时无可胜出的,即使是现在,我相信只有F/A-18或F-22才可能战胜它。仅100小时的训练后我就学会了1秒钟内在75°攻角下调整机鼻,然后转向开炮或者发射AIM-9。

“F-14唯一的缺点就是它的TF-30发动机,它是不可靠的,我们不得不学着如何去适应它而不是机体,发动机永远是F-14的问题。然而在特定的条件下,每台发动机都可以产生20000磅的推力,这足以让F-14在空中上仰并且保持85英里/小时的速度和40°的攻角。这也许是因为那个巨大的“安定物”----升降舵和水平安定翼的组合,用于控制方向的双垂尾在中大攻角时提供了滚转能力。”

近看3-6024号机的机头右侧部分,前部的空中加油管被伸出,所有的警示标语都是英文,位置和美国海军的一样。

伊朗空军的研究指出了这些优势,并且国王----也是一名有经验的飞行员,在听取美国海军官员的报告时把这件事情敲定了。很快关于要选择哪种飞机几乎没什么问题了。拉希总结道:

“我们不可能不关心那些美国称之为“卖”F-14给伊朗的计划,仅仅一场表演就可以使国王做出任何负责任的决定是完全不可信的,花费数十亿,训练了数千人,再花数百万建立保障设施,并且影响了30年后的整个空军,只因为‘F-14比F-15好看’。不可能,我们自己知道的比起美国飞行员表演带来的影响要大得多。

“我们不仅是去寻找在武器和机动性上占优的战斗机,而且还需要高敏捷度的防空截击机。我们希望在少量的外界支持或者根本不需要的情况下完成这个系统,包括超级传感器,有效的远程武器和人机操纵界面。我们无法忽视F-14,它在两伊战争中的表现无疑肯定了我们当初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