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母鹿----南非边境战争

Mission: Killing Hinds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内容来自《Airforces Monthly》杂志2010年2月号《Mission: Killing Hinds》,作者Dick Lord。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南非和安哥拉的边境战争持续了23年,1966年开始,1989年结束。这期间的前13年只是低强度的反叛乱作战,直到1978年,被不断增强的边境叛乱所惹恼的南非发动了梅花鹿行动,即对安哥拉境内深处155英里(250千米)处的西南非人民组织(SWAPO)训练营地展开突袭。战争的此般升级之后,南非空军向翁丹瓜(Andangwa)空军基地派出了8架马基MB326“黑斑羚”轻型攻击机,这里是距离安哥拉边境最近的一处南非空军基地。

这群黑斑羚攻击机成为了战争期间对抗敌人渗透时不可缺的装备,而且被广泛用于各种用途,其中主要是空中侦察。在西南非内部,也就是现在的纳米比亚,黑斑羚飞行员开始执行目视侦察任务,为后方部队报告任何可疑的活动情况。在外面,他们穿过安哥拉的“缓冲”区,在北边距离边境最远达到37英里(60千米),同样执行目视侦察任务。然而,在这些任务里,他们挂载了68mm火箭弹,并填满了30mm炮弹,使得他们可以攻击被发现的敌军阵地和车辆。飞行员们越来越适应这样的任务,甚至可以在距离地面仅50英尺(15米)的高度上以345英里/小时(555千米/小时)的速度飞行。很多次,他们都发现了新造的卡车,并迅速将其摧毁。

在一次空想行动中迎着夕阳飞行,一架黑斑羚正在前往西南非人民组织的主要补给道路上猎杀目标。

欧瓦姆波兰(Owamboland)是一片非常平缓的地区,而且还严重依赖于原始的视线通信。为了保障安哥拉境内的南非特种部队和奥沙卡蒂(Oshikati)指挥部之间的联络,南非空军将扮演空中中继站的角色,被称之为“Telstar”。南非空军的飞行员在边境上空高高地飞行,然后通过超高频无线电和双方取得联络。

在部署到边境的这10年时间里,黑斑羚几乎一直处于近距离空中支援待命警戒状态中。停机坪上的飞机挂满弹药,飞行员穿戴好装具,一旦收到地面巡逻队遭到西南非人民组织攻击的呼叫就立刻起飞。不到数分钟,黑斑羚就加速朝交火区飞去,然后由一名观察员引导,进入攻击阵位。

只要发现合适的敌军目标,黑斑羚就会经常被招去执行空袭任务。空袭过后则是地面部队朝目标地发动进攻,或者由美洲豹直升机搭载的伞兵及特种部队发动机降突击。

一张关于西南非和安哥拉之间的边境地图,中间的主战区被明显标注出,然而,空军的作战区离这里很远。

更加有效

随着机组的工作变得越来越有效,敌方交通线上的车辆活动也变稀疏了,黑斑羚没有了这些目标则只能去做漫长的飞行。接下来的任务则是充分利用这些起落架次,来攻击车辆以及收集情报。虽然主要的目标仍旧是车辆,但如果飞行员们在巡逻快要结束之际仍旧没有发现一辆车时,长机就会去用火箭弹攻击敌人阵地,通常都是高射炮阵位或者指挥部。“牧羊人”飞行员通常没有长机的经验那么丰富,他将向可能的区域投放过时的炸弹,目标和地区空军情报官选取。这些行动催生了整场战争期间最出色的情报搜集作战,他们通过在敌人报告攻击时侦听他们的无线电通信,可以获知敌人的整个战斗序列。在第一次的攻击尝试里,我们的侦听站截获了2条重要信息,第一条说“那些农民(对南非人的蔑称)攻击了穆隆多(Mulondo)西南的俄国人。”第二条来自于奎特维(Quiteve)的一支分遣队,他们报告说“敌人轰炸了我们阵地以西2000英尺(600米)c处。”第二天,我们据此修正了空袭的着弹点!

南非空军飞行员面对威胁的证据,这架C-47被西南非人民游击队组织的一发SA-7肩扛式地空导弹击中,幸运的是飞行员成功地把飞机降落在附近的一座空军基地里。

一条位于查哈马(Cahama)至桑贡格(Xangongo)之间43英里长的柏油马路见证了黑斑羚的攻击精度,整条公路上到处都是被击毁的汽车残骸,有时候是一辆,有时候是整支车队。

苏联提供的米-25攻击直升机用于为运输直升机护航,此外还为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它们通常用于在机降区投送部队前进行火力压制。在这些任务里,它们在平缓的俯冲中发射57mm火箭弹,而且很少使用机关炮。

直升机编队的飞行高度为3000至6000英尺(914至1829米),而护航直升机在其后方0.5至1.25英里(1至2千米)处。运输直升机将呈前后纵列队形排开,而护航直升机则采用宽松的梯队队形,每架之间相隔150英尺(500米)。他们可能已经判断出地面的威胁要远大于空中的,所以才使用了如此脆弱的队形。苏联顾问认为主要的威胁来自于RPG-7火箭筒和小口径武器。取决于威胁的程度,这些直升机编队通常还得到了米格-23“鞭挞者”的保护,这些战斗机的飞行高度大约为15000英尺(4572米),在它们后方盘旋。

虽然在购买的时候作为教练机使用,然串列双座的黑斑羚同样也参与了作战行动,通常作为空中无线电中继站使用,呼号“Telstar”。

总体上,我们已经评估过,敌人的飞行战术是相当糟糕的。他们的导航能力相当差劲,而且经常借助诸如河流和道路这样的地理特征来引导他们飞到目标的上空,他们很少采用直达的方法飞向任何一个地点。缺少这种能力也是他们飞行员增加飞行高度的原因,因为他们经常找不到降落区。此外,由于他们的所有任务都是当天策划当天执行的,所以我们的情报部很容易就能预测到他们的飞行。

他们的无线电管制和通信流程也很糟糕,然而,在出现损失或者由苏联飞行员来执行任务后就变好了很多。他们只使用2个无线电频道,一个用于战斗机和直升机的作战,另一个用于运输机的投送。

他们没有执行夜间任务,天黑前直升机就返回了基地。

在南非边境战争最激烈的时候,一群南非空军飞行员和地勤站在一架全副武装的黑斑羚前,照片摄于一座前进基地内。

通过堪培拉、掠夺者、幻影和黑斑羚的大规模空袭,安哥拉人民解放军(FAPLA)的元气大伤,迫使他们转入撤退,以下表格表现出了空袭的紧张程度:

型号 飞行时数
幻影F.1CZ 133
幻影F.1AZ 171
掠夺者 37
堪培拉 69
黑斑羚 241
美洲豹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