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和烘烤----驾驶着A-37蜻蜓轰炸

SHAKE AND BAKE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内容来自《Combat Aircraft》杂志2014年3月号《SHAKE AND BAKE》,作者Robert F Dorr。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我们时刻警戒着,我们让4架飞机保留在瓦楞机棚里,我们24小时不间断地占据着休眠区。”史蒂芬.布兰特(Stephen D Brandt)上尉这样描述在604SOS中队里驾驶塞斯纳A-37B的飞行生涯。这支中队的名字叫“斥责”,于1969年驻扎在南越边和地区,他们待命区位于90/270跑道的最东侧。

A-37B“蜻蜓”看起来很小,但却是一种可以携带大量油料和弹药的轻型攻击机。今天的飞行员、地勤和军械员还对其抱有怀旧之情----而且几乎很难被每个人所遗忘----蜻蜓拥有一个辉煌的时代,当时在支援地面部队的时候,没有其它飞机可以如此近地靠近“友军”,也没有哪种飞机能够像A-37B一样去猛烈而且精准地轰炸越共及北越军。

越战期间最漂亮的一张A-37照片,由一名“斯帕德”飞行员拍摄?驾驶这架A-1J 142028的是边和1SOS中队的拜伦.哈基(Byron ‘Hook’ Hukee),他把自己的相机镜头对准了这2架8SOS中队的A-37和巴克.布查南(Buck Buchanan)上尉驾驶的A-1H 139803。这2名A-37飞行员分别是尼克.尼古拉(Nick Nickolai)上尉和儒勒.肖克利(Jules Shockley),尼古拉驾驶的是A-37B 69-6339号机,上面写有史蒂芬.格拉夫洛克(Steven Gravrock)中尉的名字,他在1972年7月23日阵亡。

在杂志《Air & Space》上,史蒂芬.乔伊纳(Stephen Joiner)写道,“A-37把越战中格斗喷气机从高空带到了低空低速范围,在这种因炊烟产生的阴霾季节里,烟雾弥漫在未增压的座舱内,而在一次任务结束后,你那没有装甲保护的座位下方经常带着被越共小口径武器打穿的弹孔。”

这一切都是从待命警戒的机棚里开始的。

“警报铃响了,”布兰特说,“这是在一个PA系统上的,但是它还接上了硬地线。距离最近的一名飞行员发现了他,他们说,‘把 Hawk 1和2派出去。’到了你走到飞机旁边的时候,地勤们已经启动了辅助动力设备。”

一名不一样的飞行员——604SOS中队的汉克.霍夫曼(Hank Hoffman)上校(已退役)回忆爬进座舱的那一刻,“A-37B在为更大的战斗机修建的混凝土机库里显得很小,”霍夫曼说,“我从一侧走上飞机,一脚踩在救生垫上,然后一屁股坐下去,同时扳动电池开关。地勤组长把降落伞的安全带绑在肩上,然后塞进去。只扣上2个扣子就完事了,这就是用在降落伞和救生套件上的。而按下按钮,甚至在地勤组长从前面走开之前就启动1号发动机。在推力15%的时候,油门把油料往发动机里送。在45%推力的时候,我启动了另一台发动机,就在2号发动机开始空转的时候,我们把外侧的油门向前推,滑出机库,然后开始寻找‘Plumber’----我的僚机查克.珀赛尔(Chuck ‘Plumber’ Purcell)中尉----他就在我后面。

1970年,正在飞行中的604SOS中队的A-37B 69-6352号机,座舱里坐了2名飞行员还是很少见的。

“我立刻在无线电里对塔台说,‘边和塔台,Hawk 1,紧急召起2架!”

“边和塔台说‘Hawk 1允许滑行’,珀赛尔说,‘2号机!’我们正在滑行中,别忘了向地勤组长敬礼。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会为我们担心的。”

布拉特说,“当我们向前滑出10至15英尺的时候,我们就完成热车了。这就意味着是时候把每一枚炸弹前方挂着的安全销拉掉了,Mk82炸弹有自旋的倾向,有一点像风车。军械员们拔掉安全销,这样你就可以去数他们的数量。

“我们得占好自己的位置,这样,如果机枪走火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得比我们想象的要频繁----子弹就会向无人的地方飞去。这种装载子弹的方法,就可能让一发子弹上在枪膛里,而你却不知道。电动输弹机可以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一发子弹上膛,这是飞行员之间讨论的话题,因为有人经常‘一不留神’就打出了一发。这样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在AC-47炮艇机的7.62mm机枪上。

1970年南越的边和机场上,罗伯特.马卡卢索中尉坐在A-37B 69-6355的主翼上,在机鼻姓名条的上方写着“Big Bad Bob”。

“指挥部向我们划定了一个半径和距离(前往边和战术空中导航系统40在350上),你把无线电调至地面管制并通知他们你正在被召起飞。我们得到了滑行的批准,每个人都在给我们让路。

“我们滑出去了,而他们让我们去联系一座指挥部,然后再和前进空中管制员取得联系。

“对齐了跑道后,编队长机就朝你点头,而你将以15秒钟的间隔起飞。离开地面后,你就要去检查弹射座椅上的零-零挂绳。飞机的座舱没有增压,而且爬升上25000英尺高度上是禁止的。我们在相对更高的高度飞行主要是因为这样能减少油耗。

“一但你飞到了前进空中管制员的无线电通信范围,你就调动频率,离开空中管制频道。然后你就知道地面上部队在交战中的战场局势了。”

当然这同时意味着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