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伊拉克行动中的F-14雄猫

US Navy F-14 Tomcat Units of Operation Iraqi Freedom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渔鹰出版社的Combat Aircraft系列第52本《US Navy F-14 Tomcat Units of Operation Iraqi Freedom》,原作者为Tony Holmes。也这是本站2016年纪念美国海军F-14退役10周年和电影《TOP GUN》上映30周年的系列猫文中的一篇。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本文翻译过程中得到了资深猫迷JerseyChan的帮助,以及Foxtrot风对部分专业术语提出的修改意见,特此感谢。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引言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雄猫在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中的贡献是非常小的,尽管有超过100架F-14参与了这场战斗,但这10支中队在照相侦察任务中找到了他们的价值所在,而不是作为一款主力战斗机。然而,12年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到参与自由伊拉克行动的5支中队上。雄猫飞行员和雷达拦截官驾驶着他们的52架飞机在伊拉克上空完成了各种各样的任务,包括有防空、精确轰炸、前进空中管制和照相侦察等。

本文将焦点集中在了雄猫在美国海军服役的30年时间里参与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作战行动,自由伊拉克行动是F-14中队在实战中的一次巨大的成功,内容详见正文。

致谢

有大量在美国航母甲板上参与自由伊拉克行动的雄猫飞行员为本书的完成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而本书完成后的内容也因为他们的参与而变得更加丰富。在911事件之后的现实生活中,参访正在参与反恐战争的美军现役军人变得更加困难,然而感谢国防部五角大楼的海军首席新闻发布办公室(CHINFO),我能够去会见那些刚参与完战斗返回美国的雄猫机组们,我希望借此机会能够感谢海军首席新闻发布办公室的约翰.弗莱明(John Fleming)中校、丹尼.赫尔南德兹(Denny Hernandez)少校、大卫.拉科特(David Luckett)中尉能够快速满足我的请求。同样还有大西洋舰队海军航空兵指挥部(COMNAVAIRLANT)的副新闻发布官麦克.茅斯(Mike Maus)和勒莫尔海军航空站的新闻发布官丹尼斯.麦克格拉斯(Dennis McGrath)陪同我在实地进行采访。

同样感谢我的老友以及海军航空历史学者彼德.默斯基(Peter Mersky)中校,他对本文建设性的意见和热情的招待在同等程度上是最令人赞许的。我同样还欠麦克.彼得森(Mike Peterson)少校(一名参与过南部守望、持久自由和自由伊拉克行动的雄猫飞行员)一个人情,他仔细地阅读了本文的初稿,保证从使用者的角度来看是正确的----他同样为本书提供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战例。同样感谢托德.弗兰托姆(Todd Frantom)下士为本文提供他在CVW-5联队中参与自由伊拉克行动的感想、丹.麦克连(Dan McLain)中士介绍他在VF-2中队的参战历程,海军新闻服务主管克里斯托弗.马登(Christopher J Madden)、摄影师戴夫.布朗(Dave Brown)、理查德.休达克(Richard Siudak)、皇家澳大利亚空军的伽瑞.迪克森(Gary Dixon)下士、吉诺.幸久(Ginno Yukihisa)、特罗伊.奎格利(Troy Quigely)、埃里克.兰顿(Erik Lenten)和埃里克.斯洛特堡(Erik Sleutelberg)也为本文做出了贡献。及时的信息由尾钩协会的史蒂夫.米利金(Steve Millikin)上尉和简.雅各布斯(Jan Jacobs)上尉、海军航空协会的吉普.劳萨(Zip Rausa)上尉、戴夫.巴拉内克(Dave Baranek)中校、马克.哈撒拉(Mark Hasara)少校、戴夫.格罗弗(Dave Glover)少校(VMFA(AW)-533中队)、大卫.伊斯比(David Isby)、伽瑞.西汉(Gary Sheehan)和鲍伯.桑切斯(Bob Sanchez)提供。

本书封绘:2003年4月10日,杰夫.欧曼少校和麦克.彼得森少校驾驶VF-2中队的F-14D 163894联队长机“Bullet 100”前往巴格达中心地带执行前进空中管制任务,这架飞机的飞行员欧曼中校后来回忆道:

“我们借助着夜色的掩护从星座号上起飞,向我们负责的区域飞去。完成了空中加油后,我们与任务管制员取得了联系,在向巴格达飞去的途中,日出的景色相当美。作为一支负责现场指挥的前进空中管制机组,我们负责协调天上大量的战术飞机,以满足地面指挥官的要求。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都在观察着战场的局势,监视着地面部队的动向,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能够引导他们向没有战斗的地方移动。

“陆战队已经推进到了市区里,一路上重点关照伊拉克的军事设施,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被抵抗武装包围起来。这就是在4月10日早上发生的事情,当时一队陆战队的坦克和悍马车正在向巴格达市中心挺近,他们注意到自己正在遭受攻击,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确定敌人开火的位置,以及大概的区域,这样他们才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在消灭敌人上。

“两架在现场的美国空军A-10被用于低空扫射,保持对敌人火力的压制。这使得地面部队能够机动至更好的开火位置上,一个火炮阵地也投入到压制打击中,和天上的战术飞机一起合作。在后者中就有2架英军的旋风GR.4,他们用自己的CPU-123加强型铺路II激光制炸弹消灭了这些抵抗武装,同时陆军的黑鹰直升机用侧面的加特林机枪在轰炸间隙期间保持对敌人的火力压制。

“这些抵抗被清除后,没有对周围的平民造成伤害,地面部队继续朝巴格达市区开进。由于他们不再需要我们的帮助,于是我们调头回去寻找加油机,在那里向预警机报到离开,并返回航母。”

最后感谢来自以下作战单位的飞行员和海军飞行军官在本文中来分享他们在自由伊拉克行动中的经历和照片:

CVW-2联队:马克.福克斯(Mark Fox)上校、克莱格.杰龙(Craig Geron)上校、拉瑞.伯特(Larry Burt)上校、戴夫.格罗根(Dave Grogan)少校;

CVW-8联队:大卫.纽兰(David Newland)上校;

CVW-14联队:吉姆.缪斯(Jim Muse)少校;

VF-2中队:道.邓内尼(Doug Denneny)中校、戴夫.伯纳姆(Dave Burnham)中校、杰弗里.欧曼(Jeffrey Ohman)少校、麦克.彼得森少校、肖恩.马西森(Sean Mathieson)上尉、帕特.巴克尔(Pat Baker)中尉;

VF-31中队:瑞克.拉布朗切(Rick LaBranche)中校;

VF-32中队:马尔库斯.希区柯克(Marcus Hitchcock)中校、拉塞尔.阿里扎(Russell Ariza)中校、大卫.多恩(David Dorn)少校、蒂姆.亨利(Tim Henry)上尉、戴夫.德奎尔乔(Dave Dequeljoe)中尉;

VS-38中队:卡洛斯.萨尔迪耶洛(Carlos Sardiello)少校;

VFA-83中队:马特.波蒂埃(Matt Pothier)少校;

VF-103中队:道格拉斯.沃特尔斯(Douglas Waters)中校;

VF-213中队:约翰.海夫蒂(John Hefti)中校、马雷.哈德森(Mare Hudson)少校、拉瑞.西德伯里(Larry Sidbury)少校、肯尼斯.霍奇科(Kenneth Hockycko)中尉。

托尼.霍姆斯,肯特郡赛文欧克斯,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