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波斯鬼怪II (2019修订版)

Iranian F-4 Phantom II Units In Combat (2019 revision)

2019版前言

啊,我们又升级了。

2016版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在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渔鹰出版社在2003年出版的Combat Aircraft系列第37本《Iranian F-4 Phantom II Units In Combat》,原作者为汤姆.库伯(Tom Cooper)和法扎德.毕晓普(Farzad Bishop)。本站在2012年连载过本文的2011版,之后持续更新修改各种问题。双垂尾骑士2016年参考其他文献资料对本文内容再次做了全面的修订,同样也添加了新的图片,整理成现在的2016版,希望大家喜欢。文中各种观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email protected],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引言

生性好斗、拥有弯折的主翼和下垂的钩鼻,即使停在地面上,麦克唐纳.道格拉斯的F-4鬼怪II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危险。而鬼怪II在战斗中的表现告诉大家这绝对不是吹牛的,不论是击落米格机、作为西方国家防御苏联集团壁垒的主力,还是服役于以色列空军战斗于中东的天空,鬼怪II早已是新闻里的常客了。

在60年代和70年代初,F-4代表着军事技术的最新成果,即便是进入了80年代,它仍旧没有落伍。确实如此,直到今天,总计生产5100多架的鬼怪II中还有五分之一在一些国家空军中服役。

除了它的实力以外,鬼怪II能达到如此成就的另一个原因被归功于它的多用途性。作为第一种能以2马赫速度飞行的多用途战机,供F-4使用的武器多达数十种。不可避免地,拥有这种性能所付出的代价就是飞机的复杂性。也正是这种复杂性让许多西方观察家和分析人士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Air Force,简称IRIAF)无法承受,因为美国自1979年革命后就切断了配件供应。然而,最后的结果证明他们错了,在与伊拉克的战争中,伊朗空军的鬼怪II不仅表现成功,而且通过地勤们的努力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坚持飞行。

本书封绘:1981年4月26日早上,4架伊朗空军34TFS中队的F-4E轰炸了在乌拜达-伊本-贾拉的伊拉克空军基地。成功炸掉目标后,这支编队遭到了4架伊拉克战斗机的拦截----2架米格-21和2架米格-23。通过使用F-4上的APX-80"战斗树"敌我识别设备和TISEO光电瞄准系统的相机镜头,鬼怪II机组们很快就发现了接近中的敌机,并且在机动过程中战胜了他们。其中一名参与了空战的伊朗飞行员是马赫洛德吉(Mahloudji)上尉,他后来报告道:

"多亏了战斗树和TISEO,我知道自己前方是两架伊拉克米格-23,因此我们在雷达关闭的情况下跟在他们后面。当编队长机阿巴西(Abassi)知道附近还有两架米格-21的时候,他命令我睁大眼睛搜索。我们从后面慢慢接近米格-23,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发现我们,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别的地方。阿巴西刚获得一个强烈的响尾蛇锁定'滋滋'声,他的武器官库齐梅斯吉(Kutchmesgi)就警告说有两架F-4E切入到我们和米格机中间,当其他鬼怪II从我们身旁掠过之际,我向阿巴斯呼入'接敌',以便让他知道,然后前来保护我,他回答道'尽可能紧地靠在一起',同时向右急转,以保持在米格-23身后。"

"就在我跟进转向的时候,一架米格-21突然出现在距离阿巴西100米远处的地方,同时他又朝左转,继续跟在那两架米格-23后面。当我确认前方没有别的飞机后,我朝那架米格-21发射了一枚响尾蛇,伊拉克人没有时间来机动躲避。导弹命中目标,一个红白相间的火球把它的整个尾部包住,接着飞机朝下坠去。"

"接着,阿巴西借助TISEO的帮助锁定了那两架米格-23,经过几个剧烈的机动,他用响尾蛇击落了其中的一架,此时,这个地区又出现了更多的米格机,但我们决定脱离战斗。清除了'6点钟'方向后,我们转向东面,这天炸毁一座机场并击落两架伊拉克飞机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战争离结束还早着。"

本书封绘

无数出版物已经详细地描述了鬼怪II于过去40年中的服役历程,可是这种飞机在两伊战争中的表现却依旧那么神秘。国王的空军成为以色列之后全球第二大鬼怪II出口用户,但1979年革命后,关于这种飞机在伊朗空军中如何使用的问题要多于答案。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刺激了谣言的产生,可是对于在战争中到底有多少支单位保持在作战状态下、战斗期间的标准装备、谁驾驶着这些飞机、幸存F-4的数量却一无所知。/p>

伊朗的F-4鬼怪II自服役起就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这也就不值得稀奇了。即使是在今天,究竟有多少架鬼怪II交付给了伊朗空军仍旧无从知晓,他们使用的很多装备即便在美国空军里也是保密的。而且,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和美国关系的持续恶化使得许多人难以相信伊朗空军的鬼怪II装备的是"完全标准"的航电和武器系统。其中一些还是"最先进的",同时,其它一些装备也必须在仔细的管理下使用。

F-4D 67-14874是第5架为伊朗生产的鬼怪II,照片拍摄于交付伊朗前,上面仍旧保留着美国空军的涂装。

F-4D 67-14874

许多伊朗飞行员曾经在美国受训,或者接受了驻伊朗的美国教官的指导。考虑到两国关系的突然降温,众人很难认识到在革命前,美国人和他们的伊朗学生之间的友谊以及相互的尊敬。相似的是,伊朗空军F-4鬼怪II在1974至75年间第一次对伊拉克作战的成功,还有对阿曼叛乱的镇压,已经几乎完全被遗忘了。

所有这些神秘现象的结果就是伊朗鬼怪II的部署和使用情况反复循环地流传着。一些观察家认为它们在交付时降低了装备标准,飞行员和地勤也是匆忙训练的,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完全掌握这种复杂的飞机。不可避免地,这些消息受到了关于伊朗飞行员和军官被清洗的报道的影响----甚至是处决----此类行动于伊斯兰革命后展开。作为对此推测的结果,西方观察家认为伊朗空军可使用的鬼怪II数量非常低----"只有20至30架在缺乏维修的情况下慢慢地烂掉。"这就是过去20年间许多相关防务出版物的标准论调。

1971年,2架早期交付的F-4E和它们的飞行员在梅赫拉巴德机场上,那时,伊朗的鬼怪II机组是在美国接受的训练。

F-4D 67-14874

他们同样也认为最优秀和最有能力的人都离开了这个国家,剩下"新生"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无法有效使用并维护如此高级的飞机。/p>

许多人认为即便是伊战争爆发了,这种情况也不会好转,就算是鬼怪II如幽灵般地出现在巴格达上空,国际媒体依旧报道这些飞机的糟糕状态、零配件的匮乏以及缺少受训的飞行员。有传闻说伊朗的F-4将换上罗尔斯.罗伊斯(Rolls Royce)的斯贝(Spey)发动机,而且一些零配件由以色列和一些北约成员国秘密供应,还有其它的供应是美国暗中作为在黎巴嫩被困人质的交换。抛开这些报道中的大量错误,所有的这一切都很难告诉大家确切发生的事实。观察家们很快就将F-4"划除",就像他们对伊朗空军的F-14所做的一样。

F-4D 67-14870是第2架交付给伊朗的鬼怪II,照片拍摄于进入伊朗空军后不久,注意机身中线上挂载的SUU-23/A航炮吊舱,这是F-4D在两伊战争期间的标准武器。

F-4D 67-14870

本书将尝试把记录直接写下来,告诉大家伊朗F-4鬼怪II在两伊战争中的真实使用情况,它包含了大量飞行员的一手资料,这些飞行员们驾驶过许多种不同型号的飞机,且参加了那场漫长而又血腥的战争。文中的故事展现了伊朗飞行员在难以置信的困境中面对一切不利的状况,缺少支援、高级武器、日常维护、零配件供应,还有更重要的政治与技术上的支持。事实上,伊朗飞行员受到了德黑兰新宗教政权的严格看管。

这些飞行员起初被伊斯兰正统教派定义为"不利的因素",他们的爱国心和专业技术则被完全忽视了。确实,他们被认为是"消耗品",在革命的初期,他们中的许多人被投入监狱、接受拷打并且被处决。然而他们仍然保持着自我----热爱飞行、珍爱飞机的飞行员。战争爆发后,他们被迫在监狱和被处决的痛苦中前去保卫他们的祖国。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他们的国家。

直到现在,这些伊朗鬼怪II飞行员的英雄气概和精湛技术依旧不为人知晓,接下来,一些幸存后却仍旧献身自身事业的那些自豪的飞行员与技术员将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汤姆.库伯 & 法扎德.毕晓普

2003年4月于奥地利

70年代中,一架F-4E正在梅赫拉巴德机场上滑行,背景上是一架C-130。早期的伊朗F-4E都是Blk46和47批次,后来接受改造,安装了前缘缝翼和556型座舱升级。

F-4D 67-14874

第一章 伊朗的鬼怪II

80年代,成长中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还没有从震荡深处缓过来。伊斯兰革命,使得默罕默德.雷扎.巴列维国王(Mohamad Reza Shah Pahlavi)与1979年2月倒台,结果就是领导层空无一人。飞行员和军官由于政治的动荡和刺激而流失----还有愚蠢的----清洗。同时,一些人逃离、被迫退休或者被投入监狱。甚至还有一些人被处决,但是抛开这些,这仍旧是一支强大的空军。

1978年末,伊朗帝国空军(Imperial Iran Air Force,简称IIAF)拥有不少于520架现代战机,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崭新的,此外还有100多架运输机和60架左右的直升机。总人数在10万左右,其中5000人是资深飞行员。革命前,伊朗空军计划每月训练出100名飞行员,并准备列装于1976至77年间订购的300架F-16A/B战斗机,然而,1980年夏的伊朗空军则是一片混乱。

密苏里州上空,以色列、伊朗、希腊空军涂装的F-4E编队飞行。

,以色列、伊朗、希腊空军涂装的F-4E编队飞行

即便是把伊朗帝国空军的名字换成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同时将现役人员减半后,新政权依旧对这支国王引以为傲的力量深有疑虑,他们对倒台的国王忠贞不移。

同时,新政权开始敌视伊朗的重要盟友----美国。革命政府内的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何要花费如此多的财力来维持这样一群复杂而又昂贵的飞机。"我们需要它们做什么?"这是在当时的伊朗经常能听到的问题。接下来他们声明"我们不会攻击任何人。"

这个问题立刻就得到了答案,即便伊朗不打算攻击它的邻居,但是它的邻居们则即将展开进攻。很快,伊朗空军将得到召唤,于保卫伊朗的战斗中扮演决定性的角色。所有花费巨资购买的飞机----特别是F-4----将在各种怀疑声中证明它们的价值。

这张F-4E 75-0250的照片拍摄于飞机交付给伊朗后不久,但并未分配给所属单位,因此,上面还没有刷上伊朗空军的编号和基地编号。

F-4D 67-14874

1980年,伊朗空军拥有3种不同型号的鬼怪II,它们包括了29架F-4D、162架F-4E和至少17架(也许是19架)RF-4E,这些飞机成为了伊朗空军的中坚力量。

继承了前帝国空军剩下的装备,新的共和国空军采用了新的标识----一只凤凰。但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只有一部分是"新的"。因为它的构架没有改变,即便在与伊拉克展开长达八年的战争中也是如此,那场战争里,伊朗损失了大量的飞机。

当然,一些中队在战争期间被部署到临时基地里,而另一些中队所在的基地遭到了蛙-7战术地对地导弹的威胁后而不得不疏散,即便如此,它们还保持着战斗力。总的来说,革命十年后,伊朗空军中F-4的情况和1978年一样。

70年代初,RF-4E 2-434停放在一座未知名的伊朗空军基地内,机身已经全部换上伊朗空军的涂装,伊朗的RF-4E在交付前就已经安装了美国空军最新的侦察设备。

F-4D 67-1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