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炮,航炮,航炮----希腊F-5和土耳其F-16的一次对抗

MISSION: GUNS, GUNS, GUNS…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载于《Airforces Monthly》杂志2009年10月号《MISSION: GUNS, GUNS, GUNS…》,作者Panagiotis J Georgiadis上校(退役)。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时间:1994年3月20日早上

地点:希腊马其顿省西萨洛尼基(Thessaloniki)----希腊空军第113战斗联队343中队

状态:2架F-5A在5分钟快速反应待命警戒中

“不管事态如何发展,只有一颗勇敢的心内那种攻击精神才会给任何一种战斗机带来成功。”----出自《The First and The Last》,阿道夫.加兰德(Adolf Galland)著。

看起来所有的“老鹰”----二战期间著名的战斗机飞行员----不管他们站在哪一边,都非常赞同加兰德的看法,因为他们拥有从欧洲和太平洋战场上激烈的空战中获取的经验。之后过去了很长时间,这种精神在现代空战中或多或少都仍旧盛行着。

本文的主旨是在阐述加兰德话语的重要性,并通过在爱琴海上未宣布的“战争”中以实际经验的比较将其表现出来。

一架第343中队挂载了中线副油箱的F-5A对于希腊空军来说是标准的空战装备,这通常也意味着他们要获取机会和对手一战。

准备

就像平常的每一天一样,希腊的防空管制系统都处在高度戒备状态。一些战斗机编队分别处在5分钟、15分钟和60分钟不同级别的快速反应待命警戒状态下,全副武装,日夜在前进基地和主要作战基地内进行战备值班。

驻扎在西萨洛尼基—米奇拉(Mikira)机场西部的是希腊空军第343中队,该中队负责昼间拦截任务,而且装备了F-5A和前荷兰空军的NF-5A。

在这天,2名战斗机飞行员喝完了咖啡以后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人就是笔者,当时还是一名上尉,在F-5上拥有近1000小时的飞行经验,另一人是阿里斯.D(Aris)中尉,他拥有近800小时的飞行经验。

土耳其F-16被套入希腊F-5的照相枪中,如果是真的开火,那么这架F-16可能就被击落了,但这样的对抗一般和拦截训练没什么两样。

两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都执行过无数次拦截任务,主要是在爱琴海中部和东北部。这类任务意味着将会和土耳其空军大量型号的战斗机发生接触(F-104G/S、F/RF-4E、F-16C/D),此外还有S-2E追踪者反潜机和直升机、美军的F-14雄猫、P-3猎户座、CH-53海种马等。

北约的2个成员国,希腊和土耳其之间这种潜在致命的猫捉老鼠的游戏已经在天上打了35年,绝大多数都是在这一地区的战略要地上空。看起来似乎无法制止土耳其人侵犯希腊岛屿的主权,于是“游戏”只能继续下去,但每一次接触都让飞行员进入相当危急而且无法预知的处境当中。

听起来这对于参与任务的机组来说相当艰巨,但远不是这么想象的!这是每一名战斗机飞行员的梦想,面对另一名飞行员来检验他的军事素养,这是除了实战以外对飞行员最好的训练。

1979年的德国慕尼黑,二战期间的著名王牌飞行员们参加国际战斗机飞行员大会。

雅典(Athinai)飞行识别区

紧急起飞!没有什么比起快速反应警报拉响时让你心跳更快的事情了。这是一道命令,推动你的大脑和身体向任务的主要目标前进。命令、流程、战术、限制和天气,所有的都要考虑进来,所有的这些事项在天亮前都进行了仔细的报告。

所以,突然间,喝咖啡的休息结束了,和时间的竞赛开始了。未知身份的目标已经朝雅典飞行识别区的东部飞去,在紧急起飞的命令被下达后不到2分钟,我们座机的发动机就已经启动了,到处都是一股煤油的味道。红外导弹(AIM-9P3响尾蛇)的引信和盖子都被摘除,所有的系统都已被设定好,使其运转起来。

在数分钟的时间内,飞行员和飞机都将面对这种潜在致命的局势,飞行员将在一触即发的空战里做出重要的决定并抵抗疲劳。

现在距离紧急起飞的命令下达过去了4分半钟,而僚机向长机报告说他已经升空了。

希腊空军的雅典飞行识别区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