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空军的幻影F.1

Mirage F.1 of Iranian Air Force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作者:Babak Taghvaee,内容来自《Combat Aircraft Monthly》杂志2012年1月号《Old Enemies Now Friends》以及《Airforces Monthly》杂志2014年12月号《Project Habibi----New Life for Iranian Mirages》。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1991年1月26日下午,6种不同型号的25架伊拉克空军幻影F.1逃到伊朗避难。一周前,伊朗空军的人员和指挥官就被前来避难的13架伊拉克伊尔-76MD和1架阿德南-1预警机惊呆了,此外还有一批达索的隼20和隼50公务机,这一大批飞机降落在伊朗西部的诺杰基地。

那些逃出来的幻影飞行员变得晕头转向,其中一些人找到了TFB3基地并安全降落,还有一些人迷路了,被迫降落在TFB3基地的应急跑道或哈马丹的民用机场上。第二天过后,一些飞行员被派到哈马丹机场,在31TFS中队鬼怪II技术员的帮助下把幻影飞回TFB3基地。在所有25架幻影抵达TFB3基地后,其中16架被停放在加固飞机掩体里,另外9架停放在滑行跑道上,用伪装网遮盖。同一天,23架苏-24MK、25架苏-22和7架苏-25K也降落在TFB3基地。

伊朗人花费了大量的努力来保证这25架幻影的安全,6个月后,这批伊拉克战斗都换上了伊朗空军的国际标识和编号。

幻影F.1BQ-3 3-6407正在为2009年神圣国防周的阅兵进行排练,此机是伊朗空军唯一一架进行了完整大修的机体,相关的功能校验飞行于2009年3月在TFB.14基地完成。

1993年7月,得到了伊朗空军司令部的批准后,所有幻影正式进入伊朗空军服役。第一架启动发动机并出现在TFB3基地滑行跑道上的是幻影F.1EQ-6 4561,后来换成了伊朗编号3-6217。这架飞机在1993年8月进行了首次快速滑行,经过了早期地面测试的成功后,伊朗空军决定让这些幻影加入其战斗序列里。于是,TFB3基地受命准备好让5架幻影F.1进入一线服役。

那时,伊朗空军缺少维护这些幻影的技术和文件,其中包括飞行手册、功能校验飞行和机组检查表单。然而,31TFS中队修好了3架幻影并准备飞行。其中一名被选去驾驶幻影的飞行员是经验丰富的贝鲁兹.纳格迪贝克(Behrooz Naghdi-Beik)上校——一名F-4E飞行员。他在1993年8月至10月间完成了250多次滑行和快速滑行测试。虽然他对幻影的特性一无所知,但他完成了所有系统的测试。中队的技术员也一样,他们只熟悉F-4E的技术系统。有一次,TFB.3基地的指挥官无意间碰到了座舱里的炸药点火器,把一架幻影的座舱盖抛掉了。

伊朗空军可以飞行的幻影F.1EQ之一,3-6213号机是一架EQ-6型,2009年4月18日的空中检阅取消后,这架飞机因为技术问题被留在梅赫拉巴德,2009年9月末回到现役。

幻影的首飞

在发布了修复5架幻影F.1EQ和幻影F.1BQ的命令后,TFB3基地组建了一支由经验丰富的技术员组成的团队来负责这项工作。3-6217号机在修复工作完成后于1993年10月16日进行首飞,试飞员是纳格迪贝克上校,伊朗空军司令曼苏尔.萨塔里准将亲眼观摩了伊朗空军幻影F.1的首次试飞,整个飞行持续了25分钟。

基地的维护单位同样记录到这次飞行所取得的成就,编写了维护、机组和功能校验飞行的检查表单。其减速伞和飞行员降落伞包装系统和伊朗空军的F-5E/F类似。

幻影F.1BQ-3 3-6407正式刷上伊朗空军的双色迷彩,其中包括了深棕(FS30140)和沙色(FS30400),这架飞机自2001年起在TFB.14基地的停机坪内封存。

这名试飞员继续测试伊朗空军剩下2架能用的幻影F.1EQ,直到1995年7月17日出现了问题,飞行就此停止。1996年4月,伊朗武装部队司令沙巴兹准将到访TFB3基地,签署命令恢复幻影的飞行。另外2名飞行员----艾拉希上校和A上尉加入了TFB3基地的幻影中队。在中队的技术员修好了幻影F.1BQ 3-6403后,新飞行员的训练开始了。这次飞行的教官是纳格迪贝克上校,时间是1996年11月6日。在伊朗空军高官和TFB3基地的指挥官面前,艾拉希和纳格迪贝克上校驾驶3-6403完成了首次飞行。

艾拉希上校在1996年离开,接替他的是基地作战助理贾罕巴克什.哈萨尼(Jahanbakhsh Hasani)上校,纳格迪.贝克还是飞行教官。经过一系列的飞行训练后,哈萨尼上校,伊朗空军经验最丰富的F-4E飞行员之一,成为了中队里的第二名教官。他和纳格迪贝克两人成功地指导了31TFS中队2名年轻的F-4E飞行员在幻影上的训练。1997年初,纳格迪贝克由于与哈萨尼之间的不和而从这个位置上退了下来。

虽然照片质量很差,但是这张泄露出来的照片显示了2009年2月5日即将到伊朗飞机工业公司进行大修的2架幻影之一,就在这架飞机抵达梅赫拉巴德后3个月。3-6403号机是第一架在伊朗空军服役的幻影F.1BQ-3,时间是1996年。飞机上涂有双色蓝灰迷彩,和3-6205号机一起在伊朗飞机工业公司大修。2011年3月完工后,由于缺少零配件,功能校验飞行被取消了,同样由于缺乏资金和零配件,幻影的大修工程被取消了。

令人惊讶的是,在1997年4月24日举办的“耶路撒冷之路”演习中有4架幻影参与,这是伊朗刺杀了一些流亡在欧洲的政治异见者后迫于西方压力而做出的举动。

在演习中,2架幻影F.1EQ-6和2架幻影F.1BQ被重新部署到TFB9基地,在那里执行战斗空中巡逻任务。31TFS中队的电子专家在“恩人”项目中启动了幻影的雷达,并从F-14A上拆下了LAU-7A发射导轨,以便让幻影F.1挂载AIM-9J响尾蛇导弹。这种导弹是伊朗本地的AIM-9J升级版,使用了AIM-9L的全向引导头。这些幻影在第二天全部挂载了导弹去参与演习,和63TFS中队的F-14A一道掩护91TFS中队的F-4E。当天早上,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上空遇见了2架正在执行训练任务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A-18D,哈萨尼和艾拉希驾驶的2架幻影F.1EQ-6锁定了这2架大黄蜂,但是没有开火。

1997年,TFB.3基地的地勤们修好了幻影F.1EQ-6 3-6215,而且是第一架在阿布拉工程中安装了配AIM-9J的LAU-7A挂架的机体之一。这架飞机依旧能够飞行,而且在飞行时数中也是最低的,因为这架飞机是最后一架交付伊拉克的幻影F.1EQ-6,在1990年冬服役,编号4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