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眼的炸弹挂架----越战中的OV-1莫霍克人

Memories of the Mohawk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载于《FlyPast》杂志2015年5月号《Memories of the Mohawk》,作者James P Busha。在2019年又补充了part4的击落米格部分。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正文

你肯定不会比一名被派去在越战中驾驶莫霍克人的美国陆军飞行员过得更糟。光是和地面上的敌人作战已经够让他们头痛的了,但是变幻莫测的天气、山区地形、加上关于如何使用莫霍克人而引发的各军种之间的争吵,使得机组们的“苦战”更加变本加厉。

第一眼望去,格鲁曼的OV-1看起来像是一个“爆眼”怪物,还长着2台涡桨发动机和3个垂尾。但是驾驶它进入战斗的机组们,其中包括了接下来将要介绍的3名陆军飞行员,将会告诉你OV-1在天上是一个淑女,总能把她的孩子们安全带回家。

2架美国陆军的莫霍克人在编队飞行中----上方的OV-1B 59-2621挂载了一个侧视雷达吊舱,下方是OV-1A 59-2503。

角色的变换

1960年,威廉.佩季(William Page)少校驾驶塞斯纳L-19在拉克尔堡担任教官一职,那时他第一次见到了一架OV-1。他回忆道:

“我认为它是最丑的、看起来最可笑的一架飞机之一。然而它拥有难以言表的魅力,这是我喜欢上而且由始至终欣赏她的原因。我总是告诉众人我在驾驶莫霍克人第一天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它,这是我驾驶过的最好的飞机,而且是我最信任的飞机。

“尽管莫霍克人一开始是陆军和陆战队为加强监视和火控而打造的飞机,但是陆战队在飞机的早期研发阶段中就已退出。在我看来,他们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莫霍克人最后拥有卓越的飞行能力,而且变得多用途化,足够适应绝大多数的任务。

“陆军最初将莫霍克人当做一种监视机和侦察机来适应,因此早期的训练是学习如何将飞行性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而且还有一些训练是针对怎么使用红外(IR)和空中侧视雷达(SLAR)系统的,尽管它们当时暂时还没开发成功。”

“由于陆战队一开始是预定用户之一,所以莫霍克人完成的时候所有布线和硬挂点都是用于对地攻击的。这种一开始‘意想不到’的能力很快就让陆军欣喜不已。所以当后者开始在本宁堡研究空中突击理念的时候,莫霍克人得到的新的任务指派,即作为一个火控支援平台,掩护空中突击直升机和部队在战场上的穿插。“

威廉.佩季少校在1969年7月是富协第225侦察机连的连长。

空军的政治

1963年初,威廉是第一批被指派到新组建的第11空中突击师里的OV-1飞行员,“接下来的2年半时间里,我都在投放炸弹、打阻尼火箭弹、扫射目标。莫霍克人是一个像石头一样稳当的射击平台,而且我们的海军教官飞行员都相当喜欢驾驶这种小型攻击机,他们将其亲切地称为“小熊”。莫霍克人是一个武装到牙齿而且非常精确的近距离空中支援平台,同样也是一件壮观的扫射武器。

“糟糕的是,到了1965年春,政治开始主导一切,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大炮和空军理念,他们要求陆军不得拥有任何固定翼飞机。对我们还有地面上的士兵来说,由此导致的不幸后果是,我们的所有莫霍克人都被改成了红外、侧视雷达和照相侦察机。

“但幸运的是,装载机枪的OV-1已经在越南投入作战,而且一直在持续使用,五角大楼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大批美国陆军使用过的莫霍克人现在都归私人所有,其中最独特的一架就是乔.马塞萨(Joe Masessa)的OV-1D 68-15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