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徒手且无惧----越战中的空军RF-101巫毒

Alone, Unarmed and Unafraid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载于《FlyPast》杂志2015年5月号《Alone, Unarmed and Unafraid》,作者Nigel Walpole是前英国皇家空军上校(RAF Group Captain)。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随着加力燃烧室的点燃,4台普拉特.惠特尼发动机的咆哮声稳步增强,2架美国空军巨大的RF-101C巫毒沿着跑道加速冲出。这是1965年7月28日泰国乌隆基地内发生的一幕,45TRS中队的马尔夫.里德(Marv Reed)少校和他的僚机、15SRS中队的查克.卢斯蒂格(Chuck Lustig)上尉升空去“筒子里”执行任务----他们将飞到北越境内防御最严密的地区里。他们的任务就是搜寻地空导弹阵地和高射炮阵地。

RF-101在东南亚的任务从1961年11月开始,当时有4架抵达泰国的廊曼机场参与组建“Able Mable”分遣队。驻扎在日本三泽基地的45TRS“波尔卡圆点”和15TRS“棉工人”轮流把飞机派到泰国。

到了1964年“Able Mable”分遣队已经拥有了6架飞机,而且可以和美国海军的侦察机共同承担任务。这些任务的焦点被集中在胡志明小道上,越南人极其频繁的通过这条道路为南边的抵抗武装提供大量补给。这条道路穿过老挝和柬埔寨,在延绵2000英里的长度上就像迷宫一样布满了小道,由大约5000人维护,而且部署在其两侧的各种口径高炮加起来有700门。

1965年12月,乔治.考吉尔(George Cowgill)在北越上空完成了一次任务后驾驶一架RF-101降落在乌隆基地。

1964年春,巴特寮占领了老挝北部的石缸平原,结果,老挝首相梭发那.富马(Souvanna Phouma)亲王批准美军对这片被包围的地区进行侦察,就是现在被称为“洋基队”的行动。这个行动是高产的,通过此任务发现了大量的装甲部队和火炮的集结地,此外还有火罐高射炮火控雷达和车辆----这加强了老挝境内的敌对局势。

没过多久,在6月,2架美国海军的F-8在石缸平原上空被击落,而美国空军的F-100超佩刀被允许对这些高射炮阵地进行报复性轰炸。8月,北越鱼雷艇对2艘美军驱逐舰进行了不成功的攻击,同时,战区内的RF-101数量增加到了18架,其中6架来自于南卡州肖基地的20TRS中队。

第一架被击落的巫毒是在1964年11月被37mm高射炮打下来的。飞行员、15TRS中队的伯特.华尔兹(Burt Waltz)上尉在班潘合(Ban Phan Hop)上空成功弹射,然后被直升机救走,这是越战期间第一次成功的救援行动。

在胡志明小道上空跳伞后,痛苦的伯特.华尔兹上尉被一架直升机运回家。

F-101[“One-O-Wonder(一零奇迹)”]的优点

双发F-101的加力推力总计为3000磅,低空最大速度能够超过600节,而且不用进行空中加油也能够飞很远的距离。巫毒是相当强健的----很多人都喜欢这一点,当飞机受了重伤后依旧能够继续飞行。除此之外再加上飞机相对简单的维护、2台发动机的可靠性、系统的冗余,使得它相当受欢迎。

它相对简单,而且飞起来很舒适,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在高攻角和低指示空速下的“上仰”趋势----这种情况下改回来是很困难的。但是飞行员们在座舱里安装了声音警告器和“震杆器”,提醒他们要注意这种相对危险的情况。

1967年1月,桑迪.西斯科(Sandy Sisco)上尉在一次4架鬼怪II的轰炸任务结束后的效果评估飞行中于白马机场上拍摄下一架RF-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