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防卫----联合力量行动中的南联盟地空导弹部队

Desperate Defence

本站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内容来自《Airforces Monthly》杂志2010年9月号《Desperate Defence》,作者Miroslav Gyürösi。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特别感谢兰陵笑笑爹参与校对工作。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1999年3月24日,作为科索沃战争的一部分,美国和北约发动了对南联盟的空袭行动。

这次被称为联合力量行动的空袭(美国人自己称为华丽铁钻骨行动)最主要的目标就是首都贝尔格莱德以及南联盟军大量的防空设施,由于美国和北约的空中力量不管从数量还是技术上都优于南斯拉夫人的,所以后者只能依赖高射炮和导弹来保卫他们的国家。其中的防空主力就是第250防空旅(rbr.PVO)。在战斗即将打响之前,旅长米罗斯拉夫.拉佐维奇(Miroslav Lazovic)上校和他的副官德拉甘.斯坦科维奇(Dragan Stankovic)上校手里拥有8支准备投入战斗的导弹部队,并配属了技术支持和额外的战时补充成员、2支无人预备火控部队和2支得到新兵增援的技术装备部队。

以上所有这些防空部队均在3月24日关闭雷达并离开了他们和平时期所在的驻扎地,而且一直保持着作战状态,直到他们收到命令在6月26日返回原来的驻地,但是其中一些部队多花了一些时间才完成这个指令。在战争期间,第250旅的导弹部队的S-125M涅瓦河M(SA-3)系统发射了54枚 V-601D/U导弹,此外,还发射了47枚肩扛式地空导弹,其中有36枚9K32M箭2M(SA-7)和11枚9K39指针M(SA-18)。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第250旅有9人阵亡,而整个南斯拉夫空军和防空军有41人阵亡(其中28人来自地空导弹部队)。

第3营的指挥官在UNK-M雷达车里工作。

第一枚V-601导弹是第7防空营于1999年3月25日03:50在波兹达列瓦奇(Bozdarevac)阵地上发射的----而且只发射了一枚,旅长德拉甘.巴切蒂奇(Dragan Bacetic)中校声称导弹击中了目标。第250旅在战争结束的时候手里只剩三支可以使用的S-125部队,其它的要么被摧毁,要么名存实亡。北约对南联盟的空袭也是后者S-75(SA-2)德维纳河的首次实战,北约在4月19日01:35的空袭再加上当天晚些时候的空袭,将使用S-125M导弹系统的第6防空营完全打瘫了。后来,该旅从库存里收到了一套S-75系统,但是把熟悉这种老旧系统的人员从预备役调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将其投入使用。

据第250旅旅长米罗斯拉夫.拉佐维奇说,S-75导弹的主要目标是法国空军的幻影ⅣP侦察机,这种飞机在高空以高速略过贝尔格莱德。一支S-75导弹部队驻守在希曼诺维奇(Simanovic),这里有之前建造好的混凝土掩体,但是这里在5月13日14:35遭到了激光制导炸弹的轰炸,并且炸毁了雷达天线的P-12多重波段雷达,不过没有人员伤亡。

战争期间塞尔维亚想北约飞机发射了S4 V-601导弹,这些导弹被安装在固定的4联装S-125M涅瓦河M发射架上。

击落夜鹰

在任何战争里,声称击落和被击落都是雾云重重,哪怕是在1999年北约空袭南联盟的行动中也没有例外。在贝尔格莱德班伊察(Banjica)的第250旅指挥部内的一本记录本上,他们声称击落了14架飞机和10枚巡航导弹。当然,这些声称缺乏资料来证实,11年过去了,最后只证明他们击落了2架飞机,第一架是3月27日被S-125系统击落的F-117A 82-0806,这架飞机由戴尔.泽尔科(Dale Zelko)中校驾驶,第二架是F-16CG 88-0550,由555TFS中队长戴夫.戈德费恩(Dave Goldfein)中校驾驶,在5月2日被击落。这些飞机在残骸在塞尔维亚的博物馆里展出,而且全部是被第3防空营击落的。

F-117A 82-0806的座舱盖目前在一个特殊的展览室内展出,述说着战争中的这个故事。

在1998年,南斯拉夫首次开始考虑可能会遭到空袭,但是却没有做什么针对性训练,不过后来的紧张局势刺激了第3防空营将导弹部队加快投入实战。营长佐尔坦.达尼(Zoltan Dani)中校[他使用过2个假名:戈沃兹登.德于基奇(Gvozden Djukic)、佐兰.达基奇(Zoran Dakic)]和他的副官德约尔德伊.阿尼基奇(Djordje Anicic)从1999年2月开始就让引导和管制部队的人员每天在5G98和弦75/125模拟器上练习操作。

每一名成员都知道北约在技术上拥有优势,但是他们准备得很好,而且对保卫他们的国家表现得相当积极。第3营的战斗在3月24日开始,他们离开了和平时期在雅科沃(Jakovo)—佩因伯格(Pejin Berg)的驻地,重新驻扎在希曼诺维奇附件。在保持雷达静默的同时,他们等待着第250旅的作战指挥中心给他们下达命令。他们的战备状态取决于系统的引导雷达,还有供电设备和2个发射架,每个发射架上有2枚导弹。1999年3月27日,该营收到来自作战指挥中心的命令后开始进行作战准备,而且20:30刚过,P-18雷达就在不同的高度上发现了众多目标。几分钟后,一个目标正在接近该营的开火区,但很快就离开了,最后,在20:41,一个高速飞行的目标出现在195°方向上,距离14英里(23千米),慢慢地向左转。在200°至205°之间,距离10.5英里(17千米)处,引导官和他的下属丢失了目标。经过一次不成功的尝试后,他成功在230°方位上成功捕获目标,距离靠近到8.5英里(14千米)。就在目标位于240°方向,距离7.5英里(12千米),高度19685英尺(6000米)时,引导官姆米诺维奇(Muminovic)按下了发射钮,齐射了一排V-601D(5V27D)导弹。第一枚导弹飞出去5秒后,第二枚也升空了。由于目标机飞行员目视发现了导弹,他极具攻击性地左转,并继续爬升。第一枚导弹的SNR-125M引导和火控雷达锁定了目标,而第二枚导弹却因为在跟踪过程中目标的角速度太大而无法锁定。最后,第一枚导弹在20:42命中目标,方位角270°,距离7.5英里(12千米),高度大约26000英尺(7920米)。导弹战斗部的近炸引信点爆的时候,碎片炸飞了这架飞机的左主翼,并坠落在布达诺维奇(Dudanovic)村里。

当地人正在检查49FW连队8FS中队戴尔.泽尔科中校的F-117A 82-0806的尾部残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