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战中的福克D.21

Fokker D.XXI in Blitz

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原文作者:Peter de Jong。节选自Osprey社Aircraft of the Aces第112本《Fokker D.XXI Aces of World War2》第四章。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经过双垂尾骑士授权在本站首发刊登,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email protected],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正文

法国和英国原计划去增援冬战中的芬兰,但他们另有企图,因为部队要穿过挪威和瑞典,这样就可以截断瑞典对德国的钢铁供应,这些钢铁绝大多数从纳尔维克(Narvik)港运出。1940年8月冬战结束后,英法找不到出兵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了理由了,于是英国皇家海军开始在挪威的港口外布雷,希望德国人做出的反应能够让他们占领这座港口。然而,德国人抢先了一步,一支入侵舰队已经向挪威出发了。

这次行动的后勤很具挑战,作为其中的一个部分,丹麦被纳入了德国人的入侵计划中。该国弱小的军队没有被动员起来,也没有做好准备,他们的福克D.21中队也一样。丹麦的第一架福克战斗机在克洛沃马肯(Kløvermarken)的工厂下线,直至1939年8月才完成首飞,到了1940年4月也只有10架能够使用,而最后一架还没有升空过,但是荷兰福克公司制造的2架飞机仍旧等待着被改装成标准的作战型。剩下9架飞机被交付给丹麦陆军航空队第2中队,可这支中队的人员和飞机都没有完全做好战争准备。飞机的主翼下方缺少20mm马德森航炮,因此,飞机的武装只有2挺8mm机枪,无线电也没有装上。更糟糕的是,在寒冷的冬天里没有进行多少飞行训练。而且在4月的第一个星期,丹麦陆军航空队的福克D.21只完成了6个飞行小时,其中至少有2架飞机无法使用。

1940年春,一架丹麦陆军航空队的福克D.21在哥本哈根市郊的瓦尔鲁斯机场附近飞行。飞机起落架整流罩的上半部分被拆除,防止这个活动结构在寒冷的冬天里结冰,以便让第二中队能够顺利适应他们的新装备。

当德军在4月9日发动威悉河演习行动时,丹麦陆军航空队的飞机仍旧集中在哥本哈根(Copenhagen)附近的瓦尔鲁斯(Værløse)机场上,其中包括了福克C.5和福克D.21,还有格罗斯特的护套双翼战斗机。德国空军I./ZG1大队的Bf110战斗机于破晓从波罗的海沿岸的巴斯(Barth)机场起飞,带队的是大队长沃尔夫冈.法尔克(Wolfgang Falck)上尉,他在战争刚开始的几个月里就成为了王牌。2支重型战斗中队沿着西兰的海岸线低空飞行,于05:20在瓦尔鲁斯上空拉起,背对着太阳朝机场发起攻击,这里在10分钟前收到消息,说德国人将降落在这座首都机场。

法尔克击落了一架正在起飞的福克C.5双翼攻击机,机组全部阵亡,剩下的Bf110扫射了停机坪和正在滑行的飞机。虽然高射炮部队还击了,可是丹麦陆军航空队的25架飞机在一次空袭中全部报销,其中有3架福克D.21被击毁,另有3架被击伤。一个月后,ZG1联队在荷兰上空遭遇了更激烈的抵抗。

在沃尔夫冈.法尔克上尉的率领下,I./ZG1大队的Bf110不费吹灰之力就摧毁了丹麦空军的福克D.21中队。虽然有3架福克D.21被重创,但是除一架以外全部在丹尼斯的工厂被修复,1943年被德国空军征用。

丹麦投降后,这个国家一开始被宽容地赋予了自治权,随着陆军航空队全面停飞,克洛沃马肯的工厂重新开工,为福克D.21接下来的使用做准备。只有一架严重受损的飞机报废了,剩下的11架全部完成了翻修,接下来被封存,1943年被德国人征用。德国空军看起来把它们拿去当滑翔机或靶标拖拽机了。丹麦飞行员此后再也没有驾驶过福克D.21,而在福克D.21上获得战果的丹麦飞行员只有埃尔哈德.弗里伊斯(Erhard Frijs)和弗里茨.拉斯穆森(Frits Rasmussen)----两人都在芬兰冬战期间阵亡。

荷兰上空的战斗

1940年初,荷兰陆军航空队第2战斗机中队(JaVA)仍旧驻扎在北部的埃尔德(Eelde),而野战军第1战斗机中队被转移到东南部的埃因霍温(Eindhoven),原先驻扎在那里的第1战斗机中队“白老鼠”则转移到中部代芬特尔(Deventer)附近特赫(Teuge)的一座小机场。德军入侵丹麦与挪威的消息让荷兰当局震惊不已,然而,3支福克D.21中队已经收到命令,去保卫荷兰的西部边境。第1战斗机中队“白老鼠”的指挥部被搬上卡车,然后转移到德科伊(De Kooy)海军机场,整个11月间都驻扎在那里。第2战斗机中队则前往斯希普霍尔(Schiphol),野战军第1战斗机中队被调至海牙(Hague)附近的伊彭堡(Ypengburg)机场。

首批交付给荷兰陆军航空队的4架福克D.21在斯希普霍尔一字排开,照片摄于1938年8月29日。这时的国际局势日趋紧张,但这张照片明显是为了鼓舞士气,可是这些飞机此时还没有武装,从1938年12月起,飞机的红白蓝三色尾舵被盖上了迷彩。

警报在4月15日解除,但战斗机中队现在分布于荷兰西部的机场里。和平时期最后一次与德机遭遇则发生在5月4日,第1战斗机中队“白老鼠”的亨克.范.奥弗韦斯特(Henk Van Overvest)和延.博施(Jan Bosch)朝一架擅自闯入的轰炸机开火,后者成功逃走了。荷兰人以为德军会在5月8日入侵,但这天非常平静,第二天,荷兰驻柏林的军事参赞萨斯(Sas)少校得到了来自德国方面的消息,说希特勒登上去西线的火车,黄色方案行动即将开始。

尽管荷兰不是这次进攻计划的重点,德国空军在5月10日还是拿出了400架战斗机、200架轰炸机和100架侦察机来对付荷兰,此外还有大量的容克Ju52/3m运输机。德军宝贵的伞兵部队将被派去占领鹿特丹(Rotterdam)至多德雷赫特(Dordrecht)之间的桥梁,使得德军装甲部队的先锋能够经过防御薄弱的南部进入荷兰西部的心脏地带。德国人希望速战速决,第二波伞兵的目标直指海牙的荷兰政府。

1939年10月1日,荷兰陆军航空队采用了新的橙色倒三角国籍标识。第1战斗机中队“白老鼠”的中队长海因.施密特.克兰斯上尉在飞行期间拍下了这张照片,驾驶237号机的是赫尔曼.多彭堡中尉,驾驶241号机的是威廉.黑特博尔骑兵中士。1940年5月10日,多彭堡击落了一架Bf109E,黑特博尔可能击落了一架Ju52/3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