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战争中的以色列空军

Israeli Air Force Operations in The 1956 Suez War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翻译自Helion & Company出版社的Middle East War系列第3本:《Israeli Air Force Operations in The 1956 Suez War----29 October 1956—8 November 1956》。经过译者授权在本站和大家分享。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仅供军事爱好者和模型爱好者的考证参照,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email protected],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备注

一名军官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他的可信度,如果在指挥链上没有可信度,那么整个军队就无法赢得战争,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当然不是所有的-----在本书的总结报告中都是可信的,因此来自传记、采访、回忆里关于以色列空军在1956年苏伊士战争期间的作战将被忽略。广泛的说,本书不是全篇叙事或述说,而是一副以色列空军作战的平面图,主要是沿着霍列夫行动的时间线从以色列方面来看。它并不是全部完整,也不是绝对准确的,但是它简洁而且精确,也是至此为止能够尽可能做到最好的。

施洛摩.阿洛尼(Shlomo Aloni)

2014年2月1日

本书封绘。

致谢

本书中关于以色列空军在苏伊士战争期间的记载是超过20年来自国家和个人资料收集的结果。作者感谢奥代德.阿巴尔巴内尔(Oded Abarbanell)、雅各布.阿伽西(Jacob Agassi)、哈盖.阿格蒙(Haggai Agmon)、摩西.阿兰(Moshe Aran)、达雅.阿什(Dalya Ash)、兹维.阿维德罗尔(Zvi Avidror)、德罗尔.阿夫内里(Dror Avneri)、伊戈尔.巴尔.沙洛姆(Yigal Bar Shalom)、丹.巴拉克(Dan Barak)、阿萨夫.本.努(Asaf Ben Nun)、以色列.本.沙哈尔(Israel Ben Shahar)、麦克尔.本.约瑟夫(Micheal Ben Josef)、伊萨克.布莱恩(Isaac Brian)、阿姆农.布洛克(Amnon Bloch)、以赛亚.博迪列夫斯基(Isaiah Bodilewski)、摩西.博凯(Moshe Bokai)、犹大.波罗维克(Judah Borovik)、埃雅西夫.布罗施(Elyashiv Brosh)、施洛摩.卡梅尔(Shlomo Carmel)、切塔.科恩(Cheetah Cohen)、布莱恩.库尔(Brain Cull)、阿里埃.达甘(Arie Dagan)、乌里.戴克尔(Uri Dekel)、莱斯利.大卫.伊斯特曼(Leslie David Easterman)、约夫.埃弗拉蒂(Yoav Efrati)、约纳坦.艾特克斯(Jonathan Etkes)、阿奇卡.埃亚尔(Achikar Eyal)、埃里.埃亚尔(Eli Eyal)、罗恩.菲尔德曼(Ron Feldman)、阿里埃.弗雷迪里斯(Arie Fredilis)、埃里沙.伽隆(Elisha Galon)、大卫.伽特蒙(David Gatmon)、以赛亚.伽奇特(Isaiah Gazit)、约瑟夫.吉迪奥尼(Josef Gideoni)、沙布泰.吉尔博亚(Shabty Gilboa)、亚伯拉罕.戈德雷奇(Abraham Goldreich)、阿尔伯特.格兰多里尼(Albert Grandolini)、鲁本.哈雷尔(Ruben Harel)、约翰尼.哈里斯(Johnny Harris)、阿奇雅.哈希洛尼(Achiya Hashiloni)、列夫.海尔斯托姆(Lev Hellstrom)、大卫.赫尔曼(David Herman)、以色列警察局、大卫.伊夫里(David Ivry)、马蒂.卡斯皮特(Mati Kaspit)、沙布泰.卡兹(Shabty Katz)、吉登.科恩(Gideon Kohen)、奥瓦迪亚.纳克曼(Ovadia Nachman)、纳坦.纳沃特(Nathan Navot)、大卫.尼科尔(David Nicolle)、哈伊姆.尼夫(Haim Niv)、约瑟夫.奥弗(Josef Ofer)、戴夫.奥利(Dave Orli)、阿里埃.奥兹(Arie Oz)、埃尔达德.帕兹(Eldad Paz)、摩西.佩雷德(Moshe Peled)、阿莫斯.佩雷格(Amos Peleg)、阿基瓦.普莱斯曼(Akiva Pressman)、哈伊姆.普罗山斯基(Haim Proshanski)、阿里埃.拉维夫(Arie Raviv)、雅尔.罗姆(Yael Rom)、阿舍.罗斯(Asher Roth)、梅尔.鲁夫(Meir Ruff)、约西.萨里格(Yossi Sarig)、莫迪凯.西格尔(Mordechai Segal)、诺伽.沙德米.莱维(Noga Shadmi Lavi)、约纳坦.沙哈尔(Jonathan Shahar)、山缪.沙米尔(Samuel Shamir)、丹尼尔.沙皮拉(Daniel Shapira)、泽夫.沙龙(Ze’ev Sharon)、梅尔.谢弗(Meir Sheffer)、山缪.谢弗(Samuel Sheffer)、阿姆拉姆.谢莫(Amram Shemer)、吉登.沈哈夫(Gideon Shenhav)、拉斐尔.西弗隆(Rafael Sivron)、加布里埃尔.斯特拉斯曼(Gabriel Strasman)、泽夫.塔沃尔(Ze’ev Tavor)、约什.齐登(Yoash Tsiddon)、拉恩.雅哈洛姆(Ran Yahalom)、乌里.雅罗姆(Uri Yarom)、扎希克.雅夫尼(Zahik Yavneh)、阿里埃.齐隆(Arie Zeelon)、亚当.齐沃尼(Adam Zivoni)、列夫.祖尔(Lev Zur)提供文件、回忆和照片,所有这些照片都标注了最初来源。

以军对关键地点和路段的命名。

简短的背景

以色列赢得了1948年的战争,接下来阿拉伯国家强调将进行“第二轮”战争,血洗阿拉伯国家在1948年战败的耻辱。埃及----阿拉伯国家中的领导----建议对以色列采取恐怖活动,封锁以色列的海岸线。从1955年秋开始,以色列和埃及的敌对以及中东国家的军备竞赛愈演愈烈。导向战争的关键转折点就是1955年9月11日,埃及宣布全面封锁蒂朗海峡,禁止以色列的船运,埃及和苏联在1955年9月27日达成购买武器的协议,而总统纳赛尔则宣布把英法占据的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第一个转折点给了以色列开战的理由,第二个转折点让以色列决定在埃及从苏联收到武器前开战,但第三个转折点使得以色列力求达成3个目标:为以色列航运打通蒂朗海峡;摧毁埃及的军火库;威慑埃及,使其无法发动“第二轮”战争。

苏伊士战争爆发的时候,埃及空军正在换装苏制装备,这架米格-15据悉拍摄于阿布苏埃尔基地,时间在1955年10月交付后至战争爆发前之间,相比起以色列空军在1956年装备神秘4,埃及空军提前了6个月。

军事平衡

以色列空军第4部(情报部)在1956年10月29日评估出的埃及空军作战序列如下:

基地 部队 型号 数量 备注
阿布苏埃尔 第30中队 米格-15 15 加上一支叙利亚中队的25架飞机
阿尔马扎 第1中队 暴怒 8 一支小队
第3中队 伊尔-14 20
第7中队 C-46 20
第11中队 C-47 25
流星NF.11 6 只有2支机组
吸血鬼 15 预备役
米格-15 70 50架封存,20架被组装好
西开罗 第8中队 伊尔-28 12 组建中
第9中队 伊尔-28 12 还有6架兰开斯特和5架备用伊尔-28
法伊德 第2中队 吸血鬼 15
第5中队 流星 12
第20中队 流星 10 加上20架吸血鬼,换装训练中队
卡布里特 第15中队 米格-15 15
米格-15 10 换装训练中队
卡斯法雷特 第31中队 吸血鬼 15 作战侦察中队,不在现役中
卢克索 伊尔-28 20 可能在封存中

1956年10月28日发布的卡迪什2行动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