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的米格-17&19王牌

MiG-17/19 Aces of The Vietnam War

本站的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经过授权首发到本站和大家分享。原文是Osprey出版社发行的Aircraft Of The Aces系列的第130本——《 MiG-17/19 Aces of The Vietnam War》,作者为Istvan Toperczer。文中各种观点、数据等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供参考。本文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tymmy@163.com,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瑾以本书纪念米格-17王牌----卢辉超(1936-2014)

目录/Catalog

引言

此书的内容是关于那些在60年代和70年代初的战斗中展现出非凡勇气的年轻越南飞行员,他们的对手非常强大,而且训练有素。他们以相对较少的数量取得了成功,战绩等于或多于5架的就可以被称为王牌。但是,这些年轻飞行员是如何达到这种成就,他们是如何展现自己的技巧、身心素质,在装备精良、技术占优的对手前面获得这些成就的呢?

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参军的时候只有18至20岁,经过了飞行员严格的筛选和训练后,在被派往一线部队之际,他们的年龄已经在25至30岁之间。他们立刻就投入了战斗,这也意味着在早期与危险的敌人交战后,幸存下来的人快速地具备了事态感知能力,加上勇敢和约束力,使得他们的战绩不断上升。交战双方都混杂着老鸟和菜鸟飞行员,空战的成功大都在于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上。最后,北越上空空战的结果再次体现出了他们无法顺利地了解事态,并做出相应的举动。

在1950至53年间的朝鲜战争米格-15战斗机涂着北朝鲜空军的标识,从鸭绿江以北的中国机场起飞,那里是美国飞行员的禁地。然而,当共产主义军的飞机来到鸭绿江南边后,它们和美国空军的F-86展开了一场大战。最后,美国空军的战斗机中队每损失一架飞机就可以击落7架米格-15,很多佩刀飞行员都是参加过二战的老鸟,他们比起苏联、北朝鲜和中国的飞行员而言训练更加有素,经验也更加丰富。

10年后,北越飞行员们发现自己被数量占压倒性优势的美军现代战机所包围,其中一些还是由经验丰富的老鸟驾驶。然而,即便是越南人民军空军(北越空军)的米格-17部队还处在成长期,他们的飞机还是基于朝鲜战争米格-15的改进型,但是他们经常能给对手造成出其不意的打击。美军轰炸的不断升级使得米格飞行员获得经验的机会更多了,他们早期的成功也浮现出来。

本书封绘:1967年12月17日下午,一支米格-17四机编队协助3架米格-21在河内外围攻击了32架F-105和F-4。就在米格-21驱散轰炸机编队并击落3架F-105之际,来自嘉林机场的米格-17拦截了鬼怪II机群。

15:18,由卢辉超(座机编号2039)、阮鸿泰、裴文实、黎海驾驶着4架米格-17从嘉林起飞,去拦截在河内西边出现并前来轰炸朗柳(Lang Lau)铁路桥的美军攻击机。10分钟后,卢辉超在10千米开外发现了4架F-105和4架F-4,他很快就在安沛附近绕到其中一架鬼怪II后方,打了3次点射,并将这架F-4D 66-7774击落,这架美机坠毁在红河岸边的富寿,机组是8TFW联队497TFS中队的肯尼斯.弗利纳(Kenneth R Fleenor)少校和特里.伯耶(Terry L Boyer)中尉驾驶,他们跳伞后均被俘虏。

7分钟后,裴文实也击落了一架F-4C鬼怪II,但是阮鸿泰被432TFW联队13TFS中队的F-4D 66-8719击落阵亡,后者的机组是多伊尔.巴克(Doyle Baker)上尉(海军陆战队)和约翰.瑞恩(John D Ryan)中尉,剩下的3名米格-17飞行员安全地返回了嘉林。

北越空军的空战战略是基于苏联技术和游击战术的有趣结合,而且共产主义军地面部队的游击战术非常有效。这就包括了北越空军飞行员和地面管制拦截官(GCI)之间的配合,后来还加入了地空导弹及高射炮部队。结果,美军的F-4鬼怪II、F-8十字军战士、F-105雷公机组在遇到北越米格机之前经常遭到高射炮及地空导弹的攻击。在训练中,美军飞行员认为未来的空战于2马赫速度的情况下,使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在视距外展开空战的。然而,现在他们不得不调整到危险近距离的环境中,快速而又敏捷。米格-17就是借助着它在机动性和盘旋能力上的优势,因此善于在低空进行近距离埋伏,亚音速格斗是越南空战的特征。

奇怪的是,北越人并没有完全把他们强迫对手所采取的那些战术发挥出来,尽管北越飞行员的苏联和中国导师在朝鲜战争中吸取了经验,可是北越飞行员的训练却不像对手美国人那样坚持而又连贯。此外还有两个障碍,北越飞行员与地面管制拦截指挥站保持着紧密的联系,面对突发事件时主动权有限,而且战术在一天接一天地变换,就像给美国人带来的一样,这对技术不熟练的北越飞行员造成了困惑和阻碍。

然而,从一开始,米格机飞行员对他们的能力和局限就抱有着太多的幻想,他们知道自己缺少战斗机去投入空战中的消耗,因此采用“打了就跑的战术”。随着战事的发展,他们很快就吸取了重要的经验,并且能够相对应地发展出自己的战术。

北越空军在1964年2月3日创建了自己的第一支米格-17部队,921团,他们的飞行员已经在中国完成了训练。第二支部队,923团,于1965年9月7日成立。1969年2月,北越国防部决定成立925团,装备中国仿制的米格-19S(歼-6)战斗机。这3支部队在战争期间扮演着关键角色,同样还帮助他们培育出飞行员必要的素质,使得他们在1965至72年间成为王牌。

北越米格-17王牌来自不同的世代,在空战的不同时期服役于一线部队。在1966至67年间,诸如黎广重、阮文北、卢辉超、武文曼这些飞行员都获得了5个战果,使得他们在12至24个月间就成为了王牌。下一代飞行员,诸如阮飞雄和黎海,则在1967至68年间的半年到1年时间里获得了5个战果。

米格-17王牌们声称在1965至72年间一共获得了34个战果,其中包括了8架F-105雷公、16架F-4鬼怪II、7架F-8十字军战士、2架C-47和1架AQM-34火蜂无人机。尽管3名米格-17飞行员----潘文肃、裴文实、黄文奇----没有达到5架战绩的王牌标准,但是他们一共击落了12架美机。

现在离越南空战的结束已经过去了40多年,这些关于北越空军米格-17王牌编年史的工作也许可以“翻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