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德国早期王牌

Early German Aces of WW1

前言

本文是好友双垂尾骑士的翻译作品,翻译自Osprey出版社的Aircraft of The Aces系列第73本《Early German Aces of WW1》,原文作者:Gerg Van Wyngarden。恩,我们又开了一战系列的新坑啦!稍后陆续还有其他的一战空战系列文章连载。本文所述仅代表原文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经过双垂尾骑士授权在本站刊登,谢绝转载。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们点小钱钱来鼓励我们制作更多的好文章。用手机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扫下面对应的二维码就可以。如果对扫码不放心,可以付款到我们的支付宝账号:[email protected],金额随意,没有限制。打赏后可以给站长的email发个邮件,本文如果有更新或者修订,可以给您一个邮件通知。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发邮件过来。

目录/Catalog

本书封绘:1915年10月26日,皇家飞行队第11中队的维克斯FB.5"机枪巴士"5462号机从康布雷飞往佩罗讷,执行侦察任务。该中队当时正在转场前往一块新的降落地,而小队长C.C.达利上尉带着训练不充分的观察员R.J.斯莱德少尉在天上。这架FB.5于阿拉斯以南3英里处穿过战线,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早就被FFA 62部的马克斯.殷麦曼少尉盯上了,后者已经是德国最著名的福克单翼机飞行员之一,他的座机上安装了一挺革命性的、带同步协调装置的机枪,能够透过旋转的螺旋桨射击。殷麦曼写道:

"我于10月26日09:30升空,刚爬过3500米高度就看见一架敌机穿过阿拉斯前线,向康布雷飞去,我让他朝东飞了一小会,然后开始追击,一直都躲在他的后下方。我就这么跟了他一刻钟,手指时刻准备着扣动扳机,但是我克制住自己,直到拉近至60米距离才开火,我可以看见前方的观察员一头倒下去。

"'哒哒哒'我的机枪响了,50发子弹,然后他的发动机拉出一条长长的火焰。接着,我又朝飞行员打了50发子弹,现在他挂定了,转着大圈朝地面落下去。

"我起初打出的每一发子弹几乎都命中了目标,升降舵、尾舵、主翼、发动机、油箱和控制线都被打烂了,飞行员的右胳膊中了一弹,而且我把他的右拇指也打断了。这架飞机中了40弹,观察员受伤,他的机枪状态很好,可是一发子弹也没有打出去,我完全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达利成功把这架被打烂的推进式飞机降落到德军战线后方的埃库斯特圣曼(Ecoust St Mein)附近,此时的空战还处于萌芽期,双方的机组通常都喜欢侠义地俘虏对方机组。殷麦曼降落在这架受损的英机旁边,把受伤的飞行员抬出座舱并送往一座野战医院。这架"机枪巴士"成为了一些英军飞行员口中所谓"福克炮灰"的又一个典型例子。这是殷麦曼的第5个战果,同样也为他赢得了"里尔之鹰"的绰号。殷麦曼和另一些与他相同的飞行员进入了一段空中霸权时期,一些人将其称为"福克灾难"。

第一章 飞行机枪的诞生

1914年8月,当德国人加入一战时,他们年轻的航空勤务单位----飞行部队(Fliegertruppe)----主要装备的都是双座机,它们的任务只是侦察。在8个军级司令部里,每个军都有一个战地飞行部(Feldflieger Abteilung),而且25个集团军司令部里也拥有这种单位。战争刚打响的数个月时间里,天空基本是清净的。遭遇敌机的概率很小。同样,德军的双座机也没有武装,只是偶尔有些机组把步枪和左轮手枪带上天。

到了1915年初,战壕线开始变得僵持,前线附近的飞行活动却加剧了,双方飞机在前线打照面的机会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大量协约军的"推进式"飞机都安装了哈奇开斯或更猛的刘易斯轻机枪,德军机组也开始升级他们的武器,加装了卡宾枪甚至缴获的协约军机枪。起初,德军没有足够轻的机枪来装备飞机,尽管帕拉贝伦的LMG14和博格曼的LMG从1915年初起逐渐装备飞行部队,可数量还不足以大量满足前线的飞机。

1915年4月,首批安装了帕拉贝伦机枪及150至180马力发动机的新式C型德国双翼机服役,出现在前线时被命名为信天翁C.I,接下来是LVG C.I和C.II。这些坚固的、动力强劲的飞机为观察员的机枪安装了一个可旋转的机枪塔,在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德国双座机的标配。

安东尼.福克站在这架让他声名远扬的飞机前----福克单翼机,还有上面那挺带射击协调装置的机枪。这架E.II安装了一台100马力的上乌瑟尔U.I九缸发动机,看起来福克像是开着这架飞机到前线去做展示的。

阿维亚蒂克C.I于1915年9月抵达前线,罕见地把观察员和机枪放在了座舱前面。驾驶这些飞机的都是极具攻击性的机组,而且潜在能力更强,大量的早期王牌都是从C型机上诞生的。另一种不同的想法就是双发和推进式飞机,将观察员置于座舱前方的机舱里,使得他们能够直接向前开火。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双尾梁推进式的阿戈C.I和双发的AEG G型,这2种飞机都在1915年下半年作为空战的可行性选择展开测试。

当然,在一架飞机上最有效的射击方式就是把机枪固定住,直接沿着飞行路线开火。如果机枪被安装在一架拖拽式的飞机上,穿过旋转的螺旋桨却不将其击中的问题也就自然地显现出来。各个国家都尝试过不同的办法,早在1913年7月15日,工程师弗兰兹.施耐德(Franz Schneider)就获得了一种同步设备的专利权,使得机枪能够在快速旋转的螺旋桨叶之间开火。

施耐德是一个瑞士公民,他离开了法国的纽波特公司后为德国的航空运输部队(Luftverkehrs Gesellschaft)工作,而且还负责为C系列双座机研发旋转机枪塔。难以置信的是,他的发明被完整地发表在德国航空期刊《Flugsport(飞行运动)》1914年9月号上。施耐德想申请专利,但是当他想借一挺机枪用于测试研发时,普鲁士战争部一口回绝了他。接下来只有战争的压力才会让德国人给飞机安装射击协调器。

在法国,飞机设计师雷蒙德.索尼埃(Raymond Saulnier)也于1914年春测试了射击协调装置,可是设计的困难导致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在螺旋桨上安装金属板偏导器,以便让后方的机枪能够透过旋转的螺旋桨射击,战争爆发后,索尼埃被迫放弃他的试验。

然而,在1914年12月,战前著名的飞行家罗兰.伽罗(Roland Garros)----此时是MS26中队的一名侦察机飞行员----访问了莫拉诺.索尼埃飞机工场,重新拾起了索尼埃放弃过的装甲螺旋桨想法。伽罗最终有了一个可用的设施,并给他的莫拉诺.索尼埃L安装上这种螺旋桨,而且在1915年4月1日创造了历史,用这种新设备击落了一架德国飞机。

德军飞行部队接收的第一种武装福克单翼机,这架福克A.III的编号是A.16/15,机身写有飞行员帕绍少尉的名字,上面安装了一挺帕拉贝伦LMG 14轻机枪,是帕绍在FFA 62部担任教官时的座机。注意主翼的上方和座舱后部涂有FFA 62部黑白相间的中队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