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铺路"全史

Pavelow History

前言

本文由好友雌鹿发表在他的公众号“雌鹿小窝”,经过授权后转载到本站和大家分享。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经过原作者授权。

正文

2007年上映的《变形金刚》除了展示了爆炸贝炫酷的特效,也呈现出了美军众多最新科技装备,如崭新锃亮的F-22和V-22都是真机出演,表现出美军的空前实力。但也有一款装备看起来老旧不堪,外表怪异,却承担了本片第一波高潮的"眩晕"的伪装载具-----4500X号MH-53J"低空铺路III"直升机。

片中的"眩晕"是由来自美空军第551特战中队第58特战群的真机出演,但551中队专门负责的是空军特战机组的训练,从未去过海外,所以片中说它去过阿富汗是有点穿帮的。

PAVELOW"低空铺路"家族直升机并非和其他美军装备一样经常出现在新闻中和银幕上。事实上,《变形金刚》也是PAVELOW唯一一次在银幕中的亮相。这是因为其用途就是用来执行不为人知的在未知区域内的全天候低空高速长航程的战斗搜救或是特种作战任务。

起源

"低空铺路"的起源要追溯到越战时期。因为北越军队得到苏联和中国提供的大量防空导弹和防空炮支援,越来越多的美军飞机在北越境内被击落。日趋见涨的对被击落飞行员的回收需求促使美国空军建立了专门的战斗搜救单位。搜救中队一开始使用的是HH-3E"欢乐绿巨人"搜救直升机。这种简单加装了空中受油管,外挂油箱,附加装甲,绞车,先进通导设备,机枪的直升机在搜救领域表现出了较强的适应性。但随着搜救工作日渐加重,HH-3E渐渐显露出了性能的天花板。空军因此需要一款性能更加强大的航空器来承担渐为繁重的搜救任务。

最早执行战斗搜救的HH-3E。

超级欢乐绿巨人

空军看上了隔壁海军陆战队的新玩具CH-53A突击运输直升机。这种西科斯基的新产品,脱胎自S-61R即HH-3E经战场检验的成熟构型,拥有着更大的载重量和载重容积,更快的速度和更远的航程,是战斗搜救任务的理想载体。

在1966年11月和12月交付两架CH-53A之后,空军的类型评估在佛罗里达州艾格林空军基地进行,评估结论良好。于是空军订购了全新编号为HH-53B的"超级欢乐绿巨人"直升机。HH-53B在1967年3月15日完成首飞,六月份移送到空军基地。53B的关键特征包括:一根可伸展的空中加油探管,两个由悬臂支撑的可分离的650加仑的辅助油箱,一个救援绞车,多普勒导航雷达,540kg的附加装甲,3门7.62mm加特林机枪,使用两台单发2297 kw的T64-GE-3涡轴发动机。机组包含5人,分别是机长,副驾驶,乘务长,两名机降搜救员。首批两架样机在1967年9月14日抵达东南亚,数月后紧接着又来了6架。

编号为66-14428的HH-53B,它是诞生的第一架HH-53B,该图为首飞画面

HH-53B的数量不超过10架,因为更强的即将成为搜救主力HH-53C紧接着就诞生了。53C使用了动力更为强劲的2927kw的T64-GE-7发动机。根据53B的服役经验,53C使用了更小的450加仑的外挂油箱,取消了悬臂,加装了更多的装甲和更先进的通讯设备。HH-53C总共生产了44架,于1968年8月进入服役。 之后它们有加装反制吊舱来对付热寻的防空导弹。53B和53C也会被用来执行隐秘任务和回收太空舱与无人侦察机。

执行任务的HH-53C,注意其相比53B已经没有了悬臂。

"超级欢乐绿巨人"们在执行搜救任务时经受住了考验,成为一型完全令人信赖的航空器。其中最出名的行动当属1970年11月突袭北越山西战俘营。虽然因为上层的拖延导致战俘早已全被北越转移。但整个未被察觉的长距渗透和多单位的协同环节堪称教科书般的典范。空军在整个越南战争中损失了17架HH-53,14架被击落,3架毁于事故。

PAVELOW/低空铺路

尽管HH-53B型和C型性能出众,然而它仍暴露了不足:不能有效执行夜间任务,特别是在不利天气条件下。一些在夜间被击落的飞行员因为搜救直升机不能在夜间出动,所以得在整个夜间挣扎求生,到了白天才能发出求援尝试。但大多数飞行员还没有撑到白天就被敌军捕获或杀害。空军实际上早在1965年甚至在HH-53进入服役之前就已经确定了一款具有执行夜间和所有气象条件下人员回收任务能力的飞行器。然而,全军其他更紧迫的需求获得了优先权,空军的这种需求被无缘无故拖了两年。

首次提出有关H-53的夜间救援能力的成果在1968年4月25日出现,相关系统称为"有限夜间回收系统(Limited Night Recovery System,LNRS)"。该系统由微光电视(Low Light Level Television,LLLTV)摄像机,一套红外照明器,一个直接观察装置,一个多普勒导航系统,一个雷达高度计,一套自动进近和悬停配合系统构成。美驻泰国优德空军基地1969年11月开始在一定数量HH-53上安装该系统进行实战检测,但性能并不可靠。

作战性能需求机构在1970年11月作出评估,前视雷达FLR将与夜视系统一致工作,提供HH-53低高度下所有地理区域不利气象条件下完全黑暗环境下战斗搜索救援能力。该项目被命名为"PAVELOW低空铺路",PAVE是Precision Avionics Vectoring Equipment精密航电引导设备的缩写,这也是"PAVELOW低空铺路"名词的首次出现。

PAVELOW II/低空铺路II

1975年,一架HH-53B被加装了经过重大改进的"低空铺路II"系统用于测试,该机被称为YHH-53H。测试结果令人满意。其验证了在执行夜间救援能力方面的重大改进。它证实了整合所有基本系统与当前的自动飞行控制系统的可行性,能保持在配备有救生无线电台的人员上空盘旋。

后来被称为"黑骑士"的YHH-53H

PAVELOW III/低空铺路III

项目管理指导委员会在1974年1月30日发起命名为"低空铺路III"的下一个阶段开发计划。除了"低空铺路II"安装的设备外,一项先进的AN/AAQ-10前视红外(FLIR)传感器和惯性导航系统(INS)被安装到了YHH-53H上。FLIR用于取代先前的LLLTV,期望此举能够降低成本,缩小尺寸和获得更高的性能。另外,新的AN/APQ-158地形跟踪/地形匹配雷达系统也入选,,这是一种在 A-7D/E "海盗II"攻击机上使用的多模式雷达系统的改进版。所有这些在"低空铺路"上使用到最终退役的系统,通过中央航电计算机集成在一起。为了降低全部采购成本,系统设计、集成和改装以及与现货供应有关联的次要系统全部通过"内部"的空军人员、资金和设施完成。所有结构改进和子系统安装都在佛罗里达州的Pensacola的海军航空站(NAS)下属的海军航空改造车间(NARF)进行。此举关系到技术和后勤支援的成本,有助于降低并减少风险,其实全军所有H-53直升机主要的检查和库房维护都已经在此进行。8架HH-53C再加上这架YHH-53H被改进到了"低空铺路III"的标准,它们被重新编号为HH-53H。所有这些机体于1979年和1980年交付。

1979年3月13日,在Pensacola的海军航空站举行了一个正式的仪式,第一架实用型"低空铺路III"直升机展现在人们面前。该机被授予一个非官方绰号——"黑骑士",因为其作为测试机一直是黑色涂装。空军没有曾为该型机授予一个官方绰号。虽然"低空铺路"的名字从技术上来说,指的是安装在HH-53上的特殊设备,但这个名称不久就变成了该机本身的一个同义词。

HH-53H保留了空中加油管,外部油箱,救援绞车和HH-53C的三具机枪布局,但把后部货桥上的加特林机枪更换成了12.7mm勃朗宁机枪,以提供更远的射程和轻穿甲能力。

尾部货桥上的12.7mm机枪

HH-53H的额外改进措施包括:

  • 一部德州仪表的AN/AAQ-10 前视红外成像仪
  • 一部德州仪表的AN/APQ-158 地形跟踪雷达 ,可同时提供地形跟踪和地形规避功能
  • 一部加拿大马可尼的多普勒雷达导航系统
  • 一部立顿或霍尼韦尔的惯导系统
  • 一部计算机化的移动地图显示
  • 一部雷达告警接收机和诱饵弹布洒器

HH-53H可以安装27个座椅或14个担架。

前视红外和地形跟踪雷达被安装到了"低空铺路"标志性的"下巴"里。此图为MH-53M

"低空铺路"本来只是作为一款长程搜救机来使用,但1980年的美国驻伊大使馆人质事件使情况发生了些变化。,美国人第一次的救援行动"鹰爪行动"遭遇惨败,第二次救援行动原拟采用这些"低空铺路"们。但在第二次行动开始前,人质就已经被释放了。53H们并没有参与到实战。然而,低空铺路系统的性能是得到了验证的。美国人考虑到"低空铺路"救援在伊朗被俘的美国公民突出了该型机非常适合一项新的角色,那就是"低空铺路"以高速、低空和长航程偷偷地渗透敌方领土,这种能力自然可以应用于支援特种作战部队。一旦认可了这一点,美军便很快作出扩展HH-53任务的决策,包括深入地方控制领土内渗透/偷偷撤出以及再补给友军部队。"低空铺路"对特种作战任务提供了固定翼飞机不可匹敌的高度机动性。它的在任何地域垂直起降能力为战术制定者和计划者提供了以前难以获得的一些选项。本质上,"低空铺路"已成为一款真正的特种作战资产,极大地扩展了原来的在此前发展了将近二十年的"战斗搜索救援"任务需求。因此,美军在1986年将"HH"改变为"MH",反映了"低空铺路"扩展了的角色和任务。特种作战方面增强的重点证明在任务需求方面更进一步升级是正当的。同年MH-53H在"恒绿"计划下进行升级,主要内容包括驾驶舱内可匹配夜视仪使用的蓝绿色灯光系统。至此,MH-53H成为全部沉浸在特种作战阴影世界中的专用机型,成为空军首款完全用夜视镜作战的直升机。

训练中的MH-53H,53H没有参与过任何实战,注意油箱仍是原纺锤形

MH-53H已经证明了自己,空军进而提出更高的要求。所有的MH-53H经过改进后变成了MH-53J"低空铺路III"增强型,但MH-53J与H型从外表上几乎不能区分,因为大多数改变都是内里的。J型的升级项目包括:增加了GPS接收机,综合数字式航电设备、升级雷达和夜视系统,FLIR升级为AN/AAQ-18,改进可靠的通信设备,AN/ALQ-157红外干扰机,附加450kg钛金属装甲,预备了内在的600加仑的油箱,还有大功率的传输系统。该机采用了更强劲的3,265 kW的T64-GE-415 涡轴发动机。

对"低空铺路"的驾驶员和机组成员的训练是使用5架TH-53A完成的,这些直升机在1988年全部已换装从海军陆战队得到的"海上种马"。到1990年底,所有剩余的MH-53H都已经升级为MH-53J,加上别的构型升级而来的总共有41架MH-53J诞生。同年,为了使MH-53J达到计划中的执行新的多用途使命的更合理编制序列,所有"低空铺路"转隶到新成立的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

MH-53J,注意其位于油箱上的AN/ALQ-157红外干扰机

PAVELOW IV/低空铺路IV

"低空铺路"的终极型号便是MH-53M"低空铺路 IV"。1997年"低空铺路IV"项目发起,旨为该机提供增强的威胁探测和防御能力,同时为机组成员提供增强的战场情景意识。有25架"低空铺路"于1999年到2001年间得以升级成53M。M型最主要的内在区别是增加了交互式防御航电系统/多用途高级战术终端(Interactive Defensive Avionics System / Multi-mission Advanced Tactical Terminal,IDAS/MATT)。这种先进系统为机组提供了来自于多种舱外传感器的近实时的情报和威胁信息,使得他们校正飞行路线,更有效地避开已知的防空火力。除了这些内在改变外,"低空铺路IV"另外一项特征是AN/AAQ-24(V)定向红外反制措施(Directed Infrared Countermeasures,DIRCM)系统,该系统能对抗红外制导武器的威胁,提供更好保护。另外,箔条和诱饵弹发射器增加了全自动模式,能更有效地反制雷达制导和红外制导导弹。

MH-53M,注意其位于油箱上的DIRCM

SLEP/服役寿命扩展计划

作为一款低数量/高需求的装备,"低空铺路"是空军里最频繁任务的平台之一。为了延长它的有效性和寿命,全部"低空铺路"库存要经受一项"服役寿命扩展计划"(Service Life Extension Program,SLEP),该计划开始于1990年代中期,接收了众多机型的升级和新的组分。"服役寿命扩展计划"不但允许"低空铺路"可以继续飞行而不考虑它的使用年限,而且也可以提供增强的任务能力。

H-53的基本设计证实了对"战斗搜救"和"特种作战"任务足够多的适应能力。液压操纵的后部坡道使得装载和卸载货物、装备和人员成为一项快速而又简单的任务。可收放的三点式起落架构造促进了方便乘载和地面处理。悬臂作为挂载点装有大约650加仑的附加燃料箱,共同提供大约600海里航程。主旋翼的可折叠叶片系统由一套自动机械液压促动,尾塔也可折叠。这两项翻新始于1990年代早期,使得其可由C-5"银河"或C-17"全球霸主"空运进行全球部署。

由C-5空运的"低空铺路"

尽管它尺寸巨大,但"低空铺路"仍具有极限速度170节,难以置信的快速和机动性。它具有在起伏不定的山地上进行全天候超低空飞行的能力,可以做到离地50ft的地形跟踪飞行。也许这不仅仅取决于它的先进的传感器组件,也取决于它的操纵敏捷性。尽管总重高达50,000磅,"低空铺路"强力的结构和非常富余的动力允许飞行员享受实质上不受限制的飞行性能。

实战考验

在整个1980年代支援全世界多种作战期间,诸如1989年在巴拿马的"正业事业行动","低空铺路"机组人员非常擅长他们的工作,不久还被全军公认为此领域干得最好的。他们的名声使得他们和他们的直升机成为全军中广受欢迎的装备。1991年,"低空铺路"也被选中引领首次打击部队进入伊拉克发起"沙漠风暴行动"。尽管AH-64A"阿帕奇"攻击直升机能够携带大量火力担负目标摧毁任务,但它难以精确地在西南亚广阔的、无特征的沙漠地形上空进行远距离飞行。因此一支"阿帕奇"特遣队必须和MH-53J构成密集编队,由两架使用高度精确的"全球定位系统"(GPS)和"惯性导航系统"(INS)设备MH-53J的引领。这些机载系统空前的精确性使得飞行人员在预定时间正负30秒内抵达预定地域。充当了探路者角色的"低空铺路"机组人员,要在通往目标的预定路线点上扔下化学光棒,因此使得"阿帕奇"机组人员可以校正他们的多普勒导航系统的指示。1月17日黎明前的几个小时,"低空铺路"与阿帕奇一道抵达目标并一举直接击毁雷达和通信站,为联军战机打开一条20英里宽的走廊,拉开了海湾战争的序幕。

著名的"皮萨饼架"—集成电子系统,是"低空铺路"通信和导航系统的心脏

"低空铺路"的座舱是类似上世纪60年代的仪表与现代数字化航电显示的杂合体

完成首次带路任务以后,"低空铺路"也执行了无数其他任务,其中一些任务直到今天仍旧保密。与特种作战部队一道秘密地遍及整个作战区插入和撤出,"低空铺路"也参加了一些广为人知的行动。其中一起就是营救失事的美国海军战斗机飞行员——丹温.琼斯上尉,这是自越南战争以来首次成功执行的空军战斗搜救任务。

1991年海湾战争后不久,"低空铺路"机组再次处于冲突地区的最前沿,这些地区诸如利比里亚、海地和多个其他区域。1995年当巴尔干半岛战争发生时,"低空铺路"是首次布置在此作为"预备兵力行动"(Operation Deliberate Force)预警的空军装备之一。几年以后,在"盟军行动"(Operation Allied Force)期间,他们卷入1999年3月28日的多方面救援行动中。失事的F-117A"夜鹰"飞行员逃脱了追捕,大约过了紧张的6小时后被"低空铺路"营救。两个月后,另一架"低空铺路"营救回了失事的F-16C"战隼"飞行员。除了执行传统的战斗搜救任务外,"低空铺路"在巴尔干半岛作战期间也执行了多种特战任务,支援部队在敌后纵深作战。

自从1999年"盟军行动"期间首次主要冲突中亮相以来,"低空铺路IV"再次进入大规模战斗。全球反恐战争以2001年9月在阿富汗开始"持久自由行动"(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为起点开始。18个月以后,当2003年3月入侵伊拉克发生时,"低空铺路"再次处于伊拉克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的最前沿。

空军原计划尽可能保留"低空铺路"服役到2014年。然而,维护成本的必然增加和越来越多的每个飞行小时必需的维护工时数字,使得低空铺路飞行成本超过了它的极限。资金不断的削减,意味着"低空铺路IV"成为该型机最后一款升级型。当第一架MH-53J在2007年1月4日退出现役时,低空铺路仍旧保持高效的、全任务能力,同时没有实际飞行限制,而机身也没有结构疲劳问题。甚至在2008年6月底,低空铺路机组人员仍忙于在弗吉尼亚州罗纳克周围进行低空山地和山谷飞行训练。"低空铺路IV"最后的实战任务发生于2008年9月26日,在伊拉克中部和南部执行后勤再补给和乘员机动任务,该任务作为"伊拉克自由行动"的一部分,迎来了将近30年服役生涯的终结。

这是"低空铺路IV"执行最后一次作战任务的记录照片

"低空铺路"退役的决策作出后,型号也逐渐从现役中撤出,空军努力引进CV-22B"鱼鹰"倾转旋翼机。"鱼鹰"更快的速度和更远的航程使得它能执行远距离的插入/撤离以及再补给任务,与"低空铺路"对比在飞行包线、性能方面的优势也将使得它能完全替换MH-53J/M,剩余的"低空铺路"的任务将被陆军特战直升机执行,例如MH-47E/G "支奴干"。

无可争议的是,低空铺路在它的机组和维护人员中建立了性能可靠坚实的好名声。特种作战的本质决定了许多"低空铺路"遂行的任务和它勇敢的机组成员将在未来的数年内仍属于机密。

"低空铺路"被所有飞过它的人都视为首要的战斗搜救和特种作战直升机。许多机组成员,不管是新来者而是经验丰富的老手,都呼吁"低空铺路"应该保留。正如飞过"低空铺路"最后的作战任务的驻伊拉克第20远征特战中队的指挥官吉恩.贝克中校所说,"她走了,正如她曾来过——她是最棒的!"

66-14428号机体从首架HH-53B一路升级成MH-53J,于1967年首飞,于2007年退役,服役了整整40年。注意其油箱上的悬臂一直保留到53J构型直至退役,这也是判断由53B升级而来的外观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