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第五章 阿富汗上空的战斗

当苏军入侵阿富汗时,预计会遭到西方列强和邻国中国、伊朗、巴基斯坦空军的反击。在这方面,苏军采取了适当的措施:除战斗机外,还在苏联地面部队驻地和空军基地周围部署了师级防空系统,外加中部地区的一个独立地空导弹旅。然而,他们无事可做,1980年7月,地空导弹旅离开了阿富汗。

阿富汗边境地区已成为敌对行动特别活跃的舞台。喀布尔新当局的镇压性“革命变革”迫使许多人逃离家园,而战争的爆发刺激了大批难民跑到邻国寻求庇护。结果,300多万阿富汗人来到了巴基斯坦,另有150万人移居伊朗。大批被剥夺住房和收入的人在边境附近的临时难民营定居,成为反对派可靠的后备力量。与此同时,还搭建了武装人员的训练营地和中转基地,并从这里向阿富汗境内的武装团体提供武器。依靠这些边境基地,圣战者可以获得补给,确保自己的行动自由,且运用惯常的伏击和突袭战术,打了就跑。杜什曼民兵在边境地区的行动规模使他们能够封锁边境城镇,有时完全地切断那里与中部地区的联系,掌握“自己”的权力。

1988年春的巴格拉姆基地内,地勤们正在将一架米格-23MLD推入停机坪的沙土护栏内。

第40集团军的歼击机单位负责守卫阿富汗领空,保护其部队免受邻国空军可能的挑衅(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人们认为苏联军队的出现带有极端敌意)。为此,苏军在巴格拉姆、信丹德和坎大哈机场按照国内采用的统一防空系统和地面部队的模式,确立了米格-21部队的作战职责。苏联歼击机在阿富汗的首要空中对手可以被认为是伊朗和巴基斯坦的直升机,它们在边境地区进行侦察,并支持反对派武装。这种情况经常被记录在案,而且不止一次有人看到外国直升机降落到阿富汗境内。阿富汗反恐情报机构卡德也指出了这些机降的具体地点,甚至远到潘杰希尔峡谷,但阿富汗防空军和第40集团军的航空部队都无法阻止这些“飞行”,原因除了为杜什曼武装提供支援之外,通常还用来走私天青石和祖母绿。尽管苏联歼击机单位一再收到这样的任务要求,但它被认为是次要的-----他们的大量工作被用在对付地面目标上,而且无法指望有现有部队的几十架米格-21在边境上不间断地巡逻。显然,苏军甚至不知道在没有政府驻军的偏远地区发生了什么。事实上,阿富汗边防军也是如此。在战争的第一年,为数不多的歼击机行动之一就是巴格拉姆基地115GvIAP团的米格-21比斯掩护雅克-28R侦察机去边境地带拍摄抵抗武装的基地和叛军的活动。

2架米格-23从巴格拉姆起飞。

与伊朗空军的交手

在其中一次事件里,他们差点与伊朗战斗机发生了小规模冲突,其原因是侦察机进行航拍时侵犯了邻国的领空。当时,39ORAP团的雅克-28R从苏联机场升空,朝西飞去。当时在该团服役的飞行员亚历山大.日布罗夫(Alexander Zhibrov/Александр Жибров)说:“1月至2月发生了一场所谓的‘山口战争’----司令部指望发起空袭来摧毁山口的道路,从而阻止来自巴基斯坦和伊朗武器流入阿富汗。为了支援这些行动,我们的机组还进行了航空拍摄。其中一次飞行差点以悲惨的结局收场。1980年2月20日或22日,我们接到一项任务,拍摄赫拉特以西阿富汗-伊朗边境地区的一片地形,机组瓦列里.罗斯利亚科夫(Valery Roslyakov/Валерий Росляков)大尉和V.加比杜林(Gabidulin/Габидулин)上尉计算了路线,并报告说,如果不侵犯边界,任务就无法完成。他们给塔什干发了一封电报。从那里得到命令-继续执行。路线被重新计算了一次又一次,我们确信有3至4千米宽的伊朗领土将不得不被‘侵犯’。他们又发了一封电报。这一次,莫斯科方面给出了答案:‘执行任务,不要打破它。’于是机组们继续执行。

这架米格-23上的每一颗白五角星都代表10个起落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