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雅克-28进入侦察区后,防空指挥所报告说,2架飞机从伊朗马什哈德空军基地起飞,并朝那里飞去。他们很快也下降了,像我们的侦察机一样,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指挥所的人们都很安静,但没有向任何人汇报。罗斯利亚科夫和加比杜林在那里工作了大约20分钟,当然,如预期的那样,他们侵犯了边境3至4千米,之后开始沿着古里安-赫拉特公路返航。他们于600米高度飞行,同时进行侦察。过了5至7分钟,飞行员向左看,发现飞机上有阴影。又过了一分钟,他向右边瞥了一眼----又有一个影子!罗斯利亚科夫急转,看到2架悬挂着导弹的F-14战斗机位于70至100米开外。他没有对领航员说一句话,就推下操纵杆,紧贴着地面,以10至20米的高度全速飞向赫拉特。对加比杜林来说,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完全出乎意料----他正冷静地准备下一个地区的侦察,并把地图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这些地图现在散落在驾驶舱周围。‘你在干什么?!’----领航员在对讲机里喊道,但他只听到一句话:‘闭嘴,闭嘴!’(飞行员决定不在录音机上留下与‘敌人’战斗机相遇的痕迹)罗斯利亚科夫在领航员的喊叫声中贴着地面机动,意识到在这样的高度上,雄猫的导弹并没有多大作用。这2架伊朗战斗机一直跟在后面,继续追赶。雅克在库什卡地区越过苏联边境,向北飞去,又继续深入了40至50千米,F-14飞行员才恢复了理智,挥舞着翅膀离开,回到了同样低的高度。几分钟后,他转了180°,雅克机组去了新的侦察区,到那里工作,并安全地完成了任务。我们的小队决定不向上级报告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从那以后,我们就开始使用雷达全向告警器飞行。”

1980年2月20日或22日,瓦列里.罗斯利亚科夫大尉和V.加比杜林上尉遭到伊朗空军F-14拦截时的航图。

总的来说,伊朗正经历着伊斯兰革命,自1980年9月以来一直与伊拉克交战,没有时间解决阿富汗问题。“革命秩序”的混乱和地方领导人的孤立主义政策极大地削弱了该地区最强大的空军的战备能力,伊朗空军拥有470多架现代战机,其中包括79架雄猫和225架鬼怪II。众所周知,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首次接触的伊朗战斗机是F-4,那是1982年4月发生的一起轰动事件,与苏联直升机部队的机降有关,后者误降在距离边界20千米的伊朗领土内,而不是拉巴蒂-贾利中转基地。抵达着陆区的2架鬼怪II击落了悬停在地面上的一架直升机,然后用航炮摧毁了其它几架,并迫使安-30指挥机退出任务空域,而陆军领导层正在那架飞机上监视着这次行动。

伊朗鬼怪II在攻击拉巴蒂-贾利附近的直升机。

巴基斯坦边境的空战

苏联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是独特的:双方进行了宣传性的争吵,但都认为,坏的和平比好的争吵要好。苏联试图阻止一个新的对手卷入冲突,伊斯兰堡担心周边的战争,甚至承诺帮助结束这场战争,用巴基斯坦外交部负责人的话说,“把历史的时钟调到1979年。”对阿富汗抵抗武装的支持并没有阻止巴基斯坦总统默罕默德.齐亚哈克到访莫斯科,而苏联专家也在这个国家工作。巴基斯坦军队装备了苏联的武器,包括米-8直升机,同时,巴基斯坦飞行员也被派往苏联受训。

在靠近边境地带执行任务时,巴基斯坦空军的F-16战斗机是最大的威胁。

在第40集团军的航空部队中,有一项明文规定,禁止向15千米宽的边境地带发射炮弹,“为了避免发生事件”,飞行员不仅不允许使用武器,而且还不允许飞越“带状地带”----边境沿线10千米的地带。然而,在实战中,飞行员并不总是能够遵守“纸上谈兵”的命令。此外,那里本身就根本不存在边界:它的划界从未被确立过,各国被有条件的“杜兰德线”分割,这条线大约在上个世纪沿着山脉的顶端勾勒出来,只有通往巴基斯坦的公路附近有几座哨所,而设防哨所十分罕见(然而,这些哨所往往距离地图上的边界15至20千米远,坎大哈附近的达尔瓦扎伊边境哨所距离这座城市50千米)。如果地面部队在受控制的区域内驻扎,他们还能够了解大概的方向,知道“那座山的另一边是巴基斯坦”,那么飞行员就很难找到下方“地图上的假定国界线”。在一些航空地图上,人们通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注释:“由于缺乏准确的数据,国界显示是有条件的。”在前往目标的途中,飞行员必须数清途中的山脊和峡谷,寻找显眼的村庄和山脉。复杂的地形挡住了空军基地的监视雷达搜索范围,而且缺乏无线电信标网络,因此不能指望领航员来帮助定位。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就会出现导航错误。

1987年夏,979IAP团的米格-23MLD在坎大哈机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