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边境附近的战斗和空袭使伊斯兰堡变得越来越紧张。巴基斯坦当局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苏联和阿富汗军队在边境附近的帕克提亚省、楠格哈尔省和库纳尔省作战。1980年3月,第108摩托化步兵师在距边界线仅10至15千米的库纳尔河流域展开了第一次重大行动。白沙瓦附近有许多杜什曼的基地和营地,有着前线城市之称的白沙瓦与边境仅相隔24千米,苏联和阿富汗的飞机可以在几分钟内溜过边境线,向一个类似目标的村庄投下炸弹。1980年夏天,一架迷航的安-26RT出现在这座城市附近,高射炮向其开火,但入侵者安全离开(想必双方都满意)。那些有时间在边境“贴着地面”飞行的直升机机组更了解这片地区,但他们也碰巧迷航了,尤其是在坎大哈以外的荒芜沙漠,贾拉拉巴德和霍斯特的“绿色地带”被延伸到了错误的一侧。1980年8月,280OVP团副团长维克托.哈里托诺夫(Vladimir Kharitonov/Владимир Харитонов)少校从任务中归来后决定改善食品供应,使航空日的餐桌多样化。找到一个合适的西瓜后,领航员和技术员开始把大桨叶罩里装满西瓜。突然,留在米-8内的指挥官吹口哨让他们返回,并立即冲上去启动发动机。上升到空中,机组们看见附近的小山旁有一座陌生的机场,汽车已经驶向降落地点。他们全速返回:这里是巴基斯坦奎达空军基地,位于“带状地带”后方20千米处。

1986年5月17日,巴基斯坦空军第9中队的哈米德.卡德里少校驾驶F-16A 85723(81-0921)击落阿富汗苏-22的油画,此机于1991年6月16日在夜间训练时因发动机故障而坠毁,飞行员赛义德.拉扎少校安全跳伞。

尽管这类案件的性质是无意的,有时也很奇怪,但它们往往以悲剧告终。1981年7月底,坎大哈的直升机飞行员在一次重大行动中被派去支援地面部队,任务是让一批工兵降落到白沙瓦至贾拉拉巴德的公路上布雷。米-8小队由团长维克托.帕帕诺夫(Victor Papanov/Виктор Папанов)和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副司令弗拉基米尔.阿普雷尔金(Vladimir Aprelkin/Владимир Апрелкин)上校率领。为了不被人注意,编队沿着山间小路飞行,埋下地雷,然后回家。在前方大约5千米处,著名的屏障出现了----边境哨所,他们设法在巴基斯坦路段埋设了地雷。该小队立即返回路线,清除地雷,但为时已晚----附近的地方还可以看到爆炸和燃烧的卡车。在1981年12月的另一起类似事件中,上级的监督也起到了不应有的作用。280OVP团的2架米-8在米-24的陪同下,从贾拉拉巴德起飞,前往开伯尔山口执行航空布雷任务。他们被一名从喀布尔抵达的陆军航空兵领航员带到目标地,后者只从地图上知道这个地区。直升机驾驶员从山的另一侧钻出后开始投掷地雷,却突然发现下方有铁轨。毫无疑问:在整个阿富汗,直到苏联边界,都没有一条铁轨----这是通往巴基斯坦城市兰达汗的铁路。

哈米德.卡德里少校和战绩的残骸合影,2002年7月20日,时任卡马拉基地指挥官的哈米德.卡德里准将驾驶歼-7P时因发动机故障坠机身亡。

巴基斯坦以前认为印度才是他们的主要敌人,现在却开始加强阿富汗边境的防御,向那里转移法制响尾蛇地空导弹系统和战斗机,这些防空系统与战斗机被部署在白沙瓦、卡姆拉和米拉姆沙赫的空军基地。随着紧张局势的加剧,他们开始进行空中巡逻,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发生真正的小规模冲突。原因是苏巴双方立场克制。苏联飞行员不仅被严格命令不要向边境方向发动攻击,甚至不准把轰炸航线安排在边境附近。诚然,现实中也有例外,当机组必须达到一个诱人的目标上空时,这样的任务则试图不被记录在案,甚至不会地图上注明。只有在满足一些条件的情况下,巴基斯坦战斗机才被允许升空拦截:请求指挥,并确保入侵者一定会在其领土上空被击落,使其残骸可以提交调查。此外,巴基斯坦的法制幻影IIIE和中国仿制的米格-19已经服役了10至15年,只能携带过时的短程红外格斗弹,这迫使它们不得不相当谨慎地保留态度。在评估空军状况时,空军司令贾迈勒.侯赛因(Jamal Hussein/Джамаль Хуссейн)认为拦截尝试“几乎是徒劳的”。

一架米格-23MLD在兴都库什山上空执行护航任务。

双方对克制的遵守并没有持续太久:盘踞在边界地区的圣战者武装,依靠在那里建立的基地和训练营,不应该逍遥自在,可他们却自由地前往附近的巴基斯坦,同样不受阻碍地获得武器和其它物资,这就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制止这种自由。对于杜什曼自己来说,国界两侧的这种生活状态没有什么可指责的----自古以来,他们的祖先就在这熟悉的地方自由游荡,没有武器,这些地方的生活就无法想象。在第40集团军的领导下,没有宣布对邻国领土进行打击的必要性(即便如此,这是还一个国家主权和遵守外交礼仪方面的问题)。陆军司令鲍里斯.格罗莫夫中将在解释目前的命令时写道:“第40集团军司令部制定并严格遵守了一个完全排除对巴基斯坦领土打击的制度。这是因为在苏军进驻阿富汗的前几个月,巴基斯坦政府发表了一份照会,抗议该国边境地区的居民遭到我军的炮火袭击。为避免事件进一步升级,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的每位飞行员的地图上都标明了一个边境地带,他们无权进入。我方的雷达跟踪一直跟踪飞机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面部门密切关注着天上的动向,禁止我们的飞行员接近巴基斯坦领土。”尽管这份声明充满信心,但很难假定将军不知道一个基本情况----雷达跟踪和监视边境地区的空中情况是不可行的,因为飞机刚出去执行任务,雷达信号就被喀布尔和巴格拉姆周围的山区给挡住了。同样,机场内的这些雷达也看不见巴基斯坦方向的飞机。

巴基斯坦空军第2中队的阿卜杜勒.拉扎克上尉在1987年3月20日击落了一架阿富汗空军的安-26电子侦察机,他于2003年3月20日在霍哈特基地的一起坠机事故中连同其它15名军官全部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