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事实上,在必要的时候,军队领导层的决策允许无视手续和外交礼节。敌人没有特别注意边境地带的中立性质,不仅容易越过边界,躲藏在邻近的领土上,而且还从那里进行炮击(例如,这种情况就在阿萨达巴德发生过,355OBVP团的直升机飞行员和的第66摩托化步兵旅1团经常遭到来自巴基斯坦一侧的迫击炮和火箭弹袭击。战争结束后,阿富汗国防部作战小组组长瓦连尼科夫将军以军事上的坦率解释了决策逻辑:“是的,确实,我下达了命令,对巴基斯坦边境地区境内特别危险的目标实施打击。在那里,尤其是距边界5至7千米的地带,敌人通常会在进入阿富汗之前集中其部队或车队。边境仓库(武器、弹药、食品、物资)也设在这里。最后,在同一地带,通常还有火箭发射器的发射阵地或火箭发射区。问题是,当我有可靠数据证明存在这样一个目标的情况下,我应该采取行动还是袖手旁观?毕竟,如果恐怖分子,甚至是马利什(在巴基斯坦军队中服役的自愿边境守备队)不断地从他们的“领土”上炮击阿富汗政府军,那么我们为什么要遵守任何规则?!在这里,士兵明白他必须毫不拖延地展开打击!理解了这一切,我自信地采取了这样的行动,没有让莫斯科卷入此事。当然,我不允许任何人擅自做出向巴基斯坦境内目标开火的决定,以免在问题突然恶化的情况下让指挥官或首长陷入困境。因此,炮兵(包括喷气式飞机)和作战航空部队的打击目标是我决定的,也是我已经知道的。”

毫无疑问,巴基斯坦当局比其他人更了解边境地区的局势----爆炸的痕迹、炸弹的大量碎片和火箭碎片是最明显的证据。在这样的背景下,苏联外交部一再以“驳斥巴方诽谤”出面的解释显得相当尴尬。这样的言论听起来带有指责的语气:“巴基斯坦对阿富汗一侧战机轰炸其领土的所有指控纯属虚构,旨在掩盖自己粗暴侵犯和干涉阿富汗内政的行为。”

168IAP团的米格-23MLD正在执行护航任务,飞机上挂载了R-24R和R-60M空空导弹。

F-16的挑衅

1983年1月,巴基斯坦从美国接收了第一批现代化的F-16战斗机,大大加强了其空军实力。至1986年10月,已有40架飞机在服役:28架F-16A和12架作战训练的双座F-16B,装备萨戈达和卡姆拉基地的第9、11和14中队。掌握了这款新式站机后,巴基斯坦飞行员开始采取更积极的措施。在他们这边,拥有的是“在自己领空里玩”的战术优势:靠近自己的机场(从边境的卡姆拉升空,F-16刚起飞就可以攻击敌人)、对自己的巡逻地形有很好的了解、在边境附近部署的雷达系统和早期探测哨所。运用最受欢迎的“打了就跑”的战术,F-16的飞行员在遇到危险时可以立即掉头进入他们的领土深处。即使跳伞了,他们也可以指望当地居民的帮助迅速归队。在这些地区执行任务的苏联和阿富汗飞行员距离他们的基地250至300千米,每一分钟都害怕来自邻国的突然袭击。甚至不想在被他们轰炸的地方多停留1分钟----这种情况下,有必要依靠运气和飞行中携带的突击步枪,希望能帮助他们撑到搜救直升机的出现。

此时,第40集团军的航空部队已经拥有3支米格-23MLD中队,从1984年夏天起,米格-23MLD取代了过时的米格-21比斯,此外还有一个苏-25强击机团的3支中队、两支苏-17M3歼击轰炸机中队、一支苏-17M3R独立侦察中队、以及50OSAP团和直升机部队。双方继续相互指责边境地带的升级挑衅,持续了7年的对抗必须找到出路,1986年5月17日,第一次空战被记录在案。巴基斯坦搜捕行动的受害者是一架阿富汗空军的苏-22,它轰炸了帕拉奇纳尔的突出部地带,这里就像一个楔子一样深入阿富汗境内的深处。在这片相当难以飞行的地方,苏联和阿富汗飞行员碰巧“切斜角”,掠过巴基斯坦领土35至40千米。巴基斯坦空军第9中队的指挥官哈米德.卡德里(Hamid Qadri/Хамид Куадри)中校升空拦截,于距离边境15千米处发现了2架苏-22。他用AIM-9L响尾蛇导弹发起攻击,击落了其中一架。第二架飞机被弹片击伤,但成功逃脱。卡德里试图拥航炮开火,据他报告说,“给对手造成了重大损失”。坠毁的飞机残骸被运到巴基斯坦基地,成为一场热闹的宣传活动的主角。在那堆金属中,人们确实猜到了苏霍伊的残骸,但是刚画在垂尾上的阿富汗国籍标识看上去十分可疑,完全不合适,显然,这有助于增强说服力。此外,飞机碎片原来是天然硬铝的颜色,而阿富汗空军的所有苏-22都刷着迷彩。这也许是苏-7B的残骸----它们真的没有上漆就服役了。即便如此,这位巴基斯坦飞行员还是赢得了两次胜利,他认定第二架中弹的飞机“可能坠落在自己的领土上”(换句话说就是 ,“干掉了”)。

巴苏空战中获得战绩的巴基斯坦飞行员合影,从左至右分别是:巴达尔.乌姆伊斯兰(Badar um-Islam)少校、哈米德.卡德里(Hameed Qadri)少校、阿塔尔.博哈里(Athar Bokhari)少校、阿卜杜勒.拉扎克(Abdul Razak)上尉、哈立德.马瓦特(Khalid Mawat)少校(巴达尔.伊斯兰的僚机),背景是2个阿富汗苏-22战绩的F-16A 85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