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证实这一点的事件发生在4月29日,接着,苏联飞行员公开遇见了巴基斯坦人。当天,米格飞行员在霍斯特以南的贾瓦拉地区执行另一项计划好的任务。这片被誉为“杜什曼之国”的土地上有着足够多的目标:除了防御工事的根据地之外,还有武装分子训练中心、总部、武器修理作坊、几十个小型转运基地和仓库网络。还有一个广播中心,不时向第40集团军的部队广播:在强行祈祷之后,又宣布了另一次成功行动的消息,“圣战者胜利地撤退到山里,俄国人随即地追赶他们”。

贾瓦鲁通过几座峡谷与中部省份相连,这些峡谷和该地区本身一样,定期遭到轰炸。于是在4月29日前夕,第40集团军的航空部队再次对山口进行了“整修”,以便用碎石将其阻塞。从巴格拉姆出发的4架米格-23MLD最后不得不“封闭”圣战者最可能的行动路线,每架飞机都携带了16枚100千克的高爆破片炸弹,挂在MBD2-67u多联装复合挂架上进行布雷。它们定时器设定为6天内触发,而自动引爆器并没有给杜什曼们留下拆除炸弹的机会。到处雷鸣般的爆炸声使雷区变得危险,束缚了敌人的行动。

这架米格-23MLD的MBD2-67u复合挂架上挂满了100千克级的炸弹。

在空袭地区,预计会遭到强大的防空火力。根据前一天在该地区执行任务的歼击轰炸机的飞行员的报告,除了多次“焊接”闪光外,还注意到多达8次导弹发射。两周前,在这里,190IAP团的指挥官列昂尼德.弗萨上校的飞机被击落,他跳伞后获救。当团长在医院康复的时候,他的位置早就被人取代了。团部的亚历山大.波奇塔尔金中校领导了这次任务。该地区几乎被浓厚的云层覆盖,从国境的一侧看,云层也像一堵墙。由于了解到杜什曼防空系统可能进行的反制,这次任务由维塔利.内尔巴德斯基少校率领的一支双机编队提供护航。这次打击将伴随着防空机动。飞行剖面图假设在8000米处出口到达贾瓦拉地区,转向预定的目标,下降到4000米并进行抛弹轰炸,这与通常的俯冲轰炸正好相反。同时,航空地雷将覆盖一大片区域,飞机将保持在防空火力范围之外。随后在出口处采取防空机动:爬升至7000米,进行90°至100°的大过载转向。

982IAP团的飞行员和他们的米格-23ML歼击机。

为了避免被拦截,他们决定在远离巴基斯坦边境的地方划一道弧线航迹。尽管几乎完全被云层覆盖,很难准确跟踪路线,但经验丰富的指挥官自信地带领他的小队前往指定区域,在那里他能够从“窗口”种注意到霍斯特以南的塔尼(Tani/Тани)村,并于空袭前确定自己的方位。三架僚机紧随其后,按照命令收拢了编队,进入战斗航线。这时,“桦树(Береза)”开始在耳机里吱吱作响----附近某处有一架敌机。但现在不由他决定了。米格机俯冲下来,滑过一座很近的山脊,并肩向上爬升。随着战斗按钮的按下,编队长机感受过了一个巨大的震动,就像落在搓衣板上----炸弹投下。其余的飞机一次性把炸弹扔掉。接下来,编队开始笔直地爬升。同时以密集编队执行了一个战斗转弯,这个“弯钩”划向左上方。最后于6500米高度改出,小队的长机转过身来,看看周围是否有人在后面。在下方,他看到一个燃烧的火炬追上了编队。从燃烧的飞机上,他发现一个黑点冲到一边----弹射座椅工作了,降落伞穹顶在天空中打开了。波奇塔尔金断定那是自己人,便转过身来,向周围的人询问情况。所有人都很快回复说自己是安全的。波奇塔尔金向基地报告说,他看到一架不明身份的飞机起火了,后方的该团侦察官亚历山大.奥西彭科(Alexander Osipenko/Александр Осипенко)少校证实了这一报告。长机转向火炬的方向,然后所有的飞行员看到第二个陌生人,一架灰蓝色的F-16,从2000米以下的阴云中窜出。他绕着燃烧的伙伴转了一圈,打开加力燃烧室,就像一根点燃的黑色火柴,朝巴基斯坦飞去。

满载OFAB-100-120炸弹的米格-23ML歼击机。

返航的途中,无线电里充满了关于发生了什么,谁被击落以及如何击落的问题。降落后,波奇塔尔金报告说,他的小队遭到了2架巴基斯坦F-16的袭击,其中一架坠毁于霍斯特附近。几天后,阿富汗国家安全局少将雅尔穆罕默德证实了他的话。据他的特工称,这架F-16飞行员成功逃脱,飞行员降落在圣战者控制的地区,当晚被带往巴基斯坦。接下来几天,几架米格战机被派去边境地带搜寻坠落的F-16战机,不携带副油箱和导弹,以防新的小规模冲突。在连绵不断的岩石和峡谷中找到飞机残骸并不容易,此外,阿富汗线人说,飞机残骸也在事发后不久被送往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