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迷航

这次失利使巴基斯坦飞行员清醒了,他们开始表现得更加克制。但是即使在没有发生空中冲突的情况下,这些事件仍在继续。1987年8月8日,特雷伯特大尉安-26运输机机组内领航员的一次失误造成了悲惨的后果。顾问中队的一架飞机从喀布尔飞往该国最南部的扎兰吉(Zaranj/Зарандж)。这些地方的导航条件十分糟糕,他们进场着陆,纯粹依靠自己的视觉。当飞机接近时,飞行员们注意到在泥土机场之前出现了一条金属型材的跑道----“最后他们停下来,发现这是一条人工跑道,而不是旧的石质跑道。”关闭发动机后,机组们去找地方当局。没有人对俄语的讲话做出回应,一般来说,他们的到来起初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兴趣。在机场建筑上,他们的注意力被一个留着胡子的人的肖像所吸引,他一点也不像阿富汗总统纳吉布拉。原来,这是阿亚图拉霍梅尼,他们越过了边界,降落到伊朗扎布尔机场。

飞行员们奔回飞机启动发动机。然而,其中一名当地人注意到飞机上有红星,几辆车朝它驶来,挡住了安-26。飞行员被锁在飞机内,试图不让伊朗人进入,并销毁了秘密文件。他们使用催泪瓦斯逮捕了机上所有人。领航员谢尔盖.米海耶夫(Sergei Mikheev/Сергей Михеев)当时试图通过底部舱门逃生,他藏着一把手枪,最后被击毙。接下来是两周的审讯和殴打。翻译必须是助理指挥官,他不知为何会说英语。与伊朗方面谈判后,机组通过外交途径获救,并被带回家。主要原因是出事的飞机不是军用机,也没有携带武器。飞行员归来后,等待着细致的审判,之后机长被开除党籍,免去飞行工作(最后被复职)。更糟糕的是副驾驶,他被指控懂英语,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通敌”的倾向。

这架米格-23MLD上的导弹弹头被帆布裹住,避免被太阳晒坏,进气道上的任务标记一共记录下了160个起落架次。

1987年10月3日,2架苏联直升机在巴基斯坦城市奇特拉尔附近迷失方向,因油料耗尽而迫降。苏联外交部道歉,两天后机组被释放。1987年8月,168IAP团的歼击机从斯达科斯坦尼夫抵达,取代了之前的部队,他们不止一次与F-16在空中相遇。此时,该团的一支中队(12架米格-23战机和2架“火花”双座机)驻扎于拉姆,第二至中队驻扎在辛丹德,守护与伊朗接壤的边境和南部地区。另一支从白俄罗斯的什丘钦调来的米格机中队留在了坎大哈。起飞轰炸贾拉拉巴德南部,歼击机编队不知何故迎面与巴基斯坦人相遇。地面管制员显然没有成功召回2架F-16,后者直接爬升,奔向装载炸弹的空袭机群。谢尔盖.塔拉诺夫(Sergei Talanov/Сергеи Таланов)大尉发现自己旁边就是F-16。其他飞行员看到了巴基斯坦人,但是位置更高的护航机什么也做不了----F-16就位于他们的正下方,以相同的速度和相同的航向飞行。巴基斯坦人发现自己也同样处于不利的境地:前面的中队从下方挤压,上面有一支护航小队。一段时间内,飞行员们一直在“三明治”里互相对视,然后巴基斯坦人清醒过来,扬起主翼飞到他们身边。之后,他们甚至还取笑了随行小队的飞行员,他们在报告中说护航机是“多余的”。

1988年冬天谢尔盖.塔拉诺夫上尉在霍斯特上空夜间拦截的证据----PAU-473录像带。从巴格拉姆起飞后,米格-23MLD飞行员使用蓝宝石-23ML雷达在距离27千米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目标,并进行自动跟踪。左边是距离标记,右边是高度。在图3,索引“A”亮起-自动跟踪提示,一个环突出显示-目标标记在战斗机的右侧和上方,图2和图4是导弹准备发射。接近时,目标标记与十字准线结合,R-24R的最大和最小发射边界显示在距离刻度上,“发射”命令在接近极限时亮起(图4)。射程标尺转换为20千米的刻度,然后转为更精确的3千米刻度,所有导弹都准备发射----挂点“1”、“2”、“3”、“4”和“Pr(副油箱)”命令上的位置标记----“允许发射”。中间的垂直“龙骨”表示准备用航炮开火(图6)。由于担心在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击落别国飞机(可能是阿富汗人或“中立国”),因此地面指挥所取消了这次攻击。

另一次是1988年冬天,V.帕斯图申科(Pastushenko/Пастушенко)大尉从巴格拉姆起飞执行夜间任务时遭到不明身份的目标,发现入侵者并追了三分钟,准备将其击落,但没有得到许可。在指挥所,他们决定不冒险,在没有目视接触的情况下攻击“局外人”是非常危险的----他们可能是迷路的运输机或普通飞机。飞行员自己毫不含糊地认为入侵者是一架战斗机:不太可能有另一架普通都飞机能如此轻快地甩开米格机。同一个冬天,小队长V.马夫里舍夫(Mavrychev/Маврычев)多次升空去拦截在巴拉基和加德兹上空出现的目标,但永远无法抓住他们:当目标接近时,他们贴着山脊下降,然后就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从机动和速度来看,这些是直升机)。

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伊朗边境附近,那里有必要多次轰炸拉巴蒂贾利附近和两湖地区的杜什曼要塞。整个信丹德中队都参与了突袭行动,其中不可避免地伴随着一支护航小队。护航机提前接近,在边界地带设置了一道“栅栏”,随后出现了一支轰炸打击机群,攻击目标。苏-17和苏-25、米格-23一起参加了集体空袭,这就是为什么飞行员们把如此大规模的空袭被称为“十字军东征”的原因,但最终证明了手段的正确性:摧毁杜什曼在偏远地区的要塞和仓库,有可能阻止了未来有计划的袭击,并破坏反对派武装的供应,在文件中成功地写着“对敌人产生深远影响”。有几次,空袭编队碰巧观察到伊朗空军的鬼怪II出现在远处,但他们表现出克制,仅在自己的边界一侧巡逻。

190IAP团的一名副中队长,阿纳托利.斯捷帕纽克(Anatoly Stepanyuk/Анатолий Степанюк)少校,这架飞机一共完成了270个起落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