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晚上,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司令弗拉基米尔.罗曼纽克(Vladimir Romanyuk/Владимир Романюк)少将抵达现场听取汇报,他倾向于飞行员遭到地面火力攻击这一事实----这一结论比承认领导层的优柔寡断及缺乏计划导致了编队距离的拉长和行动的无效性要更好。没有拦截,就不会有问题。但亲眼见证了这次事件的飞行员们,坚持自己的观点。伊戈尔.戴德尤欣(Igor Dedyukhin/Игорь Дедюхин)大尉是第三支小队的一员,当被问到为什么认定这是一架F-16时,他用手指着书中这架飞机的图片:“怎么……我刚看到这个。”

巴基斯坦人安全返回基地后,宣布摧毁两架米格。此外,被赶走的哈立德说,他可以用剩余的导弹和航炮击落所有6架飞机,但他被另一对及时抵达的米格-23阻止。很快,西方媒体传播了巴基斯坦士兵捡起两架被击落飞机残骸的消息。这个流言也传到了俄罗斯新闻界。这场小冲突还有其他版本在流传,然而,它们是毫无根据的。新闻界也有关于阿富汗米格-23在9月7日被巴基斯坦人击落的神话故事,以及11月3日发生的F-16对米格-23的又一次胜利(9月7日,一架阿富汗安-32被毒刺导弹击落,但它发生在距边境200千米的昆都士附近,而11月3日的战斗发生在阿富汗苏-22被拦截时)。事实上,第40集团军并没有在空战中损失一架米格-23,甚至连1987至1988年间也是如此。这些飞机没有战斗损失。与一些俄罗斯国内作者的断言相反,阿富汗人根本没有米格-23。

谢尔盖.普里瓦洛夫大尉的米格-23MLD座舱后面的弹孔,距离飞行员的头部仅半米。

评估歼击机护航的有效性时,应该注意到,在大多数情况下,护航机发挥了作用,它的存在限制了敌人的活动,防止了针对苏联飞机的攻击。因为大家都知道,“最好的战斗是没有发生的战斗”,另一件事是护航机的工作结果并不是那么明显:“掩护”行动仅限于严格的“不招惹敌人”的指示,甚至当外国战斗机明显存在侵略行为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此外仅允许在保证遵守所有警告条款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攻击----确保拦截一定会在本国领土上进行,并且只能在其领空闯入领空后实施导弹攻击。禁止向边境方向开火,因为R-24导弹的射程,它们可以深入邻国领土,这样的射击可能会导致一场喧嚣的国际丑闻。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通过目视发现了敌人,也很难把敌人“装进口袋”。

1988年9月12日的空战后,米格-23MLD“55”号机主翼上的弹孔。

9月的小规模冲突发生一个月后,苏联和巴基斯坦战机差点再次爆发空战。这一次,巴基斯坦人公然挑衅,显然是想重复最近的“成功”。10月15日,一批苏联飞机抵达边境地带进行攻击,这时,附近出现了F-16。敌人显然是在求战:在附近发现了几架外国飞机,它们正从攻击机群下方经过。当时负责掩护的是由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司令部格里高利.豪斯托夫上校率领的米格-23编队。僚机已经请求允许开火,但小队长并没有急于在战术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发动报复性攻击,指挥官选择了另一种办法,即以蓄意强势的还击取代敌人的攻击,转向该编队受到威胁的侧翼,并从太阳方向接近,显示攻击的准备。护航机切断了敌人的组织,限制了他的行动,阻止了任何积极的欲望。外国战斗机不断地被雷达瞄准器捕获,警告受到威胁。在决定不去用性命试探之后,巴基斯坦人又回到了自己的领土上,双方的局势都按照“最好的战斗是没有发生的战斗”的原则得到了解决。

被巴基斯坦的F-16击伤后,米格-23MLD“55”号机的进气道上画了一幅这样的卡通彩绘。

“信丹德英雄(Герой Шинданда)”米格-23MLD“55”号机另一侧的彩绘图案。

信丹德的战斗工作没有那么密集,这就是为什么到1988年秋天,仍然只有一队歼击机在执勤。他们到那里轮流值班,有机会在当地的“疗养院”制度下休息。当地的4架歼击机主要负责机场的防空,并保护强击机和歼击轰炸机编队。阿富汗人称其邻国“伊朗卡”没有时间进行边界冲突:由于伊拉克前线的巨大损失、机队缺乏补给以及伊朗空军的备件短缺,只有大约12架鬼怪II、几架F-14A和多达50架简易的F-5能够升空。信丹德的歼击机不止一次看到伊朗飞机出现在雷达屏幕上,尤其是在拉巴蒂贾利地区的突袭中,但他们避开了接触,保持了安全距离。然而,正是在伊朗方向,苏联歼击机才赢得了“明显”的胜利。

弗拉基米尔.阿斯塔霍夫少校驾驶的米格-23MLD“58”号机,此机参与了拦截伊朗直升机的任务。

9月,空军基地的防空部队在赫拉特省和法拉省发现4次侵犯领空的事件,但无法拦截目标----他们随即离境,无法发射导弹进行追击。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拖再拖,经过几次无果而终的尝试,决定把入侵者从边境切断,并将其消灭。9月26日,又一次警报后,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弗拉基米尔.阿斯塔霍夫(Vladimir Astakhov/Владимир Астахов)少校和鲍里斯.加夫里洛夫(Boris Gavrilov/ Boris Gavrilov)大尉起飞。等待入侵者离开边境后,他们进行了一次迂回机动,从西部攻击目标,按规定于7至8千米处向其境内发射了一枚R-24R。这次袭击是在信丹德西北75公里处的一个荒山高原上进行的,当时使用的是雷达瞄准器,高度为7000米。从视觉上看,他们没有看到命中,因为敌人在地面附近的一片飞扬的尘土中离开了,但是FKP胶片证明了这次胜利,观察到屏幕上光点熄灭的痕迹。两周后,步兵在指定地点的突袭中发现了两架直升机的残骸,证实了战果。

弗拉基米尔.阿斯塔霍夫少校的米格-23MLD“58”号机左侧进气道的彩绘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