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11月3日,巴基斯坦战斗机与阿富汗飞机在帕拉奇纳尔突出部上空再次交战。哈立德再次参与其中,这次是作为一名僚机。在拦截了6架苏-22之后,F-16出现在长机的尾部,后者稍微向侧面和更高的地方飞去。其余的苏-22则转向阿富汗的领土深处,他们的长机起初设法挫败了攻击,转向敌人。F-16长机躲开了他,赢得时间的哈立德向右大过载转向,朝阿富汗人发动攻击,并从5000米远处发射了一枚AIM-9L。这架苏-22起火了,但还在继续飞行,拖着浓烟,几块蒙皮被打飞。长机准备用航炮开火,但哈立德设法从前半球发射了另一枚响尾蛇。在导弹撞到飞机之前,飞行员就弹射了出去。飞机残骸坠落地点距巴基斯坦边境18千米,飞行员哈希姆上尉被俘。在审讯过程中,他说苏-22是从霍斯特起飞的,由一名空军上校领导的三机小队本应该掩护冲向目标的另一支三机小队,但指挥官的优柔寡断解释了战斗的结果,后者离开了冲突区,把他留在了边境附近。目前还不知道巴基斯坦人是否相信这一点,但是在未铺砌跑道的霍斯特,歼击机根本无法驻扎。空战结束后,营地的圣战者向哈立德本人赠送了一支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枪,以示感谢。

加齐.乌丁(Ghazi ud-din)将军代表圣战者向默罕默德.哈立德(Mahmood Khalid)上尉赠送一把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表彰他在1988年11月3日击落2架阿富汗苏-22。

下一次事件发生于11月20日(据其他消息来源是19日或21日),一架安-26越过边境,在白沙瓦以西坠毁,但巴基斯坦空军不承认其拦截。此时,阿富汗飞行员乘坐飞机飞越警戒线的案件更加频繁。1989年1月31日,就在最后一架苏联飞机离开巴格拉姆的当晚,另一架安-24飞机越过巴基斯坦班努市附近的国界,怀疑打算轰炸这座城市。为了迎接不明身份的入侵者,哈立德驾驶着一架用于战斗训练F-16B升空。他发现的那架飞机在2400米的高度飞行,紧贴着群山。后者对战斗机的出现做出反应,打开航型灯,降落。不幸的是,飞行员误认为库拉姆河的干河床是跑道。飞机触地后,拉下起落架,撞上棕榈树爆炸。有人认为,这架运输机正在向被围困的霍斯特运送弹药,大量弹药散落在坠机地点周围。事件发生后,阿富汗人反过来指责他们的邻居轰炸自己的领土,塔斯社发布消息说,1月18日,两架向杜什曼运送武器的巴基斯坦直升机在阿富汗楠格哈尔省亚辛巴盖地区被击落(一年前,在M.莱什欣斯基的电视报道里,另一架在霍斯特发现的巴基斯坦直升机残骸已经得到了证实)。

1988年11月3日,巴基斯坦空军第2中队的默罕默德.哈立德上尉驾驶F-16A 84717(81-0915)击落2架阿富汗苏-22的油画,此外,他还于同年9月12日驾驶F-16A 85728(81-0926)击伤了120IAP团谢尔盖.普里瓦洛夫大尉的米格-23MLD“55”。

巴基斯坦空军在1989年获得了新的战利品。在阿富汗国防部长沙阿.纳瓦兹.塔内伊(Shah Nawaz Tanay/Шах Наваз Танаем)领导、巴格拉姆飞行员支持的3月兵变失败后,塔内伊与家人及同伙乘坐安-12战机逃往阿基斯坦。据报道,7月6日,一架苏-22在边境附近被击落,不过这一次巴基斯坦战机显然打过头了----看起来入侵者正在进行另一次飞行,第二架阿富汗飞机仍然成功抵达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