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米-8TV在边防部队继续服役了一段时间,特别是边防军杜尚别航空中队(从1983年10月23日起隶属于23OAP团)里还有一支米-8TV小队,它们也在马雷的边防中队(后来纳入17OVP团旗下)服役,并得到非常积极地使用。因此,1981年12月,在楠纳巴德(Nanabad/Нанабад)和达什蒂卡拉(Dashti-Kala/Дашти-Кала)之间地区的边防部队责任区内进行了为期十天的扫荡行动,其中一架米-8TV上的弹药使用量达到了以下数字:12.7mm子弹1590发,7.62mm子弹930发,S-5KPB火箭弹270发,炸弹,包括夜间照明弹----30枚。

六个月后,即1982年5月上半月,在航空部队的广泛参与下,苏军又于库法布峡谷地区展开了一次特别行动,旨在苏联边境附近一个极度动乱地区恢复秩序,并由苏联克格勃边防部队总司令瓦迪姆.马特罗索夫(Vadim Matrosov/Вадим Матросов)将军率领率领的一支令人印象深刻的高级指挥团队来指挥这次行动,他专门从莫斯科飞往当地的边防支队,该支队在部署地塔吉克斯坦的莫斯科夫斯基村被召集。航空行动由尼古拉.罗赫洛夫(Nikolai Rokhlov/Николай Рохлов)少将领导,他是边防军的航空部队司令,作为机组人员的一部分执行轰炸和对地攻击任务。其中一次空袭中,有9架直升机参加了对穆什蒂瓦村的轰炸,连续攻击敌人。在这次长达17天的行动里,其中一支米-8TV机组消耗了1845发12.7mm子弹、500发7.62mm子弹、646发S-5KPB火箭弹、100和250千克的炸弹及燃烧弹----42枚,66人和7.85吨货物被空运。值得注意的是,机组更倾向于使用大口径机枪,其弹药消耗量较大就是明证,而机上的卡拉什尼科夫轻机枪成为了配角,只打掉了一个弹链的弹药基数。

伞兵突击队准备登机。

1982年5月2日,行动开始的第一天,I.A.叶夫列莫夫(Efremov/Ефремов)上尉的米-8TV就紧急迫降,机组无伤逃生,但这架直升机却再也无法被修复。

边防部队的米-8TV不时地使用AT-2,可是“方阵-M”综合制导系统的有效性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方阵-M”是苏联此类系统中的第一种,它有许多缺点,需要经过良好的使用训练。导弹的制导是通过无线电遥控在手动模式下进行的,从瞄准镜视野内的“射击”到保持在瞄准线内直至命中本身,简直需要神一般的操作,这使得机组技能的不断保持至关重要。然而,即使在野外条件下,对于训练有素的机组来说,击中坦克等目标的概率充其量也只有0.4至0.5左右,普通作战单位的平均成绩不超过0.2。

边防部队副总司令伊万.韦尔捷尔科(Ivan Vertelko/Иван Вертелко)中将描述了米-8使用AT-2反坦克导弹的一个案例,他与中队长法里特.沙加列耶夫(Farit Shagaleyev/Фарит Шагалеев)少校的机组都在直升机上,将军解释说:“这在当时是不寻常的。

正在攻击中的米-8。

“杜什曼斯不断地从一个主要的高地向沿喷赤河的一段公路开火。敌人的火力点位于一座很深的山洞里,几乎不受我们的子弹和炮弹的伤害。从我们的领土上打到那里几乎是不可能的----坚硬的岩石,在阿富汗一侧寻找出路既困难又危险。于是产生了用直升机发射无线电制导导弹将其摧毁的想法。.沙加列耶夫自愿这么做。在约定的时间,我们起飞了。编队像一条绿色的毛毛虫一样向危险的地方爬行。马蜂窝就要说话就要被捅爆了。正是如此!岩石的灰色背景下出现了枪口闪亮的火光。

“‘我看到目标了!’沙加列耶夫报告说‘捕捉’。

苏联英雄,边防军航空部队杜尚别中队的中队长法里特.沙加列耶夫(Farit Shagaleyev/Фарит Шагалеев)少校。

“狡猾的到导弹‘嗅到’目标,左边的法里特正在用手柄操纵。过了几秒钟,山里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目标在导弹第一次发射时就被摧毁了。”

需要指出的是,边防军的航空部队并不归第40集团军管辖,他们独立行动。甚至从边防军招募航空部队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的----例如,所有部队都由不同型号的飞机和直升机的混编而成,每支小队有三架直升机,而不是空军的四架。同时,边防军飞行员的飞行时间远远高于第40集团军的航空部队的飞行时间,他们中超过半数的人都有一千架次以上的飞行经验,苏联英雄瓦列里.波普科夫(Valery Popkov/Валерий Попков)则达到了2500多架次!取得这些成就的原因是,空军所属的陆军、前线和运输航空的机组人员从驻地被派往阿富汗轮战一年,然后回国(在战区内停留较长时间被认为对个人健康有害,对精神和身体都是折磨,这是非常正确的);与之相反,边防军的飞行员不断地在当地服役,年复一年地“执行作战任务”。法里特.沙加列耶夫于1980年1月第一次飞到阿富汗境内,作为23OVP团的苏联英雄,他直到战争的最后几天才停止在“缎装地带”的飞行。瓦莱里.波普科夫大学毕业后立即以年轻中尉的身份从军,1982年秋天加入边防军航空部队,继续执行作战任务,直到1989年2月撤军。

苏联英雄瓦列里.波普科夫(Valery Popkov/Валерий Попко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