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第二章 苏-17/苏-22

1979年12月25日,进入阿富汗的“数量有限的苏军”(后来成为著名的第40集团军)几乎立即得到了来自土耳其斯坦军区的直升机和歼击轰炸机部队的增援。与“向阿富汗人民提供国际援助”的整个行动一样,飞机和人员的转移也是严格保密的。这项任务----飞往阿富汗的机场,并向那里转移所有必要的设备----于最后一天被摆到了飞行员和技术人员面前。“抢在美国人之前”----这个谣言后来被顽固地捍卫,以掩饰苏联军队进入邻国的原因。“在阿富汗。”总参谋部有一份由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元帅亲笔签署的文件副本----“特别重要且保密”。与通常的持续战备和进行作战训练的形式相比,实行全面战备和战斗警戒的级别是最高的,随时准备出发,执行指定任务。事实已经表明,正在发生的事情具有非同寻常的性质,在那些为之服务的人的记忆中,这种事情已经有十年没发生过了。所有人员都受命前往他们的工作场所:飞行员----在飞机驾驶舱,技术人员----在汽车里,战斗管制小组----在战斗哨所的管制台,停机坪上的飞机满载弹药、炸弹和火箭弹。

1980年1月,第40集团军的一支装甲车正穿过米尔-阿里(Mir-Ali/Мир-Али)山口,沿着通往信丹德的公路行驶。阿富汗战争才刚刚开始,但路边的路标上已经布满了弹痕。

第40集团军的空中打击部队以歼击轰炸机代表。首批前往阿富汗的是来自土库曼斯坦西部克孜勒阿尔瓦特(Kzyl-Arvat/Кзыл-Арвата)镇217APIB团的一支苏-17歼击轰炸机中队。该中队得到了“加强”,拥有16架单座机和1架双座机。团长是瓦列里.格罗本科(Валерий Горбенко/Valeriy Gorbenko)上校,第一中队的中队长是V.布迪尤金(Budyukin/Будюкин)中校,第二中队的中队长是V.贡雅戈(Gonyago/Гоняго)少校。转场的部队规模有限,原因是驻地机场的基地能力不足。然而,一年后被替换时,则由第二中队前往阿富汗,剩下的第三中队从传统上被认为是训练单位,其成员主要是刚刚从飞行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他们没有经验。搬迁令成了最不受欢迎的新年礼物----不准多逗留一天,飞往阿富汗的时间被定为12月31日,把官兵的家人留在空荡荡的度假桌旁……被选中的是信丹德机场,此外还有一支独立直升机中队也被安置到那里。

转场时,没有出现任何技术问题----经过半小时的夜间飞行,第一批安-12运输机降落到阿富汗,送来了技术人员和必要的地面支援设备,随后是苏-17。匆忙和混乱使他们感到----没有人能够肯定地说,这个陌生国家的机场在谁手中、谁会迎接他们、以及在“新的工作地点”会有什么在等待着。

阿富汗的条件相当糟糕,与通常的机场和训练场没有什么相似之处。总参谋部的定位是“根据地形的性质,阿富汗是最不利于航空行动的地区之一。”然而,限制航空行动的主要原因是气候。冬天,-20℃的霜冻突然被绵绵的雨水和泥泞所取代。春秋两季,阿富汗经常刮风,沙尘暴纷至沓来,能见度降低到200至300米,飞行工作无法展开。夏天的情况更糟,气温升至+52℃,飞机的蒙皮被烈日加热到+80℃,持续干燥的高温,到了晚上还没有消退,单调的饮食和缺乏休息的条件让人筋疲力尽。

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的首批苏-17来自217APIB团。

从备件和弹药到食品和床上用品,所有必要的设施,停机坪设备和飞行保障都必须从苏联运来。信丹德基地的优势是靠近苏联,机场与苏联边境相隔200多千米。使得机场驻军可以依靠一种或多或少能正常运作的方案来解决补给问题,这成为向阿富汗派出部队的首要任务。信丹德位于从苏联一侧库什卡边境延伸到全国的那条高速公路附近,一辆卡车离开苏联后可以在一天内抵达这里。其余的公路网发展很差,铁路和水运根本不存在,主要负担落在运输航空兵部队的肩上。这也是为信丹德提供服务的最有效手段,使他们能够将所需的一切直接送到“家门口”----机场停机坪,不会延误也不需要转运。

除了派往阿富汗的空军部队外,边境地区的空军也进入全面战备状态。这里的航空部队也得到了加强,以防态势朝不可预见的方向发展,首先就是空对地攻击单位。前线航空的一架轰炸机团和两个歼击轰炸机团被部署到边境机场。1979年12月10日,第149近卫红旗轰炸机团接到命令,把他们的雅克-28从阿拉木图附近的尼古拉耶夫卡(Nikolaevka/Николаевка)迁往乌兹别克斯坦的卡尔希机场。12月14日,应总参谋部要求,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第168近卫红旗歼击轰炸机团从外高加索到转移到马雷-2机场,“把它交给土耳其斯坦军区。” 1980年新年之前,168GvAPIB团回到了亚美尼亚的大希拉克基地。歼击轰炸机部队的另一支单位从喀尔巴阡军区调来,是驻扎在自卢茨克(Lutsk/Луцк)的806APIB团。

217APIB团一架迷彩涂装的苏-17歼击轰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