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第三章 米格-23

虽然阿富汗战争是米格-23参与过的最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但这些飞机在战争爆发4年后才出现在第40集团航空部队的战斗序列里。起初,人们认为,只有最近的军区----土耳其斯坦军区和中亚军区----的部队参加才会来参战,预计这些军区的资源足以完成这项看似简单的任务。阿富汗战争开始时,南部地区前线航空兵的歼击机部队仅装备了米格-21,只有塔尔迪库尔干(Taldy-Kurgan/Талды-Кургане)的905IAP团在换装米格-23。“二十三”也出现在当地第12独立军的防空系统中,但它属于独立性质的作战部队,并不听从为阿富汗作战而组建的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不过,它存在的时间并不长。1980年1月,所有航空部队都进行了改革,防空截击机单位被编入到新组建的各军区国土防空军旗下)。

首先抵达阿富汗的米格-23来自于塔尔迪库尔干的905IAP团。

随后的几年里,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的补给继续由南部地区提供。到了1984年,当他们开始被苏联其它军区的航空团和中队替换时,阿富汗战场的歼击机主力依旧以米格-21比斯为代表。米格-21的操纵性能很好,作战方面也很熟悉,它的特点是可靠性高,维修简单朴素,没有令人不快的方面,米格-23最初的大量使用,伴随着许多限制,也伴随着一连串的故障,苏联空军不想拿这种“有缺陷”的歼击机到战场上去冒险。

尽管如此,米格-23还是于战争初期出现在阿富汗上空。第一个事件与1982年4月在该国南部拉巴蒂贾利(Rabati-Jali/Рабати-Джали)的一次大规模行动有关。这片地区位于伊朗边境处,苏军想要摧毁这里的一座大型杜什曼物资基地,而降落于偏远荒芜地区的机降部队必须得到可靠的空中掩护,因为不排除伊朗空军的反击。米格-21的航程和续航时间都不够----该地区与最近的阿富汗机场相隔450至500千米。一支苏-17M3编队将为一支由70架直升机组成的空中突击机群扫清道路,而另一支米格-23M中队将承担作战护航,并将该地区的空域完全隔离。

坎大哈机场上正在执勤的979IAP团的歼击机。

然而,米格-23在阿富汗的首次亮相和整个行动一样,从一开始就进展不顺。起初,苏联空军计划派遣来自远东多姆巴罗夫卡(Dombarovka/Домбаровка)的歼击机,但那里的准备工作拖得太久(为此,团长受命宣布“服役不完全合规”),土耳其斯坦军区仅有的152IAP团也被仓促地重新调整了任务方向。该团自1976年起装备米格-23M,此前隶属于国土防空军,但1980年后转属空军前线航空兵。为了完成这项任务,在伊万.普雷迪克(Ivan Prediker/Иван Предикер)少校的指挥下,152IAP团派出了两支米格-23中队。总的来说,由于任务通常是一般性的,而且是短期性的,因此没有进行任何特别训练,小队只是于行动发起之前才抵达现场。虽然土耳其斯坦军区和第40集团军的最高指挥官都参加了行动的领导,并乘坐安-26和安-30指挥管制机飞到拉巴蒂贾利上空,但行动的规划和组织并不十分成功。

双座机不仅仅用于训练目的,同样前往即将展开空袭的任务区,为编队提供侦察和目标指示。

由于定位错误,部分机降部队跑到了伊朗境内,大部分杜什曼武装都设法躲过了打击,带走了补给。原地等待伞兵的直升机两次遭到伊朗空军F-4E的攻击,造成数架米-8受损并起火,驻扎在信丹德机场的8架米格-23M无法提供高质量掩护。由于计划中的误判,歼击机小队之间的轮换出现了明显的时间空隙,最长可达15至20分钟,敌人趁虚而入。鬼怪II甚至跑去拦截领导小组搭乘的安-30。幸运的是,伊朗战斗机没有显示交战的意图:他们进行了激烈的机动,仅仅把安-30从边境地带赶出去,在下一支米格机编队出现之前几分钟就离开了。经过了这次不太令人印象深刻的首次亮相后,米格-23M被召回阿克泰佩(Ак-Тепе/Ak-Tepe)基地。

1987年夏,一架979IAP团的米格-23MLD正从坎大哈机场起飞。

1983年秋天,735IAP团接到了一项任务,即研究在阿富汗机场使用米格-23的可能性。直到最近,这个团还隶属于国土防空军。随着土耳其斯坦军区空军结构的变化,该团于1980年换装米格-23M,并从1981年5月17日起从歼击机部队转到歼击轰炸机部队,他们是歼击轰炸航空兵少数装备“二十三”的单位之一……起初,他们仅限于往返巴格拉姆的飞行,开辟了航线,并掌握了高原机场起降的特点。出发时没有携带武器,在巴格拉姆停留的时间仅限于返航前加油。然而,这些事件也以失败告终:其中一架飞机进行了几次“穿梭”飞行后,从巴格拉姆起飞时发动机失灵,在一座“不太舒服”的机场上被坦克和拖拉机划伤,停机坪和滑行跑道上有沙子和石头等异物,可是一切照旧。为了更换新发动机,修理组不得不调一架伊尔-76来运输。一周后,米格-23M返回苏联,结束了整个部署。

1984年夏天,第40集团军决定把米格-21换成更现代化的飞机。此时,整个航空部队都在换装新式飞机,只有米格-21还在老骥伏枥。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它们的缺点也越来越明显:作战载荷小,飞行距离和续航时间不够,瞄准能力差,尤其是导航设备薄弱,即使飞到偏远的目标上空也有问题。这一切,不仅对战斗力产生了实际影响,而且缩小了可能的任务范围。与此同时,米格-23摆脱了“童年病”,成为前线航空兵的主力战机之一,取代了大多数歼击机部队的“二十一”。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制定了作战使用方法,用新机取代它们也是情理之中的。

米格-23MLD机身中部的BVP-50-60红外干扰弹发射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