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线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在阿富汗战争中

Soviet VVS Front aviation and long range aviation in Afghanistan war/Советские ВВС фронтовой авиации и применением дальней авиации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войне

在空军基地部署歼击机不仅确保了部队的均匀分布,以控制该国东部、西部和南部的周边领空,而且让受威胁的前线也得到了掩护:巴格拉姆的歼击机负责自巴基斯坦方向的防空,坎大哈的一支中队防守该国南部,还有一个中队位于伊朗边境的信丹德。为此,根据1982年国防部第00140号命令以及1983年国土防空军和空军总司令第08/01号联合命令,阿富汗机场上开始了战斗警戒。在三座机场中各有2支歼击机小队,其中一名飞行员处于第2级待命状态,第二名飞行员处于3级待命状态,另外两名飞行员在30分钟后起飞。通常情况下,两架执勤的飞机携带武器拦截空中目标,另外两架----在得到紧急呼叫后支援地面部队。

阿富汗的飞行员在米格-23的座舱里,关于阿富汗有米格-23的谣言已经到处散布,但事实上,喀布尔政府从未采购过这种飞机。这名访客被友军邀请过来,参观新机的座舱。

必要时,部队在各机场间调动,而作战行动的适当地点也集中了所需的飞机数量。歼击机部队的主要基地是装备精良、条件合适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该基地距离喀布尔空军司令部和第40军指挥部最近,将军们从那里进行领导和协调。在巴格拉姆,有该团的指挥和管制单位,从信丹德和坎大哈的歼击机被飞到那里进行日常维护和修理。工作安排不仅要求司令部情报和行动科之间的工作协调一致;航空工程处对装备的战斗准备工作也同样令人担忧。歼击航空兵的专家们不仅在飞机的准备和维修方面,而且在计划方面,都必须表现出卓越的组织能力,根据规定,平常只需要100至200小时工作就足够了,而现在要应付在极其高的作战强度下的50架歼击机的工作!幸运的是,米格-23ML在易维护性和其它作战品质方面,包括这次换装中实现的部队和系统的可靠性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早期型号的“二十三”在这方面犯了错误,我们必须向司令部致敬,因为司令部并不急于将它们派往现役部队。在紧张的战斗环境下投入半成品的复杂程度是可以预见的)。

这架飞机上涂有180个架次的任务标记,机鼻上相对较小的战术编号数字表明,此机的执勤任务顺序排在前列。

前往战区

1984年7月中旬,中亚军区905IAP团的米格-23MLD从塔尔迪库尔干被转移到阿富汗,团长是叶夫根尼.普列捷拉(Evgeny Peredera/Евгений Передера)中校。该团于1979至1980年成为南部地区第一支接收米格-23的单位,已经在这种改进型上拥有足够的操作经验。旗下的两支中队分别驻扎于巴格拉姆和信丹德。第3中队被派往坎大哈,由14架米格-23ML和MLD以及2架米格-23UB组成,抽调自外高加索军区格鲁吉亚瓦齐亚尼(Вазиани/Vaziani)的982IAP团。该中队由副团长A.H.巴拉诺夫(Baranov/Баранов)中校指挥[六个月后,他被阿南耶夫(Ananyev/Ананьев)少校取代]。与塔尔迪库尔干的联合部队不同,他们在训练中挑选了经验更丰富的飞行员,但他们并没有从瓦济安的整个团里挑选最优秀的。为了履行国际义务,他们匆忙派出了第2中队,在18名飞行员中有许多刚服役二、三年的中尉和上尉。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首先参战,比他们的邻居早了一个月。

一位地勤正在装填PPI-50红外干扰弹。

米格-23不得不在战争最困难的时期投入战斗,航空部队的规模和数量于1984年达到顶峰,与之相匹配的是飞机的数量和任务紧张程度。仅在夏季,就策划了22次地面行动----几乎是前一年的两倍,但这种情况要求第40集团军再发起19次大规模行动。其中最雄心勃勃的是利用前所未有的力量展开下一次潘杰希尔和赫拉特战役。这一年是官兵阵亡人数的高峰,空军战斗损失猛增1.5倍,达到12架战机和45架直升机(据土耳其斯坦军区空军参谋部称:根据武装部队总参谋部的说法,并考虑到其它非战斗性损失----17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然而,尽管米格-23参与了大规模且复杂的行动,却没有损失一架。

计划中的转场刚好和著名的“大潘杰希尔”战役最后阶段重合,在这一阶段进行换防和转移新来者是不恰当的,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此外,巴格拉姆已经“人满为患”,拥挤不堪”的巴格拉姆基地没有多余的空间,他们的飞机本不得不沿滑行跑道和紧急铺设的金属板停机坪停放。因此,905IAP团飞行不得不推迟一个半月,982IAP团前往坎大哈的计划也被推迟(此前,只有一支歼击机小队驻扎在那里)。仅仅一个月后,从7月中旬开始,瓦济安的中队就来到了一个新的地点。982IAP团成为了第40集团军航空部队的第一支米格-23单位。第二天,一批官兵就从从塔尔迪库尔干赶来。

米格-23MLD机腹副油箱挂点处的PKVP-23干扰弹发射器。

1984年,喀布尔附近也展开了重大行动----夏季的8月23日至28日,秋季的9月23日至10月10日;乌尔贡(Urgun/Ургун)的10月和12月,在该省的洛尔科山脉也展开了敌对作战,以摧毁败杜什曼的基地。冬季,苏军在法拉发起了10次计划内和3次计划外的行动。航空部队的负荷也相应增加:1984年,炸弹消耗量翻了一番,达到7.1万枚,而上一年为3.5万枚,火箭弹的消耗数量增加了2.5倍以上,达到92.5万枚(1983年为38.1万枚)。